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写给3月3日“明医-AME学术盛典”:我为什么创办AME?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汪道远
关键词:

文|汪道远,AME出版社社长


2016年3月3日晚,我们即将在广州白天鹅宾馆举办“明医- AME 学术盛典”,庆祝 AME 旗下的Translational Cancer Research(简称,TCR 杂志)进入 SCI。

为什么选择3月3日?

TCR 杂志是 AME 创办的系列杂志中,第二本进入 SCI 的杂志。第一本是 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简称,JTD 杂志)。很有意思的是,这两本杂志从创刊到进入 SCI,都是花了3年3个月,所以,我们选择3月3日来小小庆祝一下。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激励我们的团队,能够迎接新的挑战,能够以更多的时间将杂志办好,进入 SCI!

当然,进入 SCI 是一个重要目标,不是全部。

学术期刊是一个我们需要的“平台”。例如,新英格兰杂志(NEJM)属于我们中国的,我们在这个期刊上开辟一个小小的“园地”,每期在杂志上介绍一下“中医的历史和文化”,相信,自然会吸引一批批国际读者去对“中医”产生兴趣,其中不乏部分“粉丝”投身于此,去研究中医,将其发扬光大。当然,这仅仅是个假设。

再举一个贴近现实的例子。当一位“非常优秀”的在读博士,花费2-3年的艰辛努力,终于将研究顺利完成,刚撰写好博士论文,正准备投稿出去。即将毕业,但是,学校明文规定,其论文一定要拿到 SCI 杂志的正式接受函,才能够申请毕业答辩,答辩通过之后才能拿到学位证书和毕业证书。而,现实情况是文章投稿到拿到正式接受函,一般都需要6-8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备注:据说,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成功发表一篇论文,平均需要花费1.5年时间],且这个时间是不可控的。因为论文未能顺利被接受发表,而延期一年毕业,这对于一位博士,意味着什么?未来的晋升将晚一年,将可能失去与同一年级同事相竞争的优势;还有可能,他的女朋友不愿意继续等他,而提出分手…这样的案例也许曾经发生在我们身边,也许即将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并未麻木,只是有时显得很无奈,因为无助。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是因为“学术出版”这个行业太过于保守, 几百年来同行评议(peer review)制度一直延续至今,虽然这个制度具有无数的优点,但是,犹如自然界任何一个事物一样,其也存在“缺点”!

一幅有趣的漫画,形象地比喻“同行评议”这个过程。投稿前,一篇论文犹如四个轮子的轿车,经过“同行评议”之后,作者根据审稿人的意见和建议,将轿车进行改装,最后发表出来的样子是,六个轮子的汽车,车篷上面还增加了“大炮”等高新武器装备。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轿车是否有必要投入如此多的财力和人力,去作出这样的“改装”?“改装”之后的轿车,推向市场,是否会误导“消费者”(读者)?

暂且不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假设一下,有一个学术平台,对类似此前那些博士的论文,能够开设一个绿色通道,在保证论文“质量”的前提下,对论文进行快速审核,尽快给出审稿意见,其是否有价值?价值有多大?

学术期刊是需要我们投入热情和心血,去精心培育的“花朵”。一本学术期刊,其品牌的打造和积累,需要几年,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努力,但是,其品牌的毁损,可能只需要一天时间。科研流,从选题开始,设计研究方案,撰写标书,申请基金,开展研究,收集数据,统计分析,撰写论文,选择期刊投稿,一次修改,二次修改…直到论文发表。科研工作者,经过千辛万苦,才成功完成研究,所以,在选择期刊投稿的时候,自然会考量很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这个期刊的声誉如何,是否受到同行的认可和尊重…从2009年创办 AME,虽然已经有6年时间,但是,放到“学术出版的品牌塑造”这一历史长河中,显得非常短暂,所以,平时的工作中,我们团队成员时常提醒自己,每个环节都要注重细节,细节,还是细节!如履薄冰。

虽然经过六年的努力,目前我们已创办近20本期刊,其中,15本被 PubMed 收录,2本被 SCI 收录。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有一系列期刊将陆续被 PubMed 和 SCI 收录,其影响因子不断提升。除此之外,其实我更想看到的是,未来的某一天,当大家在讨论某个“栏目”的时候,自然就想起 AME,想起 AME 旗下的某个杂志,例如,大家提到“Case Records”就联想到新英格兰杂志的麻省总医院“Case Records”栏目。其实,这是一个符合历史规律的成功案例,与其说,通过这个专栏,新英格兰杂志成就了麻省总医院,不如说,麻省总医院通过这个专栏也成就了新英格兰杂志。无数的案例证明了这一规律,合作与双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学术期刊,太过专业,导致其非常“孤独”;她很美好,但是,很“朦胧”;她有价值,但是,难以“商业化”;她更多的是需要你有一种情怀,一个梦想…

内心深处,我很清楚,“今天”距离 AME 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我,我的小伙伴们,以及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能够在情怀和梦想的支撑下,与 AME 一路远行!

2016年3月2日21:50,于上海飞广州的航班


相关阅读:

doi:10.3978/kysj.2014.1.1690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