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郑民华教授:腔镜新技术,微创新时代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杨丹 , 陈媛林
关键词:

作者|杨丹、陈媛玲,AME出版社。

《结直肠癌》主编郑民华教授接受 AME 编辑专访。

 

编者按:郑民华,主任医师,教授。现任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外科副主任、上海市微创外科临床医学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亚洲内镜与腹腔镜外科医师学会前主席、中华医学会腹腔镜与内镜外科学组组长、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常委腹腔镜外科学组组长。回国后承担上海市科委“启明星计划”及“上海市卫生系统百人计划”课题,领衔的微创外科被确立为上海市临床医学中心之一。

《结直肠癌》编委会期间(相关阅读:探索MOOK新模式:AME《结直肠癌》编委会召开),郑教授作为即将出版的《结直肠癌》一书的主编接受了AME出版社的采访,为我们讲述了腹腔镜外科技术的发展历程,微创外科技术的未来方向以及年轻医生的培养等。 

 

AME:郑教授您好,感谢您接受AME出版社的采访!作为国内微创外科领域公认的领军人物,您目睹了腹腔镜外科技术发展的历史过程,能否给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这一技术?

郑教授:腹腔镜拥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它被誉为20世纪外科发展的里程碑。这个里程碑是说我们不用开膛剖腹,而借助腹腔镜器械,在患者手术部位打开几个小孔,插入腹腔内的摄像头将腹腔内各种脏器的图像传输到电视屏幕上,外科医生通过观察图像,用各种手术器械进行操作来完成手术。从87年至今,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腹腔镜手术历经翻天覆地的变化,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并得到推广和应用于各学科的手术领域中。在腹腔镜的基础上,更新更进一步的手术技术,如单孔腹腔镜、机器人手术、经自然孔内镜手术、3D腹腔镜手术等等,都是以腹腔镜为基础和平台发展出来的外科新技术。

 

AME:据悉,我国获得了2016年世界内镜外科大会的主办权,这是一个极好的展示机会,我国近年来在这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

郑教授:此类大会是我国首次主办,意味着我国在微创外科领域取得了瞩目的成果,并得到了世界认可。无论从量还是质来说,我们都已达世界领先水平。第一,我们能在这次大会中向国际同行展示我国外科医生的精湛手术技术,对此我倍感自豪。第二,能展示我们年轻一代医生的英文和发言能力,锻炼和提高走向世界的能力。第三,通过这个会议,进一步找寻我们与欧美以及其他先进国家的差别,不断总结经验,发扬自己的成绩,努力提高自身水平。这次大会主题是微创外科,微创的发展深入到外科手术的各种领域,无论从器械的研发,服务的提高,临床研究等方面,我们都要加强努力。通过这个会议,它就像世界微创外科届的奥林匹克盛会,将我们国家整体的微创外科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使我们国家微创外科学者在世界的地位得到进一步确认和提高。

 

AME:您率领的团队是非常年轻和充满活力的,对于年轻医生的培养,您有什么建议?

郑教授:现在年轻医生迈入了一个新时代,手术也进入了微创时代,即大部分手术将面对屏幕进行。首先,大家包括管理层和老医生都有点担心年轻医生不会做传统手术,完全做微创手术是否对,万一出现并发症,该如何避免,带来战略性的后果。如不会止血,不会进一步开展传统手术,这是技术发展过程中很令人担心的,但随着时代变迁,这些担心逐渐淡化了。原因在于目前腹腔镜手术开展得非常好,并发症也非常少。

其次,外科技术的培训从过去的开放手术(传统手术)到腹腔镜手术,即便有了腹腔镜手术也可以再转到传统手术的培训。腹腔镜手术需整个解剖过程很熟练,运用一些不一样的“武器”,比如止血技术,很多腹腔镜技术也可借鉴到开腹手术中。事实上,开腹手术操作简单,不存在技术问题,年轻人不管先学传统手术还是腹腔镜,可以互相转换。有传统手术经验的医生掌握腹腔镜技术,有腹腔镜手术经验的医生也要掌握传统手术,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AME:对于胃肠道肿瘤患者,根治和微创哪个更重要?

郑教授:这两者是不矛盾的。我们的目的是做到根治的同时,能够尽量减少病人生理和心理上的创伤。如果肿瘤的安全和微创两个放在一起比较,肿瘤安全是第一,病人的长期生存是第一位的,而非微创。保证肿瘤根治安全的前提下,微创手术才是首选。

 

AME:相对于开腹手术来说,腹腔镜手术有何疗效上的优势,亟待完善的地方?

郑教授:首先,近期疗效优势较好。传统的开腹手术,切口较大,腹腔镜手术在完全一样的手术过程中,避免了大切口,通过一个或几个孔完成,病人恢复特别好,疼痛感非常轻,术后起床特别早,避免了大部分手术后出现的下肢静脉栓塞和肺部感染这些并发症,特别是对老年病人的好处很多。

其次,随着技术设备的发展,相关图像系统已达高清及3D水平,我们进入一个精准的外科时代,进行精准地解剖,精准地手术,把握好解剖层面,原则是无血手术,一般很少出血。对于肿瘤来说,意义在于能做很好的根治手术,与传统开腹手术一样,有好的疗效。

 

AME:微创外科是外科领域的一种技术创新,在国内,这一技术应用如何?

郑教授:非常广。几乎各个专业,胸外科、泌尿外科、小儿外科、普通外科都已应用腹腔镜技术。就种类来说,很多手术都用到腹腔镜技术,腹腔镜甚至也应用于移植手术中。所以它的应用范围非常广。从比例来说,我国因为人口众多,地区差异较大,在发达地区,腹腔镜手术的比例高达百分之五六十以上。由于技术、经济发展水平还没有到一定程度,随着这一技术的不断推广和普及,这个比例将会更高。几年以后,这一技术会有飞速发展,年轻医生能非常熟练操作腹腔镜微创手术,以后腹腔镜比例会越来越高。然而,不要忘记我们最终的目的不是微创,是治病。提高良性疾病的近期疗效,对于恶性肿瘤,提高患者的长期生存。微创外科是外科领域的一种技术创新,我们要牢记这个理念,并非都应该微创治疗,尤其年轻人一定要搞清楚这点,虽然我绝大部分做微创手术,但是我们的出发点,外科治疗最终是治疗疾病。

 

AME:作为即将出版的《结直肠癌》一书的主编,您希望读者能获得怎样的收获?

郑教授:《结直肠癌》一书的内容涉及结直肠癌的预防、诊断、分子生物学、外科治疗、影像和病理等各方面的最近进展,能给医生们提供参考,增加对临床实践和治疗病人整体流程的了解,从而更好的把握未来方向,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今天,AME出版社为我们提供这样的机会将《结直肠癌》一书制作成中译本,有利于结直肠癌诊断治疗各方面最新的资讯的推广和普及。书的中文版本,也为广大基层医生提供了解最新进展的机会和可能性。

 

AME:再次谢谢郑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

doi:10.3978/kysj.2014.1.1605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