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学术期刊是否会灭亡?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汪道远
关键词:

编者按:学术期刊是否会灭亡?这是一个沉重话题,却容易被眼前繁荣掩盖,AME Publishing Company汪道远社长写下了他与志同道合者对此的思考,此文亦将作为AME全新推出的医学评论系列图书之序,与诸多大师真知灼见一同,为该丛书华山论剑般激荡的学术氛围,再添一把火。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世界时刻在发出庞大无序的声音,而我们正努力寻找那些深刻的思考并敬呈于读者。今日,姑且抛砖引玉之,看星星之火,会否燎原?

 

学术期刊是否会灭亡?

曾经这个问题令我很困惑,一度迷茫。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纸质期刊即将成为古董。针对临床研究而言,试想一下,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临床研究数据开放(open)成为主流的话,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虽然“大数据”的呼声很高,但是,“大数据临床研究(Big-data Clinical Trial,简称,BCT)”却进步很慢,其瓶颈就在于数据能否开放。没有开放的数据,就意外着统计分析只能局限在某个地区,或者某几个地区,这样的研究,最多称为“数据大研究”,不能叫“大数据研究”。“大数据”,与“数据大”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大数据包括多个纬度,一方面,针对某个个体(例如,患者)而言,其相关的全程数据即可以足够大;另一方面,针对整个群体而言,希望纳入尽量多个体(例如,患者),类似“集合”概念中的“全集”,从而实现所谓的基于真实世界的临床研究。

之所以要推崇“基于真实世界的临床研究”?因为随着样本量的改变,针对同一问题,同一研究方法,其结果和结论将“可能”发生改变,而且,这个“可能”发生的概率非常高。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顶尖的学术期刊,其刊登的论文中,经常会出现作者采用同样的方法,将其结果在另外一组人群进行“验证(validation)”。其结果在一个人群得到“验证”,仅仅说明其结果“可重复”。那么,第二个人群,第三个人群……其结果能否同样重复?所以,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验证”这个工作的话,其等价于“自欺之人”。

当临床研究数据开放成为主流的话,我们可以很容易将多个中心数据的整合在一起进行统计分析,同时也可以在多个人群对其进行“验证”。那样的话,是不是很多人可以轻松发表新英格兰?

我想答案应该是:No。

因为当临床研究数据开放成为主流的话,整个出版行业,尤其是“学术期刊”的出版,将产生革命性的变化!

当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和《柳叶刀》等杂志为什么具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其中,很大部分的原因在于其“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简称,IF)”很高。为什么他们能够有很高的影响因子?因为他们刊登了一系列重要的临床研究结果,尤其是随机对照研究(Randomized Control Trial,简称,RCT),而这些临床研究结果一旦发表之后,将被其它相关的论文所引用,而这些引用直接与影响因子相关(备注:影响因子,即某期刊前两年发表的论文在该期刊引证报告年份中被引用总次数除以该期刊在这两年内发表的论文总数)。

当临床研究数据开放成为主流的话,我们只要打开互联网,就会看到数据库在不断被更新(update),点击某个按钮,就会出现针对“当前数据”的统计结果,再点击某个按钮,就会出现基于某个人群的验证结果。而一段时间(例如,1个月或1天)之后,随着“数据库”的更新,其统计结果“可能”会发生改变。试想一下,那个时候还会有人在杂志上发表某个研究的结果吗?即使有人热衷于去写这样的文章,我想新英格兰这类杂志也不会愿意去刊登,因为没有读者对这样随时会被“颠覆的结果”感兴趣。

那么,摆在我们面前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是,学术期刊是否会灭亡?

有一天,在一个课堂上,老师给我们每位同学发了一篇来自《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的《案例研究(Case Study)》栏目的文章。每期《哈佛商业评论》都刊载一篇文章,先是介绍某个案例,紧接着,邀请两位“专家”针对这个案例提出自己的观点,可能是相反的,也可能是相近的。老师希望我们去认真阅读这个案例,一方面用自己的语言,归纳这个案例,另外一方面希望我们能够学会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独立思考问题。

正是这一节课,不仅让我找到了答案,更重要的是,让我不再那么困惑与迷茫。学术期刊不管是否会灭亡,但是,至少在内容方面会发生革命性的改变,不再是重点关注那些生硬的、冰冷的结果,而是更多地去关注对问题的思考、理念的更新和具有人文气息的学术与艺术。

此后,我们不断探索和实践,针对某一话题,例如,关于早期非小细胞肺癌,应该选择传统手术,还是立体定向放疗(Stereotactic body radiotherapy,简称,SBRT),邀请来自不同国家、不同专业的意见领袖(Key Opinion Leader,简称,KOL),在我们AME旗下的杂志上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声音。 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而后,我们将其进行归类和合并,以《AME医学评论》系列丛书的形式,采用中英文版本同步出版发行,希望能够带给更多临床一线医生读者一份思考,进而帮助到更多患者。

这套《AME医学评论》系列丛书,可能只有开始,没有结尾,因为不断有新的话题将摆在我们面前,对我们是挑战,也是一种激励。

也许,您手捧的这本书,即将讨论的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但是,希望她能够是一本轻松的读物,当您合起这本书的时候,能够带给您一份深刻的思考,以及哪怕是一点点的启发,足矣!

总之,这是一群爱好医学评论和学术论文写作的人,写给爱好临床科研和阅读医学评论的人的医学丛书。是为序。

汪道远

2016年4月4日晚,于悉尼飞北京的航班

doi:

10.3978/kysj.2014.1.1787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