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第36届国际心肺移植年会|揭开器官捐献及肺移植的面纱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陈静瑜
关键词:

编者按:无锡人民医院肺移植团队赴美国参加ISHLT年会,与参会学者专家进行学术交流,了解国际领先的医疗机构在肺移植治疗终末期肺疾病临床经验、心脏移植、肺移植基础研究等方面专业技术,从找探寻更多与目前需求和最新进展相适应的学科领域。同时,将国内肺移植技术水平展示到国际舞台,推广肺移植技术在发展中国家的开展经验,从而扩大国际影响力。以下是肺移植科主任陈静瑜的参会报道。

 

今天率团赴美参加国际心肺移植年会,在这2年间,无锡人民医院每年有100多台肺移植手术,故使无锡人民医院进入全球五大肺移植中心。平均3天一台的肺移植手术,加上科内一年1100多台的普胸手术,科内工作紧张,我疲于临床工作因而很难有空闲时间。这次途中,美航飞班允许使用手机,我才有时间利用手机码字,在15个小时的飞行途中断断续续写下这篇我最想写的科普类文章,作为我们参会的系列报道,也让大家更多地了解器官捐献及肺移植。

大家都知道近年来我国倡导公民心脑死亡器官捐献,越来越多的病人家属献爱心捐献器官,2015年全国2766个心脑死亡病人进行了爱心器官捐献,共捐献了7785个器官,平均一个病人捐献2.6个器官,如果一个供体全部器官捐出,可包括1心2肺1肝2肾共6个器官,理论上可以拯救5-6个器官衰竭的病人,但实际上做不到如此,因为各种情况,比如捐者脏器本身的问题、心脑死亡时器官维护、获取中的诸多问题导致即使器官捐献工作做得非常成熟的欧美国家也做不到,他们国家一个供者平均捐献3.5~4个器官,但这也看出我国的实际水平和国际上也有差距,至少有一个器官没有利用,这主要就是心、肺脏器的利用问题,2015年全国肺移植149例,我们仅利用了6%的供体,而国外肺的利用率在30%,我们供肺的利用率还有很大的潜力。


我国每年捐献绝对数全球第三,但百万分之2.1的捐献率全球最后几位。

 

肺的利用率少主要原因:一是肺易感染;二是目前大家对肺的维护认识不够;三是供肺的冷缺血时间短,获取的供肺需要及时转运到医院。

首先因为肺是一个和外界相通的开放性器官,脑死亡病人没有自主呼吸,他们都要靠气管插管呼吸机机械通气维持,国外的脑死亡病人一般在48h内完成器官捐献,而我国老百姓对脑死亡认识不足,一旦医生宣布脑死亡,家属一般均难以接受,均要求医生维持治疗,尽管这类治疗无任何效果,完全是浪费医疗资源及经济费用,一般家属均要一周左右才能接受现实、忍痛考虑献爱心完成器官捐献,当然去年有30%的捐献者已经认可脑死亡器官捐献了(脑死亡的立法问题我己经在人大建议中提到,今后再写文章),供者呼吸机时间长了就避免不了带来肺部的感染,甚至气道内痰堵塞肺不张,因此ICU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就显得尤为重要,他们要千方百计使潜在的供体器官维持好,以便一旦家属同意捐献,尽可能多的获取器官拯救更多的病人。

那么什么样的肺可以评估用于供肺呢?以下是国际上的标准。

我们团队受国家卫计委及红十字会委托,根据我国国情,制定了适合国情的供体标准,尤其是延长了脑死亡病人呼吸机使用的时间。

新的课题来了,ICU的医生现在不但要能救命,还要面对脑死亡病人潜在供体维护好器官,力求多器官捐献获取,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心脏骤停的病人,供心脏不能用了,但在ECMO维持下肺可以用。

有时供者在判定脑死亡后,移植医师才能进行供肺评估决定肺脏能否使用,即使在家属签字同意捐赠器官后仍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有时家属已经签字同意捐献,也会发生由于各种原因导致取消捐赠的情况;有时供肺在外省,前期提供的胸片、血气等检查指标,提示供肺功能良好,能用于肺移植,但当我们取肺团队到达时发现供肺水肿氧合下降,如果这时当地医院配合维护好供体,例如通过血透、利尿、改善全身情况,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供肺功能改善,还能用于肺移植,否则只能取消获取供肺,取肺医师和当地医院的前期工作前功尽弃。


供肺一旦水肿就无法使用,及时血滤去多余的水份,使肺修复变得可以利用。

因此器官捐献获取要求多个医院通力合作,相互融合显得非常重要,才能保证将多脏器维护好以便获取。

令人惊喜的事是,现在越来越多的脑死亡公民自愿捐献,现在像这类17岁、25岁优质完美的供肺也时常可见了。


洁白如玉的青年供肺。

20-30岁的供肺。

更多是这类40-50岁左右的供肺,甚至稍微有点损伤或者气肿,但这和受者的病肺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了,完全可以用于供肺移植了。


40岁的供肺。

50岁的供肺。

受者的病肺,有纤维化及肺大泡。

为了尽可能利用供肺,我们医生也在突破极限,利用边缘供肺救人


这气道误吸轻度水肿的肺取下后7小时到医院,12小时成功完成双肺移植,病人长期存活



法国孩子脑死亡9天后双肺成功捐出移入国人体内。

 

这是一位脑死亡病人捐献的供肺,左肺己经肺损伤肺不张严重,但右肺良好,我们利用了右肺,移植给了南京一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供者的爱心之举使这位大学生目前健康存活6年了。


技术创新,为了充分利用有限供肺,我们努力将大的供肺劈裂成二个肺叶完成双侧肺叶移植。

当前我国肺移植供体获取和国际移植接轨,做一例肺移植,从前期器官捐献获取组织OPO协调员进行供肺维护协调、作出评估,到肺源获取直至最后民航、高速、高铁转运到医院完成肺移植,每一环节都相当艰难,所有肺移植均为急诊手术,移植团队时刻都处于应急状态,随时可能需要出发获取供肺行肺移植,这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社会资源支持。许多潜在供肺缺乏足够的维护,导致捐献失败,或供肺质量一般,获取后无法达到理想供肺标准,作为边缘性供肺应用于临床,给临床移植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以下是今年一月份我团队外出取肺回来的工作汇报,大家分享可窥见一斑:

转自肺移植团队陆荣国医生:【1月6日刚刚做完尘肺兄弟任能平的肺移植手术,把他转送到重症监护病房时接到陈静瑜主任的通知,在海南省人民医院有一位A型32岁的脑死亡患者愿意捐献器官,而病房正好一位A型待肺病人急需换肺,接到通知已经是下午17时,晚上只有20:50由浦东飞往海口的航班,时间紧急,我们顾不上休息,马不停蹄赶往浦东机场。由于正好是车流高峰期,到达浦东机场已经开始登机,我们只能简单买了点饼干充饥,终于顺利登上JD5530次航班飞往海口。飞机在1月7日凌晨00:30分到达海口,与海南省人民医院移植科陈主任协调后决定早上6点进行捐献,我们再搭乘9点南航的航班飞回浦东。为了保证每一个供肺质量可靠,取肺前必须再次评估并维护,我们立即赶到医院对供肺进行气管镜吸痰、肺复张和利尿处理,检测氧合指数超过500,达到优质供肺标准,处理完毕已经凌晨3点。我们回到酒店短暂休整,等待获取供体,但在4点接到通知,由于海口大雾,机场关闭,北京过来获取肝肾的医疗小组备降在深圳,无法准时赶到医院,供体获取时间推迟到10点。我们启动备用方案,改签了7日下午14:10由海口飞往南京禄口机场的航班,到了上午8点再次接到通知,备降深圳的航班还在排队出港,获取供体时间再次推迟到12点,我们再次改签了下午15:10首都航空飞往南京禄口机场的航班,因为第一次与首都航空合作转运人体器官,为了确保转运过程顺利,我们多次和首航客服电话沟通协调,希望不要在安检时发生问题。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到了中午12点再次接到通知,备降深圳的航班还是不能起飞,取肝小组要晚上才能到达海口,器官获取时间再次推迟到1月8日早上6点,只能第三次改签航班,定于1月8日上午9时乘坐南航航班飞回浦东机场。考虑到供体处于濒危状态,随时可能继发肺部感染,我们一直在医院协助重症监护室医生进行脏器功能维护,严密监测好供体的各项指标,气管镜吸痰气道清理,经过我们的努力,供体生命体征和内环境状态稳定,复查的血气分析和胸片也提示供肺质量良好,经过一番波折,终于在1月8日6点准时进行供体肺和肝肾获取,获取过程顺利,上午8点我们到达海口美兰机场,在南航工作人员协助下顺利登上航班,于11:15抵达浦东机场,立即乘坐汽车赶回医院,于13:40这个来自天涯海角的供肺终于顺利抵达无锡市人民医院手术室。这次取肺是我们团队来到的祖国最南端,路程远,变化多,但凭借团队高超的供肺维护技术,灵活的应变能力以及兄弟医院的全力配合,我们克服了重重困难,成功获取了优质肺源并及时转运到医院,挽救了生命垂危的患者。】

 

陆医生文中提到的民航器官转运问题,也许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将成为中国器官移植的一大特色,器官从供体身上取下到植入受者体内血流开放有一个安全的冷缺血时间,超过了冷缺血时间的器官则质量差。

一般供肺冷缺血时间12小时,留给医生路上转运的时间只有6小时左右,到了医院还有5个多小时完成双肺移植,国外都是高大上的小型商务机转运器官。而我国国情病人经费所限只能通过民航转运,可喜的是,通过我在微博上的反复呼吁和人大建议,2016年2月28日民航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相关文件出台了,规范了转运流程,让挽救病人的器官民航转运有了保证,提高了时效性。


转运费用昂贵的商务机转运器官只能偶尔为之。


 

路漫漫其修远兮,器官移植的同行在努力,病人以命相托,医者唯一心赴救,为了拯救濒危病人,大家衣带浙宽终不悔。

我国移植界最振撼经典照片:移植医生在偏远地区千方百计获得器官转运路上。

感谢支持我们肺移植工作的兄弟医院全力配合、感谢民航建立器官转运绿色通道、感谢高铁、感谢公路公安交警、感谢全社会........

最后移植界有一句话:没有捐献就没有器官移植,就没有新生命诞生,让我们怀着感恩的心,感谢器官捐赠者的大爱!使我的患者获得了新生!也衷心希望我国的移植事业能够日益发展!


移植医师获取器官前向捐赠者默哀,致敬。


此图为2006年在陈忠华教授主持下我团队进行的全国第一例心肺肝肾多器官获取。

 

美国时间24日21:30(国内25日上午9:30)飞机即将降落华盛顿机场,国际心肺移植年会我们来了,中国心肺移植终于能够融入国际心肺移植大家庭。

我参加前几届会议的图片我参加前几届会议的图片。

作者|陈静瑜,教授、博导,心胸外科主任、肺移植科主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