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第十七届美国乳腺外科医生年会亮点集萃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唐蓉
关键词:

作者|唐蓉,湖南省肿瘤医院乳腺外一科医生,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麻省总院学习,为丁香园资深战友,AME 旗下 Gland Surgery 杂志 section editor 。


第十七届美国乳腺外科医生年会于2016年4月13日-17日在达拉斯举行。该年会是全世界最大的乳腺外科专科医生年会,近年来其影响力不断扩大,除了北美,来自南美,欧洲,和亚洲的参会者不断增加,今年有来自30个国家的医生参加会议,包括23名来自中国的参会者。

今年的会议秉承专业、前沿和实用的传统, 专家讲座的热点内容包括保留乳头乳晕的乳房切除术,预防性对侧乳房切除,DCIS 的处理,腋窝超声在腋窝手术的作用,及新辅助化疗对乳腺癌手术的影响, 高危病人的筛查及基因检查等。此外还有从投稿中择优选择的发言,手术视频展示,和壁报展示。

保留乳头乳晕的乳房切除术(nipple sparing mastectomy, NSM)是近年来的热点内容。在今年得专题谈论中,Tina Hieken 教授讲解了此手术的适应症, 禁忌症,风险和优势。近年发表的几个大样本研究,与之前在全乳切除标本上的研究结果不同,均未发现因乳头受累而导致的乳头切除与肿瘤大小, 肿瘤到乳头的距离,多发肿瘤等明确相关。因此 NSM 的适应症可以适当扩大。 但是,炎性乳腺癌,体检或者影像发现乳头累及,Paget’s 病, 乳腺癌伴有乳头溢液等仍然是禁忌症。 Jill Dietz 教授解析了各个技术环节,包括皮瓣分离平面的选择, 切口位置的选择,乳头的处理等。使用合适的技术,NSM 可以安全地实行,并发症可以很少。 Valerie Lemaine 教授跟大家分享的是皮肤坏死,乳头坏死等并发症的预防和处理;预防皮瓣及乳头乳晕的坏死,她的经验是皮瓣的厚度要适中,不能过厚或者过薄, 切口长度要适中,位置不要位于胸骨旁,不要切除乳头内的导管。Clare Lee 教授,在她整形外科医生的角度,讲解了术后外形的调整,脂肪移植技术及讨论。最后,来自英国的 Fiona MacNeill 教授讲述了在英国的手术经验。

Great Debates 是专家针对目前有争议的治疗的辩论。今年的共有三个辩题。关于预防性对侧乳房切除术(contralateral prophylactic mastectomy, CPM),Shelley Hwang 教授认为是否手术是病人的选择,如果病人要求,医生应该帮其切除对侧乳房;并且在她今年发表于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的研究中,发现 CPM 不但可以防止对侧乳腺癌,还让病人获得生存受益。 而 Katherine Yao 教授则认为病人要求 CPM,多半是因为对信息了解不够,焦虑担心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如果充分告知病人,在没有基因变异或者明显家族史的情况下,患对侧乳腺癌的可能性很低,患者很有可能不会选择 CPM。因此切除对侧乳房是过度治疗,病人获益极少,医生不应该贸然进行此手术。第二个辩题是关于前哨淋巴结活检阳性,腋窝的处理。Edgar Staren 教授认为早起乳腺癌,有限的淋巴结受累的情况,可以免除腋窝淋巴结切除,但应该进行腋窝放疗;近期的两个临床试验 ACOSOG Z0011, AMAROS 均支持这个论点。 而 Irene Wapnir 教授认为在合适的前哨淋巴结阳性病人,除了可以避免腋窝淋巴结切除,甚至腋窝放疗也可避免。他认为在这些病人可进行完全前哨淋巴结切除,前哨淋巴结不止一个,完全性前哨淋巴结可能切除十个甚至以上的淋巴结,但和腋窝淋巴结切除不一样,完全前哨淋巴结并不会切除大量的血管,淋巴管和其他软组织,因而很少会引起淋巴水肿。因为今年来增加的乳房切除术比率, 保乳手术还是乳房切除术也是辩题之一, David Ollila 教授认为早期乳腺癌,保乳手术仍然是首选,而 Julie Margenthaler 教授则认为,如果病人为了对称性的追求和阳性切缘的避免,要求进行乳房切除术,医生应该尊重其选择。辩论双方势均力敌,都逻辑清晰,引经据典,精彩纷呈。

在新辅助化疗专题,Richard White 讲述了新辅助化疗对手术选择的影响,Abigail Caudle 介绍的是新辅助化疗对临床腋窝 N0 或者 N1 患者的腋窝手术的影响,W. Fraser Symmans,MD 安德森医院的病理学教授,讲解了如何在接受新辅助化疗的病人,标准化病理结果,以做术前评估及预后预测。德国乳腺癌研究协会主席,Gunter von Minckwitz 教授的 Keynote address,则是从各个方面介绍新辅助化疗后手术方式的改变,及其长期随访的结果。

ASBrS 鼓励年轻医生投稿,展示自己科研成果。被选为大会汇报的摘要,可能获得”Scientific Impact Award”, “George Peters Award” 或者”Outstanding scientific presentation”,其中后两项是专门为在训练中的医生设置的,将得到协会奖牌和丰厚奖金。(图为今年“George Peters Award”获得者,来自麻省总院,在进行乳腺外科专科医生培训的 Jennifer Plichta 医生。)大概三分之一的摘要会被邀请写成全文,向 Annals of Surgical Oncology 投稿,被接受的稿件将通过绿色通道快速发表。

图1. 今年“George Peters Award”获得者——Jennifer Plichta 医生

美国乳腺外科医生协会的主席,Deanna Attai 教授,是一位不可思议的女医生,她个子瘦小却精力充沛,反应迅速,能量惊人。当到协会主席,医术出众科研突出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还要愿意为协会的组织,无偿发展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她的演讲让我们了解到了这个协会是如何精心策划让会员保持知识更新,如何共建病人数据库以获得大数据,共享病人数据库来进行大样本研究,如何资助会员的研究计划和会员教育金。(图为美国乳腺外科医生协会的主席,Deanna Attai 教授和记者)

图2. 美国乳腺外科医生协会的主席 Deanna Attai 教授和记者

大会接受为发言或者壁报的论文摘要可以在 https://www.breastsurgeons.org/docs2016/2016_Official_Proceedings_ASBrS.pdf 看到。

今年还公布了一个好消息,协会将从明年开始,提供国际奖学金,资助来自其他国家的医生来美参会,和短期学习。有关信息将在其网站 https://www.breastsurgeons.org/new_layout/index.php 公布,如有意申请的同行,可以关注网站,申请2017的奖学金。

doi:10.3978/kysj.2014.1.1862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