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2015 肿瘤管理峰会|陈明远:浅谈复发鼻咽癌的治疗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张燕
关键词:

编者按:12 月 5日,以新思维,全视角,多学科为主旨的 2015 肿瘤管理峰会(Cancer Management Summit and Academic Conference)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顺利举行。来自不同医学领域的专家就肿瘤管理及相关研究进行了探讨。

 

作为鼻咽癌专业委员会分会场的特邀嘉宾,来自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的陈明远教授进行了题为“复发鼻咽癌的手术治疗及拓展应用”的演讲。编辑有幸邀请到陈教授参加我们的采访访谈中陈教授就鼻咽癌的复发因素及相关治疗发表了见解。

谈及鼻咽癌的复发因素,陈教授表示主要从几个方面考虑。第一是肿瘤因素,肿瘤大小、放射敏感性、乏氧状态等都是影响肿瘤局部控制的关键因素,总体而言,局部晚期病人复发率会比早期患者高一些。第二是基因遗传因素,因为不管是早期还是晚期的病人,都有可能会复发,有些非常早期的T1期患者也会出现局部复发。第三是放疗技术,自从放疗技术提高之后,特别是近年来调强放疗技术的出现,鼻咽癌的复发率随之降低了不少。第四则跟放疗经验有关,陈教授表示,放疗牵涉到放射肿瘤学、放射物理学和放射技术等多学科交叉、融合,经验丰富、设备先进、质控严格的医疗中心相对于技术薄弱、经验欠缺的医院,其复发率可能会少一些。最后是病人的自身因素,他们的生活方式、饮食习惯等可能也会对疾病的预后会造成一定的影响。那么什么是复发呢?陈教授指出:局部复发,远处转移等都属于治疗失败,而复发则专指在放疗野里面重新发现的肿瘤。因此鼻咽癌的复发一般包括两种,鼻咽复发以及颈部复发。

访谈中,提及他首创的经鼻内镜鼻咽切除术,陈教授告诉我们,由于复发鼻咽癌是放疗后重新生长出来的癌灶,通常对放射线不再敏感,理论上复发病灶的放疗应该给予更高的放疗剂量;但是,由于鼻咽周围的正常组织器官也接受了高剂量照射,产生不同程度的放疗性损伤,因而对二程放疗的耐受性大大下降,限制了二程放疗剂量的推高,这个矛盾是二程放疗难以解决的。而手术能够直接切除放疗不敏感的病灶,而且完全避免了二程放疗的放射性损伤,是复发鼻咽癌的首选治疗方法。但是,手术仅适用于一些复发病灶比较局限的患者,严格把握好手术适应症,确保能对复发病灶进行连续整块、根治性切除,是手术成功与否的关键。手术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因为鼻咽旁边有颈内动脉,如果手术医师经验不足,在手术过程中不小心切到这根血管,会引起大出血,抢救不及时,患者会出现血压降低,休克甚至死亡。针对这点,陈教授表示他们最近有了新的尝试。即在手术前先把颈内动脉分离出来,套上颈内动脉支架之后再进行肿瘤切除,这样就可以规避血管的损伤。从总体来看,陈教授认为与挽救性调强放疗相比,手术治疗的费用更少,疗效也更好。

此外陈教授还特别强调,对复发鼻咽癌患者进行治疗之前应考虑两点。其一患者出现复发说明他们对放射线非常抗拒,再次放疗可能效果也不佳。其二放疗有很多后遗症,继续放疗会引起更严重的后遗症。因此他认为复发鼻咽癌能手术治疗的尽量采取手术;不能手术的,就采用调强放疗技术;如放疗仍然不起作用,则可以尝试附加治疗,比如化疗、免疫治疗等。最后陈教授表示,复发鼻咽癌治疗的挑战一直都存在,因为复发的可能性无法消除,医生需要在不断治疗中寻找新的突破,挽救更多病人的生命。

 

专家介绍

陈明远,主任医师,肿瘤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鼻咽科副主任。长期从事鼻咽癌的临床治疗,尤其擅长复发/转移鼻咽癌等难治性鼻咽癌的放射治疗、微创外科治疗和化疗等综合治疗。发表第一/并列第一/通讯作者SCI论文20余篇,主持国家级、省部级和校级等各类科研基金项目近20余项,总经费800余万;先后在美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年会、欧洲放射肿瘤年会等国际国内著名学术会议上做主题发言10余次;并分别入选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优秀青年人才培养计划(2009年度)、中山大学优秀青年教师培养项目(2010年度)和重点培育项目(2015年度)、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12年度)和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临床医学科学家”(2015年度)。首创经鼻内镜鼻咽咽旁施源器插植法后装放疗,首创经鼻内镜鼻咽切除术和带血管蒂鼻中隔-鼻底粘膜修复术治疗局部复发鼻咽癌。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初审专家,广东省自然基金委评审专家,Head & Neck, Laryngoscope, Oncotarget 等国际 SCI 杂志审稿专家。

 

文|张燕,科学编辑,AME出版社

 

2015 肿瘤管理峰会

doi:10.3978/kysj.2014.1.1479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