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TM华山论剑:三大检验医学杂志主编共议STARD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蒙古国海军司令
关键词:

众所周知,在论文撰写过程中长期存在扬长避短的风气,即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就浓墨重彩地撰写,而对自己不利的内容就遮遮掩掩,甚至避而不谈。这种孤芳自赏的写作风气经常会导致读者、审稿专家和杂志编辑一头雾水。这种写作风气的滋生和蔓延虽然不至于影响太阳的东升西落,但或多或少影响了科学的良性发展。正因如此,规范论文写作一直是学术界老生常谈的问题,规范学术论文撰写的呼声从未中断。很明显,有的内容,尽管属于研究设计的薄弱环节,但作者也必须白纸黑字地写在论文中,以便读者能对论文的价值进行客观公正的判断。对于一种特定类型的论文,哪些内容是作者必须报告的呢?这在国际上早有规定,比如做一个随机对照试验,在撰写论文时就必须遵照 CONSORT 规范,写个 meta 分析,则必须遵守 PRISMA 或 MOOSE 声明。今天,本文所聊的内容就是诊断准确性试验的报告规范 STARD 。

2003年,在一个月明星稀、月光皎洁、月黑风高、月上树梢的晚上,一群杂志编辑和从事诊断试验流行病学家坐在一起吃了顿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这帮家伙饶有兴致地起草了一个叫 STARD 的文件。这个文件的核心内容就是苦口婆心地呼吁全世界从事诊断试验的研究者在撰写论文的时候要规范报告,即必须客观公正地报告自己的研究成果,不允许遮遮掩掩。STARD 规范共25个条目,详细规定了作者在撰写诊断准确性试验报告论文时必须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交代的内容。

STARD 报告规范一经发布,就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重视。据路边社统计,到目前为止,一共有四百多本学术杂志在其稿约中明确规定向杂志递交诊断准确性论文时,必须老老实实地遵守 STARD 规范,有的甚至要求作者必须递交一份自查的报告清单。这四百多本杂志中,既有丧心病狂的 JAMA,又有令人发指的 Lancet,还有海纳百川的 Plos ONE。毫不夸张地说,稍有姿色的学术杂志都会在其稿约中明目张胆地要求作者在递交诊断准确性论文时必须不打折扣地遵守 STARD 规范。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2015年11月,在时隔12年以后,当年参与制定 STARD 规范的这帮家伙再度聚首,系统总结了十余年来 STARD 报告规范在实施过程中的经验教训,与时俱进地提出了要将 STARD 规范的内容进行更新。2015版的 STARD 规范在2003版的基础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甚至是伤筋动骨的修改,最终形成了30个报告条目。正式的文件于2015年底同步发表于 BMJClinical Chemistry Radiology 上。为便于与2003版的 STARD 规范相区别,笔者此处暂且将2015版的 STARD 规范称为 STARD Plus。

STARD Plus 一经发布,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引起了 Annals of Translational Medicine(ATM)的注意。在杂志的 Section editor (Clinical Chemistry)Dr. Hu 和 Science editor Jessie S. Zhong 精心组织和三顾茅庐甚至厚颜无耻地邀请下,Clinical Chemistry and Laboratory Medicine 的主编 Mario Plebani 和副主编 Giuseppe Lippi、Clinica Chimica Acta 的主编 Alan H. Wu 和威名远扬的实验室循证医学家 Robert H. Christenson、Clinical Biochemistry 的主编 Peter Kavsak 相继为 ATM 撰写述评,发表对 STARD plus 的看法。同时,身为2014年美国临床化学协会(AACC)Patient Safety Award 得主 Giuseppe Lippi  作为 Guest editor 还不辞辛苦地为这场 STARD 论坛作了一个高瞻远瞩的序(Preface)。

Mario Plebani 和 Giuseppe Lipp i认为,狭义的诊断试验关注是对诊断准确性进行评价,而广义的诊断试验则关注引入新的诊断手段后是否有助于改善患者的预后。很明显,诊断上的获益不一定能转化为预后上的改善,即 useful 和 effective 是两个泾渭分明甚至大相径庭的概念。遗憾的是,目前的 STARD Plus 只是关注了狭义的诊断试验,将来应该多关注下广义诊断试验,希望将来能为广义的诊断试验量身定制一个报告规范(难道是传说中的 STARD 终极版?----笔者注)。

Alan H. Wu 和 Robert H. Christenson 认为 STARD Plus 总体上还是奉天承运但又不失顺应民意的,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没有提及分析前误差的事情。众所周知,一大半诊断手段都是实验室诊断,而实验室诊断的分析前质量控制长期以来并不被广大临床医师重视。两位大咖举了一个 NT-proBNP 与 BNP 检测结果不一致的例子:患者 NT-proBNP 居高不下,而 BNP 则出奇地正常,临床医师不知道该相信哪一个结果。实际上,本例患者的 BNP 水平应该是很高的,之所以得到了较低的 BNP 结果,主要原因就在于标本放置时间太长,而 BNP 在体外稳定性差。

Peter Kavsak 肯定了 STARD Plus 的改进,认为与 STARD 相比,STARD Plus 有了很大的改进,但有些条目还需要完善下。比如,STARD Plus 中明确要求作者提供临床试验的注册号,这个条目就设置不合理。因为有部分诊断准确性试验都是回顾性的,并无注册号可提供。因此,建议 STARD 清单在这个条目后面加一句:if available。

最后,笔者谈谈自己的看法:文无定式可言,但有规律可循。写论文当然可以淋漓尽致,甚至毫无节操地凸显自己的个性。但个性归个性,规矩还得遵守。很多作者只顾忘乎所以地写论文,全然不顾读者和审稿人的感受。这种论文,审稿人读着闹心,读者读着恶心。对于商家来说,顾客是上帝;对于医院来说,病人是上帝;而对于一名学者来说,读者和审稿人才是上帝。因此,踏踏实实搞研究,老老实实写论文才是王道!

 

附,三位绝世高手的评论已在ATM 杂志正式刊登,点击链接可在线查看全文。http://www.atmjournal.org/issue/view/397

 

若想详细了解三大主编华山论剑的细节,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新鲜出炉的评述:

Lippi Giuseppe 和 Mario Plabani 的述评

Alan H. Wu 和 Robert H. Christenson 的述评

Peter Kavsak 的述评

 

注:应作者特别要求,在此声明蒙古国是有海军的。蒙古国境内最大的湖泊是库苏古尔湖,面积2620平方公里。于是蒙古国建立了一支海军,海军一共有 3条船、7个人。“蒙古国海军司令”最早出自郭德纲老师的段子,向郭老师敬礼。

doi:10.3978/kysj.2014.1.163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