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ATS Focus: 漂洋过海办盛会,追影寻踪识大师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陆小雁 , 王嘉慧
关键词:

编者按:2016年AATS Focus on Thoracic Surgery: Lung and Esophageal Cancer 会议于3月19-20日在上海隆重举办。本次大会主席为 G. Alexander Patterson 和 David Sugarbaker 教授,中方主席为陈海泉教授和陈克能教授。这是AATS Focus漂洋过海而来,首次在中国举办,也是首次在美国以外的国家举办,意义重大。会议议程设置丰富精彩,主题演讲、专题讨论、案例分析、视频分享,令人目不暇接。本次大会聚焦肺癌和食管癌这两个全球普遍的挑战和难题,汇聚领域内的世界顶级专家,探讨诊断和治疗这两类疾病的最新技术和方案。

图1:大师们的合影

AATS Focus上海会议虽然已经结束,大家还可以通过AME的“镜头”,追影寻踪,从台上演讲风采、台下采访花絮的角度认识大师们。台上,他们睿智博学、侃侃而谈,医术学术成就斐然;台下,或温润儒雅、或风趣幽默,待人接物风度卓然。但是,镜头之下,访谈之中,交流极短,只是蜻蜓点水的认识。不过,在会议之前AME特邀汪灏、虞桂平、叶挺、成兴华医生,介绍此次大会部分外国专家,让各位一睹大家之风(详见微信文章:AATS focus会议国外专家风采抢先睹)。此外,大部分大师早已经与AME结下不解之缘,在我们的杂志中,或多或少都能找到他们的踪迹。

19日上午七点半,随着G. Alexander Patterson, David J. Sugarbaker和陈海泉教授三位共同主席的欢迎致辞,大会正式拉开帷幕。在医学学术会议上,常常能听到这两个词“走出去”和“引进来”。“走出去”不易,把AATS这样的世界顶尖的外科组织“引进”中国,聚集了很多外科医生心目中的偶像和大神(图1),更是不简单。

G. Alexander Patterson和陈海泉教授两位主席在会议中演讲、主持、提问、讨论忙碌不停,编辑约G. Alexander Patterson做采访,他根本抽不出时间。幸好我们有在大会之前约到陈海泉教授(图2)做了专访(详见微信专访:大会主席陈海泉教授解读2016年AATS Focus三大亮点)。

图2:陈海泉教授 A) 陈海泉教授演讲中 B) 陈海泉教授提问

图3:G. Alexander Patterson A) Patterson演讲中 B) Patterson讲述Results Reporting的要点

 

没约到采访,我们来看看G. Alexander Patterson的台上风采(图3A)。本次AATS Focus上海会议如果说陈教授树立了一个引进来的典范,G. Alexander Patterson则在section 4“胸外科的手术评估效果”里面题为“Results Reporting and Peer Review”的演讲中指导医生如何在学术上走出去(图3B)。编辑们常常遇到不论是中国或者来自其他国家的稿件title page的信息不完整,figure/table legends缺失或者references引用不合规范等问题。但是没想到像Patterson这样大师级的人物也拿出来在大会上强调。可能作者们在写文章时会忽略这些微小但是确实很重要的事情;Patterson的强调也提示了作者们做报告的时候,传达的内容重要,传达的方式是否规范也很重要。

图4:David J. Sugarbaker A) Sugarbaker演讲中 B) Sugarbaker专访中 C) Sugarbaker与采访编辑Jessie Zhong合照

 

汪灏医生在介绍David J. Sugarbaker的时候说他“深厚渊博的学识、犀利尖锐的语言、洪亮雄厚的声音,连同他那魁梧伟岸的身影常常令人记忆深刻”。可能细心的读者或者Sugarbaker的粉丝发现了这里的图1合照里面却没有这个魁梧伟岸的身影的呢。不担心,我们捕捉到他台上的身影,还有视频专访(图4)。采访编辑是这次AME编辑小分队里最娇小玲珑的Jessie Zhong,有她站在Sugarbaker身边,是不是觉得Sugarbaker更伟岸了。

图5:何建行教授——无管胸腔镜手术(Tubeless VATS)的先行者

图6:陈克能教授——肺癌诊治领域的名家

图7:Robert J. Cerfolio——国际机器人手术权威,被称为“机器人医生”。

图8:在第二部分主题为 “I期肺癌患者的手术选择”的讨论环节诸位讲者回答问题。

 

“I期肺癌患者的手术选择”的讨论环节(图8),Cerfolio刚刚做完“机器人肺叶切除手术”的演讲,李鹤成医生讨论环节提问机器人手术对于病人有什么好处?Cerfolio坦诚: 跟VATS相比,机器人手术无甚优势;但是机器人有助于医生进行手术,对医生有好处,也就是对病人好;还说到三孔、双孔、单孔对于病人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病人最关心的是少疼痛、术后恢复又快又好。

图9:A) 何建行、陈克能、Robert Cerfolio三位接受专访中 B)陈克能、Robert Cerfolio与编辑Molly Wang, Jessie Zhong合影,何建行教授忙着去做下一个演讲了

 

何建行、陈克能、Robert Cerfolio三位大咖齐聚采访间(图9),问题讨论,火花四射(PS:大胆的采访编辑Molly对着“机器人医生” Cerfolio问出“胸外科机器人手术相比一般的胸腔镜手术有哪些劣势”这样尖锐的问题,也不怕他急得跳脚。这个问题的确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讨论非常激烈,图片上看着三位还算平静,火花都在视频里。

图10:刘伦旭教授——单向式胸腔镜手术开拓者

刘伦旭教授(图10)第一天演讲的话题是胸腔镜肺叶切除术,他评论到,该项技术可以标准化和简化,复杂的病例中亦可应用,需要优化策略应对突发状况。

图11: A) Stephen D. Cassivi演讲中 B) Stephen D. Cassivi趣谈白求恩和毛泽东

 

不知道Stephen D. Cassivi(图11A)是不是个中国通,但是他的演讲中中国元素最多。会用中文问候语“非常感谢”,借用白求恩跟中国的友好关系寄望中外医生的友好交流,还调侃了一下图中(图11B)毛主席手上的烟说吸烟不好。而后,言归正传,回顾了EBUS 和 EUS技术发展过程以及一些权威专家,例如发展了EBUS凸探头的Kazuhiro Yasufuku,宫颈纵隔镜检查的Eric Carlens,经支气管针吸活检(TBNA)的Ko-Pen Wang等等(Ko-Pen Wang教授作为客编的JTD特刊“The Past, Current and Future Development of High Technology Applied in Thoracic Diseases”有关于该技术的论著)。除此之外,Cassivi还介绍和对比EBUS、EUS、TBNA、Mediastinoscopy等各项技术。

图12: A) 刘伦旭教授和Stephen D. Cassivi对话 B) 刘伦旭教授和Stephen D. Cassivi采访后与编辑们(Jessie Zhong & Ann Yang)合影

既然Cassivi在演讲中对中外医生的交流颇有期望,编辑们马上组织,让刘伦旭教授和Stephen D. Cassivi在采访中进行一场中外对话(图12)。

图13:A) Walter Weder演讲中 B) Walter Weder在采访中 C) Walter Weder与采访编辑Amy Liu合影

Walter Weder教授(图13)演讲的话题之一是关于手术切除和肺癌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BRT)这个热点话题的比较。他认为,对于早期非小细胞癌,手术切除仍是金标准。

图14:A) Toni Lerut演讲中 B) Toni Lerut在采访中 C) Toni Lerut与采访编辑Amy Liu合影 D) 罗孔嘉医生对偶像Toni Lerut教授溢于言表的敬爱与佩服

 

像Toni Lerut教授(图14A, B)这样德高望重的大家,还没接触前,让人觉得很是严肃,难免紧张。意料之外的是,Lerut教授其实是位慈祥、活泼、可敬、可亲的爷爷。采访他的时间是会议第一天的下午,他听了一天的会议、做了两个演讲,挺疲惫的了,一进采访间坐在椅子上,整个人放松了,说“I think I can sleep here”,瞬间把采访间内紧张的编辑们逗笑了,气氛轻松了很多。如果在视频中你不能感受到这位“老顽童”的俏皮,下次有机会看到他记得找他聊天,会秒变粉丝的。这不,合照(图14C)的这位采访编辑采访完忘记拍照了,追到会场要了一张合照(话说这两人笑得这么甜,连酒窝都那么像,拍照的人也是看醉了)。就连同传翻译天团的罗孔嘉医生跟偶像合照后也喜不自禁,当然,最令人佩服的是Lerut教授与时俱进、辩证治学的态度(图14D)(可能各位要将佩服这个词的感情乘以100倍才能体会罗医生的激动)。

图15:Hiroshi Date

Hiroshi Date(图15)在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 (JTD) 3月份最新出炉的第 4 届亚洲单孔胸腔镜论坛会议特刊中贡献了一篇文章,大会前杂志刚刚印刷好,带到了会场。Date教授一眼就看到封面图片,因为其中一张恰好就是他作为共同作者的那篇文中的。他虽然说到自己很忙,但还记着自己答应给JTD的”Asian Perspective on Thoracic Surgery”特刊写稿件的截稿日期,这点让小编甚为感动。Date教授在繁忙的参会中,也要抽出时间去健身,他说这是他每天不间断的课题。问及如何平衡繁忙工作与自己的爱好、生活时,他说,这种情况下把工作放到次要一点的位置(work is not the priority)。这次没有采访到Date教授,4 月 6-10 日在台北第 24 届亚洲胸心外科协会(ASCVTS)暨第 4 届亚洲单孔胸腔镜论坛(ASPVS)上再会。

图16:David R. Jones A) David R. Jones在演讲中 B) David R. Jones提问

C) David R. Jones在采访中 D) David R. Jones接受JTD编委证书后与采访编辑Anne Lu合影 (PS: 前面说了Sugarbaker与Jessie Zhong是“伟岸与娇小”身形组合,这张图则被戏称诠释了何为“最萌身高差”,小编的OS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谁让自己把别的编辑都调侃遍了)

David R. Jones是Memorial Sloan-Kattering Cancer Center(MSKCC)胸外科主任,除了临床工作,基础研究的是早期肺癌和食道癌转移的分子机制(Jones 教授刚刚加入JTD编委,关注这个话题的各位可以期待一下他的特刊)。说到临床之路的选择问题时,Jones教授认为外科医生应该坚信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切勿缺乏自信,相信“我是最好的、最快的、最忙的”,不可替代的,要有“舍我其谁的霸气”(my way or the highway)。在“胸部癌症手术的效果评估”讨论环节,他也回答道,要达到好的结果,需要建立一个体系,一个好的团队。这些需要从文化上转变。在团队里,伙伴们应该想着共同协作以达到最佳效果,而不是相互之间顾着竞争。

图17:Scott J. Swanson A) Scott J. Swanso演讲中 B) Scott J. Swanson演讲中引用JTD文章 C) Scott J. Swanson与采访编辑Ann Yang合影

Scott J. Swanson(图17)在关于胸腔镜肺叶切除的演讲中说到,目前美国肺叶切除手术中,50%-60%都是通过胸腔镜手术完成的。数据显示胸腔镜肺叶切除术在并发症的发生率、围手术期死亡率、功能恢复、疼痛感等方面具有优势。在演讲中,Swanson引用AME旗下JTD等杂志的文章。他同时也是JTD和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ACS)杂志的作者。采访期间,Swanson给大家的最深的印象是:温和谦逊,风度翩翩。当时邀请他采访的时候跟别的专家和媒体有时间冲突,编辑们深感抱歉。但是,他并没有不快,先去接受完另外一家的采访之后,很自然很友好地过来,翩然一笑便化解了尴尬。

图18:A) Thomas A. D’Amico演讲中 B&C) Thomas A. D’Amico签名书

Thomas A. D’Amico(图18)跟AME的渊源就更深了,他是JTD的编委,也是JTD、ACS等杂志多篇文章的作者。他的粉丝来到AME展位看到我们的书Uniportal Video-assisted Thoracic Surgery和Video-Assisted Thoracic Surgery里面有他的文章,赶紧把我们带来展示的书买下,让编辑去找D’Amico签名;而D’Amico一看到编辑拿着书和笔出现,还没等编辑开口就签名了(OS:机智如他们)。

图19:方文涛教授——胸腺瘤多中心协作平台(ChART)的发起人

图20:谭黎杰教授——单孔胸腔镜手术的开拓者

 

最后说说来自这次大会东道主上海胸科医院的方文涛教授和谭黎杰教授(图19&20),他们是在卫星会议环节演讲,一上场,微信群里的粉丝可兴奋了,因为这是他们心目中的两大男神偶像。其实,方教授是JTD的副主编之一,谭教授也是编委之一。

一番探寻之后,你会发现,最开始介绍的Patterson就是AME旗下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ACS)杂志副主编。Stephen D. Cassivi, Walter Weder, Lunxu Liu, Robert J. Cerfolio, Thomas A. D’Amico, Scott J. Swanson都是这本杂志的作者。除了上面提及的,其实从会议的第一位讲者算起,何建行教授是JTD执行主编,Annals of Translational Medicine (ATM)主编,接下来的讲者陈克能教授、Stephen D. Cassivi、Toni Lerut、刘伦旭教授都是JTD编委。其他的讲者,Walter Weder正在为JTD特刊Management of Advanced Lung Cancer写文章; Robert J. Cerfolio是JTD 三月份一特刊Surgery of Airway的作者之一。AME编辑这次参会真的感觉来了“编委/作者见面会”。

虽然大会结束了,但是中外大师们的学术思想在大会中传达、交流,他们的学问经验有留在我们中国的杂志上,中国的医学会议、杂志、学术也在走向世界。期待,中外专家继续一起谱写新章。

番外篇:

 

中国胸外科同传天团亮相AATS Focus

英雄且问出处:缘起AME

为期两天的英文学术报告,满满的都是干货。这也在无形中增加了国内医生的听课压力,毕竟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考虑到这一问题,大会特别安排了同声传译。我们不禁要问:“是谁,这么牛逼,可以完成如此高强度的翻译任务?”经常参加大型学术会议的人可以留意一下,在会场后方一角,总会有一个封闭的小屋子,类似民国时期的电话亭,这就是行内人戏称的“小黑屋”(图21)。走近本次大会的“小黑屋”,你会发现屋子旁边有一排年轻人在认真地盯着电脑,并且会不时与旁边的同伴凑到一起交流(图22A, B)。他们便是本次会议的同声传译团队,亦可称之为此次大会的“幕后英雄”(图23)。

图21:“小黑屋”中工作的同传

图22:同传医生交流中

图23:中国胸外科同传天团(左起):周方宇、金润森、艾则麦提·如斯旦木、陈天翔、郑燕、罗孔嘉、成兴华

 

这次的同传队伍由7人组成,颇为壮观,是不是感受到了“七剑下天山”的霸气!巧合的是,他们都曾是AME病例挑战赛 ESTS 亚洲队精英队员选拔赛的精英选手。让我们来说一说他们与AME的不解之缘。

  • 周方宇,同济大学附属肺科医院,AME 2016 年病例挑战赛 ESTS亚洲队精英队员选拔赛苏州站Audience Prize(最佳人气奖)获得者,并最终获得提名进入2016年ESTS亚洲队。

  • 金润森,上海瑞金医院,AME 2016 年病例挑战赛 ESTS亚洲队精英队员选拔赛苏州站Audience Prize(最佳人气奖)获得者。

  • 艾则麦提·如斯旦木,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AME 2015 年病例挑战赛 ESTS 亚洲队精英队员选拔赛Audience Prize(最佳人气奖)获得者、2015年病例挑战赛 ESTS 亚洲队成员之一。在去年的选拔赛中,来自维吾尔族的如斯旦木医生,凭借一口流利的美语,以及深厚的知识储备,惊艳了在场的来宾。

  • 陈天翔,上海胸科医院,AME 2016 年病例挑战赛 ESTS亚洲队精英队员选拔赛十强选手。

  • 郑燕,河南省肿瘤医院,AME 2016 年病例挑战赛 ESTS 亚洲队精英队员选拔赛深圳站Audience Prize(最佳人气奖)获得者,2015 年病例挑战赛 ESTS 亚洲队精英队员选拔赛十强选手。一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胸外科医生。

  • 罗孔嘉,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AME 2015 年病例挑战赛 ESTS 亚洲队精英队员选拔赛十强选手。一位厨艺跟医术并驾齐驱的胸外科医生。

  • 成兴华,上海市胸科医院,AME 2015 年病例挑战赛 ESTS 亚洲队精英队成员之一。拥有帅气外表的成兴华医生,在2015年选拔赛上海站中,那流利的英语口语以及自如的临场发挥,至今令人印象深刻。

正是这七位优秀的胸外科医生,凭着自身扎实的胸外科知识以及英语水平,充当外国专家和中国医生学术交流的桥梁,高质量完成了本次AATS Focus会议的同声传译工作,幕后英雄,当之无愧。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