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完成了基金委交给的任务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丁香园ID:cz0409
关键词:

今年收到了十二份标书,比去年似乎略略少了点,听说是 NSFC(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新政”的威力,申请量减少了的缘故。

其实我自从五一节后就开始评审了,十二份标书,有大概一半不是很费事的,A 或者 C,基本第一遍就心里定了。还有一半是很费思量的,一点点斟酌,一遍遍看。

其中有一份标书特别值得一提。巧合的很,该申请者去年也在我手里过一审,当时我是非常犹豫,最后给了个 C,因为我最后觉得预实验的厚度和宏大目标有距离,还有就是科学问题不够聚焦——我个人对上来就“组学”的申请不是很看好。也是最后才决定由 B 改 C 的。今年又看见了,虽然我觉得项目内容等还是有点瑕疵,但是第一,该申请者在过去一年里没有放弃,坚持做,发了1篇直接相关的 SCI,和一篇间接相关的 SCI;第二,今年该申请者切入点更明了,我查询了她发的 SCI,该切入点确实是在发论文后又新获得的 data。感动于申请者的执着,感动于申请者的进步 (其实比我年资高多了,不该以专家的口吻说话),虽然实验设计还是有点瑕疵,我还是给她过了。

还有一份标书,是我非常犹豫的,说实话,其余11份标书我一周前就提交了,一周来就为了这一份标书犹豫不决。就在刚才我才提交了这最后一份标书。

想想每一份标书都是申请人一年甚至几年的心血,想想在现今一个 NSFC 项目或许会大大小小影响一个人的科研生涯,我觉得是不是应该认真对待每一份标书呢?我不敢说我一定评审得正确,但是我已做到尽心尽力,无愧于申请者,无愧于基金委,无愧于学术。为了评审这一份标书,我上网看了超过十篇文献,耐心学习着那些复杂的“通路”,还反复学习这份标书,至少五遍吧。我爱人都很奇怪,说:“你不是早就提交了吗?怎么还在看呢?你不是早就只剩下一份标书了吗?怎么好几天了,还说只有一份呢?”

这份标书,创新性很强,设想非常大胆,但是预实验有点弱。我犹豫的主要原因是——到底是鼓励大胆创新呢?还是充分考虑其风险呢?这个天平我左摇右晃,好几次想捣个糨糊给个 B 算了,把决定权交另外两个专家。但最后促使我下决心的,是觉得该申请者最近几年的科研产出太少了。非常犹豫的,我给了个 no。就在提交那一瞬间,我还在想——会不会有一个天才的构想,被我的无知和错误扼杀了呢?我都有点后悔了,我是不是该给个 B 呢?

提交了,今年的一审专家身份就画句号了。

愿每一位申请者好运。

也希望:假如我将来还申请项目的话,我自己将来的标书能被评审专家认真对待。

 

《内分泌那些事儿》全书930多页,由国内外近百名优秀的内分泌医生执笔,以幽默的语言传播严肃的医学知识,扑朔迷离的病例,深入浅出的讲解,精彩连连。秉承一贯「欲穷千里目,快乐搞学术」的理念,「AME 科研时间」平台定期推出该书的连载,敬请关注。

doi:10.3978/kysj.2014.1.1578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