微信直播

AATS 2016|周一全体委员会议:改善CTS结局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陈澍
关键词:

编者按:美国巴尔的摩时间5月14-18日,第96届美国胸心外科协会(AATS)年会在巴尔的摩会议中心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专家学者共聚一堂。AATS 年会历来以学术交锋激烈、内容新颖前沿、形式丰富多样而著称,为胸心外科医师们带来的是最顶级的享受。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的陈澍医师对大会新闻进行编译,为大家再现大会议精彩内容。

 

 


 

周一的全体委员会议由AATS主席,Baylor医学院德州心脏中心的Joseph. S. Coselli医生,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 Marc. R. Moon医生和麻省总医院的Thoralf. M. Sundt 医生主持。

 

二尖瓣修复手术后三尖瓣病变进展到显著关闭不全的情况并不多见,这个结论来自于Tirone David医生报道的一项前瞻性研究。

 

David医生和他的同事们在多伦多总医院进行了这项研究:对退行性变引起的二尖瓣返流的1171名患者单纯行二尖瓣修复手术后观察三尖瓣返流的发生率。

 

术前44%的患者心功能处于NYHA III-IV级。对于伴发病方面,略多于20%的患者有房颤,34%的患者射血分数小于60%。同期有17.1%的患者行冠脉旁路移植术,11.2%的患者行迷宫消融手术,4.7%的患者行三尖瓣环成型术。

 

根据David医生的研究,术后仅有40名患者出现了中到重度以及重度三尖瓣返流现象,这些患者中4名做了瓣环成形术。

 

多因素分析显示,只有年龄增长5年以上和术前房颤这两个因素是三尖瓣返流的显著预测因素。三尖瓣返流对患者生存率无影响。

 

“虽然二尖瓣修复术后三尖瓣返流的情况并不多见,但房颤的老年患者更容易发生这种情况,”David医生说。“因此,对于这部分患者,行三尖瓣成形和迷宫消融手术是有益的,”这是他的结论。

 

使用del Nido心脏停搏液在儿童心脏手术中是一个简单且安全的心肌保护措施,这是根据一项由Sachin Talwar医生展示的前瞻对照性研究得出的结论。

 

“心脏功能在术后的表现令人满意,心指数较好,肌钙蛋白-I的释放减少,死亡率下降,”Talwar医生表示。

 

Talwar医生详细描述了他和他的同事们在新德里全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的结果,此项研究比较了del Nido心脏停搏液与传统冷血心脏停搏液的功效。

 

他们随即将100名12岁以下的儿童患者分成del Nido(DN)组与冷血停搏液(STH)组。在DN组,20ml/kg单剂停搏液经主动脉根部一次性灌注。对于STH组,初始灌注30ml/kg冷血停搏液,接下来每25-30分钟重复灌注一次(15ml/kg)。

 

平均体外循环时间和平均主动脉阻断时间在DN组合STH组有明显差异。STH组(673ml)的总心脏停搏液量明显高于DN组(372ml)。DN组总体术后病程浩宇DN组,包括机械通气时间和ICU时间。

 

“采用长效Del Nido心肌停搏液减少体外循环时间和主动脉阻断时间。心脏停搏和电活动完全停止的时间更快,”Talwar医生表示。

 

“超微结构改变与传统心脏停搏液类似,肌纤维排列更好。总体而言,del Nido心脏停搏液是一种简单且安全的心肌保护策略。”他总结道。

 

在一个全国性的癌症数据库中,在临床IA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楔形切除的生存率较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BRT)生存率更好,这一结果一项由杜克大学Babatunde A. Yerokun报道的研究得出的。

 

虽然外科手术切除以及是早期NSCLC的标准治疗方式,能接受手术的早期NSCLC患者接受SBRT的数量在增加。

 

为了弄清哪种技术更优,Dr. Yerokun和同事们调查了2003-2011年在国家癌症数据库(NCDB)中登记的cT1N0肺癌患者,肿瘤尺寸小于2cm,接受SBRT或楔形切除。生存率采用Kaplan-Meier和趋势积分匹配分析。研究者根据通常的预后协变量进行匹配,包括年龄、性别、种族、保险状态、类型,以及Charlson/Deyo发病率评分以及肿瘤组织学、尺寸和部位。

 

纳入有肿瘤直径小于2cm的cT1N0的NSCLC患者,或行SBRT(1514名患者),或行楔形切除(6923名患者)。

 

在非匹配分析中,SBRT较楔形切除相比生存率明显降低(5年总体生存率:32%对55%)。即使在匹配组,SBRT五年总体生存率也明显低于楔形切除组(33%对52%)。

 

当Yerokun医生和其同事对年轻患者(年龄在60岁以下)进行了倾向性匹配分析,这些患者的Charlson/Deyo得分为0,分析表明SBRT的5年整体生存率较差,SBRT组为59%,楔形切除组为82%。

 

“我们的结果强调了早期肺癌患者的多学科评估的重要性。前瞻性随机研究对于评价早期NSCLC患者的处理方法是有必要的。直到这些研究完成前,对于能耐受手术的患者,SBRT的应用应十分小心。”Yerokun医生总结道。

 

声明:文章由编译作者译自 AATS daily news,可能存在表达误差

译者| 陈澍,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

 

 

相关阅读:

 

doi:10.3978/kysj.2014.1.1899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