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第三届国际单孔胸腔镜手术研讨会:网络直播中国好声音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黎少灵
关键词:

编者按:由德国柏林Charité大学医院、西班牙拉科鲁尼亚大学医院以及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共同主办的第三届国际单孔胸腔镜手术研讨会于3月16日-在柏林Campus Charité Mitte (CCM)拉开帷幕。为期三天的会议,除了Gaetano Rocco, Diego Gonzalez-Riva, Alan Sihoe, Calvin Ng等国际知名单孔胸腔镜专家,还集聚了数位中国内陆优秀胸外科医师分享他们的单孔胸腔镜手术经验。详情请见以下前线报道。

 

今天下午15:30~17:00,德国当地时间8:30-10:00,上海市肺科医院单孔VATS肺叶/肺段切除在线观看并直播德国柏林会场。拭目以待……点击“链接”可观看直播!http://v.pptv.com/show/Vwlw7la8LGrFQ6s.html#rd

演讲嘉宾:赵德平,上海市肺科医院

演讲题目:Uniportal VATS: Sub-xiphoidal approach China;

Uniportal VATS: Sub-xiphoidal approach for segmentectomy 

内容提要:

赵医师的两个发言分别围绕剑突下肺叶切除术和剑突下肺段切除术。国际上第一例剑突下肺叶切除是由台湾的刘家全教授于2014年8月报道的。赵医师在多次动物实验的基础上于2014年9月8日完成了中国大陆地区首例剑突下单孔肺叶切除术,迄今为止上海市肺科医院共完成各种剑突下肺切除术400余例,其中解剖性肺叶、肺段切除术近300例。赵医师根据其经验发现剑突下肺切除与经肋间的单孔胸腔镜手术相比,最大优势是术后短期疼痛了、远期疼痛和胸口麻木等问题有明显改善,而且可以通过一个切口进入双侧胸腔,对于双侧肺部病变可以通过一个手术切口解决问题。剑突下单孔手术在手术中出血、中转开胸、术后并发症能方面与经肋间单孔比较均没有明显差别,是非常安全的。但由于操作距离远、器械干扰大等原因,手术难度相对较大,最好由具备一定单孔胸腔镜手术经验的医师来完成。对于左侧病变患者,由于心脏阻挡原因,小部分患者仅能完成淋巴结采样而较难进行彻底的系统淋巴结清扫,因此患者选择应慎重。展望未来,如能将机器人手术引入到剑突下操作,鉴于机器人操作的灵活性和多角度性,胸腔內没有死角,将会明显弥补剑突下手术的缺点,甚至可以进行剑突下血管气管重建等手术。”

 

演讲嘉宾:王海峰,上海市肺科医院

演讲题目:Uniportal VATS training program in high volume thoracic surgery center

内容提要

单孔胸腔镜手术对胸外科医生来说是相对年轻的技术,发展至今只有短短十余年的时间,其发展传播的过程也充满了争议。Dr. Rocco最先提出这一技术,Dr. Gonzalez-Rivas则首次将其用于解剖性肺叶切除。时至今日,单孔胸腔镜技术在中国已被广泛接受,在世界范围也有越来越多的胸外科医生开始接受这一技术。上海市肺科医院在1994年引入胸腔镜手术,2012年完成了首例单孔胸腔镜肺叶切除,2014年起开始剑突下单孔腔镜手术。其对单孔腔镜技术的态度也经历了从怀疑到尝试,再到接受并发扬光大的过程,现已走在全国甚至世界前列。上海市肺科医院总结了该院1063例单孔腔镜肺切除手术,其中解剖性肺叶切除和肺段切除占到了70%。该组患者围术期效果满意,无手术死亡,中转开胸比例低于5%,无严重并发症。通过大量的实践,上海市肺科医院针对不同肺叶的手术都总结了相应的方法,可以加快手术进程,并减少诸如术后长时间漏气等并发症的发生。Dr. Gonzalez-Rivas开办的单孔胸腔镜国际学习班自2013年起在上海肺科医院举办。目前每年举办4-6期,来自世界各地的胸外科医生在为期2周的学习班期间,与该院胸外科医生一起工作,每日参加晨间病例讨论,和本院医生一同进入手术室,一同下班。学习班至今已进入第四年,获得了各国医生的好评,已经成为中外医生交流的桥梁,也是国际上最有影响力的单孔胸腔镜继续教育项目。”

 

演讲嘉宾:王光锁,深圳市人民医院

演讲题目:Uniportal cVATS Segmentectomy for Small-size Lung Cancer

内容提要

不管你承认与否,胸外科正在进入下一个微创胸外科时代,胸外科将继续见证一系列新的理念和实践。你能想象像无痛胃镜般在镇静、睡眠、无知觉或者清醒状态下,快速完成肺癌根治手术,并快速恢复达到出院标准吗?随着胸腔镜外科技术渐臻成熟,更加微创的单孔胸腔镜技术、更好保护肺功能的肺段切除方案等等,使得成熟的腔镜胸外科医生开始重新考虑完全自主呼吸、不用气管插管全麻亦即麻醉微创的可能性。

事实上,整合现有成熟的多角度微创方案的极致微创胸外科理念(ACMITS,Acme Conformity Minimal Invasive Thoracic Surgery) 正在胸部诸多疾病成功开展,将会是胸外科发展的崭新方向。极致整合的结果将实现1+1+1 大于 3 的效果,使患者创伤更小、恢复更快、肺功能保护更好,甚至完全实现一日外科或门诊手术。这需要成熟的外科团队和麻醉团队的精心协作,需要慎重选择合适患者人群。目前 ACMITS 经典案例包括 Diego Gzalez-Rivas的非插管单孔全胸腔镜袖式肺叶切除,何建行的非插管单孔全胸腔镜气管肿瘤切除重建术、自主呼吸剑突下单孔胸腔镜胸腺扩大切除术治疗重症肌无力以及王光锁的完全自主呼吸单孔全胸腔镜肺段切除一体化诊疗小肺癌。

正如 Gaetano Rocco 所讲,清醒非插管单孔胸腔镜技术由于避免插管相关性气管损伤、呼吸机相关气压伤以及肌松药等的副作用正成为胸外科新的创新性术式。极致微创胸外科理念还需要大规模病例去评估它的安全性、可行性,去验证它的活力,去定义它的标准流程。”

 

 

演讲嘉宾:李鹤成,上海交通大学瑞金医院

演讲题目:Uniportal video-assisted thoracic surgery for complex pulmonary surgeries

内容提要

李教授主要展示了瑞金医院胸外科近期的数例单孔胸腔镜复杂肺部手术(各种单孔复杂肺段切除手术、单孔支气管袖式切除手术、单孔支气管/肺动脉成型手术、单孔全肺切除手术等),表明单孔胸腔镜不仅可以进行常规的肺叶切除,对于有经验的胸外科医生还可以用作复杂手术操作,目前研究结果显示临床效果满意。”

 

编辑|黎少灵,AME 出版社。

doi:10.3978/kysj.2014.1.1731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