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序言

《微创肺切除术》序言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1期

William S. Walker 1
1 Department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Royal Infirmary of Edinburgh, UK
关键词:

《心胸外科年鉴》是一本专注于研究许多微创胸腔手术的当代热点问题的期刊。很荣幸成为其首版的客座编辑。我确信这个期刊将成为心胸外科界参考和讨论的焦点。我要感谢编著者在电视胸腔镜手术和机器人辅助叶切除术技术和实践的许多方面中作出了重大贡献。这份期刊十分杰出,我对总编辑及其团队表示赞赏。

20多年前,第一份电视胸腔镜辅助肺叶切除术获得报道。可以说,前一个十年的技术普及成果并不起眼,只有几家医疗中心成立了肺切除术项目。此外,在完成VATS肺叶切除术方面,有几种相互矛盾的策略。包括:小切口开胸术,外科医生能看到手术视野并进行手术, 这时摄影机不仅能为手术提供光源,而且能为其他手术人员提供辅助视野;即时器械术,该术式运用了视频影像,但是对肺门组织采用了大规模的器械规划;还有就是内镜下肺门解剖法,在某种意义上与开胸术类似,肺门组织单独切分。内镜下肺门解剖法是主流的方法,但即使在这一方法中,不同手术组里仍存在显著的技术差异。本期《心胸外科年鉴》将会介绍这些差异,还有解剖指导和手术次序。在现实中,这些差异反映了开放性实践活动,增加了手术方法,促进思考与发展,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从患者的最终利益出发。

可以理解的是,鉴于外科医生对直接结果及长期疗效,成本和培训等问题的考虑,电视胸腔镜辅助大型肺切除术的兴起经历了很长时间。然而,许多论文报道了原始数据,作出了后续荟萃分析,这些都说明了至少癌症病患的长期存活率相同,接受VATS手术后的患者在术后住院,呼吸功能,接受辅助治疗以及疼痛和免疫功能紊乱等方面都有所改善。有了这些证明,也许加上手术技术的更新换代,电视胸腔镜辅助肺叶切除术已经成为日益普遍的切除术,目前美国大约20%的肺切除术采用这种方法,欧洲大约是10-15%。所有促进电视辅助胸腔镜手术稳步发展的人员,不胜枚举。但是在此我特别向一些人表达敬意,希望各位海涵。早期的岁月里,他们往往是孤独的,但是仍然孜孜不倦,发明了相关技术。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有:Demmy, Gossot, Guidicelli, Hansen, Kim, Lewis, Loscertales, McKenna, Roviaro, Stamatis, Sugi, Swanson和Yim.

尽管电视胸腔镜辅助肺叶切除术有所发展,某些技术还需要阐述清楚。作者使用的切口数量从4个到最近的1个不等。我们不知道多少个切口最好,没有撑开肋骨的话,切口的数量就很重要。同时,作者一致认为,关于电视胸腔镜辅助切除术的争论冲击了传统胸外科的信念。例如,对电视胸腔镜辅助切除术的一个重要批评就源于纵隔腔淋巴结摘除术的已知局限。现在我们知道有经验的医生无论用哪种技术都可以很好地完成手术,也许有人会说,电视胸腔镜辅助切除术的手术视野更好,手术可以做得更细致。然而我们仍不知道是不是无论怎样进行纵隔腔淋巴结摘除术,病患结果都可以不受明显的分期限制,得到改善。

最后,不断发展的支持技术必然对电视胸腔镜辅助切除术的实践发展产生巨大影响。最准确的说法是,现在使用的仪器成为了最初为胃肠外科手术设计的替用品。为胸外科专门设计定制的设备,包括特殊的钉定型器,各种简单以及复杂设备的升级,微型化设备,智能仪器,机器人或者机器辅助设备的有点在大型VATS肺切除术中都得到了体现。

微创肺切除术的发展有许多可以期待的地方。用一位伟大的政治家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只能说,现阶段不是终点的开始,而是开始的终点。

William S. Walker

Department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Royal Infirmary of Edinburgh, UK

(Email: william.walker@luht.scot.nhs.uk.)

doi: 10.3978/j.issn.2225-319X.2012.04.20

Disclosure: The author declares no conflict of interes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