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Lieven Depypere:我的中国胸外科之旅——东学西用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Lieven Depypere
关键词:

作者|Lieven Depypere, Dienst thoraxheelkunde, Universitair Ziekenhuis Gasthuisberg, Leuven, Belgium

译者|沈建飞,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胸外科,博士在读。

编辑|黎少灵,AME出版社。

 

编者按:在2015年欧洲普胸外科年会(ESTS)上,首次设立ESTS-AME奖学金,颁发给ESTS病例赛(Postgraduate Course)最佳表现队员。本届获奖者为来自比利时勒芬的Lieven Depypere医师。该奖学金资助Depypere医生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何建行教授的团队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胸外科培训。一个月期满,Lieven医师回国后,记录了他这次研修之旅的点滴。

传统胸外科已迈向高度专业化,对外科技术的要求很高。因此,先进单位为学员提供奖学金予以培训交流变得越来越重要。作为来自比利时欧洲ESTS的学员,我刚刚完成专科培训,并一直寻觅继续教育的奖学金用于进一步培训。

2015年里斯本的ESTS继续教育课程上,第1 届ESTS-AME奖颁给整体表现最佳的学员。该奖项支助在中国领先的胸外科单位1个月的培训费用。我有幸赢得了这个奖项,从未来过亚洲的我,无法想象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情景......(图1-2)


图1.
 ESTS2015年年会颁奖典礼上,宣布Lieven Depypere获得ESTS-AME奖。颁奖嘉宾包括Alan Sihoe教授、Gonzalo Varela教授、何建行教授、Alessandro Brunelli教授。

图2. 我与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第一次见面。

著名胸外科医生Toni Lerut 和Diego Gonzales-Rivas曾告诉我只有离开舒适的生活环境,然后才能真正在手术和生活中体验新事物。所以,我开始尝试适应新的文化,包括使用筷子(这是我VATS培训的一部分),体验我以前从未品尝过的食物,以及接触完全陌生的语言(图3)。我将所有的顾虑抛诸脑之后以迎接我的中国之旅。


图3. 
 在我看来,学习使用筷子是我在中国的必修课。

 

一到这边,我就被这边外科医生高超的技术而折服,同时他们拥有着最先进的设备。但初来咋到的我,在这一个月内,先要了解那里的文化理念,医疗保健系统以及外科医生如何适应(图4)。之后我了解到,中国的基本医疗保健系统并不完善,放射科与胸外科的距离较远,化疗药物的报销困难。这是导致目前中国肺和食管病变患者首选外科手术的原因。这些原因也导致外科医生注重患者的生活质量,而不是试图延长患者哪怕1%的总体生存时间。

图4. 我在医院的一席之地。

在广州,我有幸见识了以前从未见过的外科手术。这里可能是世界上自主呼吸麻醉经验最丰富的单位,刚开始该单位开展肺活检和楔形切除术,随后开展肺减容术,纵隔肿物切除术和解剖性肺切除术,甚至袖状切除和气管切除。几乎每例手术均采用胸腔镜完成,且尽可能的减少切口(图5-6)。此外,该中心还开展快快速康复,患者在术后就可以从麻醉科步行回病房。自主呼吸麻醉手术属于tubeless手术(没有或尽可能减少插管和导管)范畴,不仅安全,而且有助于患者术后康复。


图5-6.
 在手术室,必须全神贯注,台下再做好笔记。

Tubeless手术理念包括使患者围手术期处理尽可能简单,同时该中心努力使外科医生的操作尽可能简单,如使用3D显示器系统,甚至裸眼3D胸腔镜监视系统(图7)。


图7.
 何建行教授在进行裸眼3D手术。

 

该培训中心获得英国皇家外科学院认可,虽然存在语言障碍,这里的外科医生和麻醉师都热衷于学习,包括技术上的任何细节。

在我接受培训期间,适逢医院举办首届 Tubeless VATS 国际学习班,使我有机会与中国其他中心的普胸外科医生和学员交流。由于手术量大,他们有着更经验,医疗技术也很精湛,能够使用特定的技术减少并发症和医疗费用。我遇到的中国外科医生充满激情:他们一直致力于为患者寻觅最可能且最微创的手术策略,住院医师接受高质量的培训,出版新杂志,发表最新的技术。

该次培训旅程不仅给我机会学习新的技术,还使我有机会结识很多来自中国和全世界的新朋友(图8)。这样的培训机会有助于我们建立人际关系网,并希望将来可以开展长期合作。正如丘吉尔说:“这是结局,但不是开始的结局,而是结局的开始。”


图8.
 在AME出版社举办的 ESTS亚洲队精英队员选拔赛上,我应邀跟中国同道们分享了欧洲胸外科培训体系。

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和并将其带回母国,但我觉得我必须做一些回报以显示我的感激之情。希望我的到来,对该团队的写作,讨论和翻译手术文献亦有所帮助。

对于每一个胸外科学员,我推荐到国外学习,它可以拓宽你的眼界,并让您对未来的新技术有所憧憬。我特别鼓励西方学员来到中国,因为他们可能并不知道中国的实际情况,及目前正在开展的的新技术。

我想感谢ESTS和AME出版公司为我提供了一次难忘的旅程。我要特别感谢何建行教授和他的整个团队,他们非常热情(图9-10)。这里让我最为受用的的是一句话是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图9.
  广医一院的趣味运动会正合我意。

 

声明:ESTS-AME奖的费用由AME出版社赞助,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为本次奖项的培训单位。

 

相关链接:

ESTS病例大赛AME prize得奖者Lieven踏上广医一院培训之旅(点击标题可阅读)

点击链接即可浏览Lieven医师介绍欧洲胸外科培训体系。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4165

doi:10.3978/kysj.2014.1.1637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