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地球上的第一步:试验性的一小步,人类抗癌治疗的一大步|AME《胃癌》连载005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编者按:《胃癌》为AME科研时间系列丛书的第5辑,本书由北京肿瘤医院的季加孚教授担任主编,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 Guy D. Eslick 教授及韩国 Seoul NationalUniversity Bundang Hospital 的 Hyung-Ho Kim 教授担任副主编,特邀来自17个国家,287位作者共同编撰,是一本通俗易懂、科学实用、融合国际胃癌研究前沿发现同时贴近中国实际的胃癌研究与诊疗之书。

Authors: Gun Min Kim 1 , Hyun Cheol Chung 1

1 Yonsei Cancer Center, Yonsei University College of Medicine, Yonsei University Health System,Korea

 

胃癌是世界范围内排名第二位的癌症死亡原因(1)。疾病早期即行胃癌根治手术的患者5年生存率约75%。淋巴结受累意味着局部复发和远处转移的可能性更大、预后更差。因此,过去40年,胃癌根治术后的辅助治疗一直是研究者关注的重点。

根据INT 0116研究结果,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将术后辅助放化疗作为Ⅱ-Ⅳ期胃癌患者D0/D1淋巴结清扫术后的标准治疗方案(2)。INT0116研究显示,较之单纯的手术治疗,术后联合放化疗可将3年生存率由41%提高到50%。根据英国MAGIC临床试验结果,欧洲指南推荐围手术期化疗(术前新辅助化疗),与单纯手术治疗相比,该方案可将术后5年生存率由23%提高到36%(3)。纳入INT 0116和MAGIC研究的许多患者均接受的是D0/D1切除术,因为两项大规模的欧洲临床试验研究比较了D1、D2切除术,却未能证明D2切除者较D1切除者有更多的生存获益(4,5)。然而,荷兰一项长达15年的随访研究表明D2切除术可获得独特的胃癌术后生存率的改善(6)。在亚洲,台湾的一项单中心临床研究显示,D2切除术可比D1切除术获得更好的生存结局(7)。因此,目前亚洲、欧洲、美国均推荐D2根治术为胃癌患者的标准术式。

ACTS-GC研究作为第一项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试验研究,显示了胃癌患者D2/D3切除术后辅助化疗的益处。总计1,034例日本患者被随机分入单纯手术组(526例)和术后S-1辅助化疗组(517例),两组患者术后3年生存率分别为70.1%和80.1%(p=0.003)。5年的随访数据再次证实为期1年的S-1辅助化疗可有效改善手术患者的总生存期(OS)和无复发生存率(RFS) (8)。

此外,ACTS-GC研究在展示胃癌患者D2/D3切除术后的自然生存结局和复发模式方面有其独特的临床意义。然而该研究仍存在局限性。首先,ACTSGC研究对象仅局限于日本患者。鉴于此,CLASSIC研究(9)涵盖了包括韩国、中国和台湾在内的多个国家或地区的患者,是针对胃癌患者辅助化疗方案的第二大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研究。结果表明D2切除术后联合卡倍他滨和奥沙利铂化疗可显著提高患者的3年无复发生存率(RFS)。由于D2切除术是东亚各国的标准术式,ACTS-GC研究和CLASSIC研究分别采用了D2/D3切除术和D2切除术。因此上述两项研究中,辅助化疗的获益情况可能并不适于推广至西方国家常规施行D1切除术治疗的患者人群。第二,ACTS-GC研究的亚组分析显示,S-1单药辅助化疗的获益在分期较晚、肿瘤负荷较大的患者中有下降的趋势,尤其在ⅢB期胃癌患者,5年无病生存率仅37.6%。因此,我们需要针对进展期胃癌患者研究更为有效的辅助化疗方案。第三,我们也应考量ACTS-GC研究中的化疗疗程和药物剂量强度,以便为将来的临床研究选择更好的辅助化疗方案。ACTS-GC研究中,仅2/3的患者完成了为期1年的S-1单药辅助化疗,而CLASSIC研究的治疗持续时间虽然较短(半年内8周期),但双药联合的剂量强度更高。第四,尽管腹水脱落细胞学检查阳性的患者已被事先排除,但腹膜仍然是最常见的肿瘤复发转移部位。之前日本的研究报道了S-1对腹膜转移患者的疗效,这一点在ACTS-GC研究中并未清楚提及。S-1辅助化疗减少了胃癌复发的发生率,但并未改变胃癌复发转移模式,这也再次说明了开发新的辅助治疗策略的必要性。第五,单纯手术组和术后辅助化疗组患者之间不同的随访日程安排使数据质量受到一定影响。第六,可能由于参与的研究中心过多,研究失访率相当高(12.4%)。

以上四项研究(INT 0116、MAGIC、ACTS-GC、CLASSIC)展示了胃癌辅助化疗的临床意义。总体上,ACTS-GC和CLASSIC研究的生存率高于INT 0116和MAGIC研究(表1),提示有效且彻底的D2淋巴结清扫是胃癌预后最重要的因素。

总之,第一项多中心前瞻性随机试验研究——ACTS-GC研究,充分展示了胃癌患者D2/D3切除术后实施辅助化疗的获益。然而,鉴于ACTS-GC研究中S-1单药辅助化疗的疗效局限性,我们仍有必要针对分期较晚、肿瘤负荷较大的胃癌患者以及仅施行D1切除术的患者(姑息性手术疗法较D2根治术有更高的残余肿瘤负荷)研究更为合适的辅助化疗方案。

致谢

声明:作者声称无任何利益冲突。

 

译者|朱季香,四川省遂宁市第一人民医院消化科

以上分享的是《地球上的第一步:试验性的一小步,人类抗癌治疗的一大步》章节的内容,下期将为您连载该书中《ARTIST研究者能续写舒伯特的“未完成”交响曲吗?》一文,敬请期待!

往期精彩连载

doi:10.3978/kysj.2014.1.1518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