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闲话学术出版的困境与未来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周支瑞
关键词:

写这篇文章其实“蓄谋已久”,无奈繁务缠身,最近抽得一点空闲时间,把我对于目前学术期刊出版的所见和所思变成文字。

毫无疑问,现有的学术期刊出版模式受到了挑战,未来很有可能被革命掉。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先看大环境,互联网高速发展加速了纸媒灭亡的速度,一些原本都办得很好的报刊陆续宣布停刊。比如,读大学那会,要追女孩子,有时需要假装很小资的样子,周末买一份《上海壹周》送给女孩子,然后带上女生一起上自习,就是这样一本装满了美好青春记忆的画报,去年11份起也无限期休刊了。这只是传统纸媒的一个缩影。

前几年网上很流传的一首非著名诗句,其中有一句总结的非常到位,我为大家读一读啊,部分不健康诗句请各位自觉过滤:

 

十年生死两茫茫,百度兴,谷歌亡。

瑞星、金山,卡巴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推特死,脸书墙。

人人开心忽还乡,马化腾,山寨王。

淘宝亲,团购亡,视频跟着抢。

论坛靠色狼,微信帮上床。

导航网,已无常,全靠微博忙,唯有纸媒泪千行。

 

当然这首诗说的是几年前的事情,马化腾自从有了微信,也不能算山寨王了。但是纸媒的命运却真真切切的一个大写的“惨”字。

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传统学术期刊出版不可能独善其身,各大出版社也相继放弃一些纸质出版物而转投电子出版物。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很多杂志目前只有电子版,而不再有纸质刊物出版,比如plos one, medicine, bmj open等等。

第二,学术期刊出版本身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过去几个月在学术期刊出版界有两件大事情可以称作新闻,一件事情就是汤森·路透打算卖掉旗下的SCI数据库业务;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一个来自俄罗斯神经病学专家,而且是一个女性,一个了不起的女科学家,她建立一个叫SCI-HUB网站,立志要让全世界的科研工作者阅读文献不再付费,当然她也面临着来自各大出版商的法律指控的压力。从第一件事情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SCI被卖掉只是个时间问题,目前还不清楚哪个牛气冲天的公司会接盘,但是无论谁接盘,目前的SCI规则会变,而且很有可能发生很大变化,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主观推测。第二件事情,说明各大学术期刊出版公司向读者收费太高,即便是开放获取的杂志,对作者的收费也很高,做科研本来就很穷,还要被出版社宰一刀,实在是不幸!很多科研工作者已经开始反击了,比如上面提及的这位勇敢的俄罗斯女科学家。

第三,目前的学术出版存在显著的发表偏倚,几乎所有的杂志都倾向于发表阳性结果,造成大量的阴性结果不能被发表。究其原因,除了杂志本身需要博取更多关注,提高杂志影响力之外,各方的利益冲突在这里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问题的要害在于由于出版社这种选择性倾向,导致很多科学家罔顾客观的实验结果,修饰伪造数据以期能顺利发表自己的所谓的成果,然后进一步攫取安身立命的科研基金。这样的学术出版对于人类科技进步除了阻碍发展之外已经别无用处。从科技发展的需要来看,所有客观真实的科研结果都应该得到及时发表,无论阳性结果还是阴性结果,阴性结果也是有价值的,至少可以避免后来人走弯路。

第四,现有学术期刊评价体系可能制约了科技发展,比如我们所熟知的SCI影响因子。是否存在这种可能性,由于这种评价体系的存在,全世界科学家都去盲目追求所谓的“热点”研究问题,而忽略了一些现在似乎并不那么“热”的问题,而恰恰这些现在所谓的冷门很可能就是日后改变未来的利器。换句话说,这种单一评价体系造成了科研资源分配的不均衡,当然这是我的一些思考,未发现有力的证据支持。但是下面说的事情却是真实存在的,纵观人类科学发展史,很多推动科技进步的成果,比如一些诺贝尔将获得者的关键文章,却发表在一些非常不起眼的杂志上,用影响因子来评价的话,就是影响因子很低,一两分;再举一个例子,一些专业性很强的杂志,比如眼科,骨科的一些杂志,影响因子都很低,但文章质量还不错。可见SCI分数高低并不能完全客观真实的评价一个研究的价值。让人欣慰的是,很多人也开始了类似的反思,在互联网社交媒体高速发展的今天,ncbi推出了一种学术社交媒体,RESEARCHGATE,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自己的文章被多少人阅读过,被多少人下载,被多少人引用,有多少影响因子等等,综合很多指标之后计算一个叫RG score的分值,这个分值越高说明学术影响力越大。当然这个平台的功能远不止于此,在这个平台上可以交友,可以和全世界的同行更有效的沟通和交流。这是一次很好的尝试,个人觉得前景乐观,至少改变了仅依靠影响因子的单一的科研成果评价体系。

以上是我对目前学术出版的一些不太成熟的观察和思考,未必严谨,欢迎各位大牛批评指正。

最后衷心希望以AME为代表的本土学术出版公司继续努力,一路高歌猛进,力争在国际学术出版界杀出一条血路,争取更多话语权,最终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doi:10.3978/kysj.2014.1.170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