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 News|胸外科的“术”与“道”——第七届胸部肿瘤规范化诊疗高级论坛暨首届胸外科热点问题专家共识会议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杨丹
关键词:

编者按:2015 年 12 月 3 日至 5 日,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组织的第七届胸部肿瘤规范化诊疗高级论坛暨首届胸外科热点问题专家共识会议在北京人卫酒店顺利举行。本次会议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赫捷院士担任主席并作欢迎致辞,邀请了国内顶尖专家学者,展示了精彩的手术演示和学术演讲,进行了知识和技能的分享和交流。同时就胸外科热点问题展开热烈讨论,初步达成专家共识。

 

“西学东传,东学西传”——首届胸外科热点问题专家共识会议

北京初冬,大风吹散了连续数日的雾霾,阳光温暖而优雅。为凝聚共识,倡导规范化治疗,“首届胸外科热点问题专家共识会议”于 2015 年 12 月 3 日在北京人卫酒店顺利召开。会议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胸外科主办,邀请了国内顶尖的胸外科专家齐聚一堂(图1,图2),与会专家就《胸外科专家共识讨论草案》展开热烈讨论(图3)。

圆桌会议开始,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赫捷院士致欢迎辞,指出本次会议意义重大,目前国内外尚无胸外科共识,仍存在很多模糊区域,规范化治疗是中国医疗社会面临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期望与会专家就胸外科热点问题达成共识,造福广大患者。高树庚主任在项目介绍中指出,精准医学团队建设,肺癌团队是探讨精准医学的先驱团队,呼吁各位专家联合外科、内科、病理分析科和检验科逐步组建精准医学的团队。随后与会专家,依次进行发言,会议氛围热烈。

通过本次会议,各位专家对草案各部分实行认领并负责完成,各主审专家负责审校,通过大量征集意见,查找文献,最后汇总形成一个相对认可的专家共识,明年下半年将组织世界专家在美国纽约展开讨论,此专家共识最终将以中、英文版本,由 AME 出版社出版和推广,共识最终发布后将在全国范围开展会议进行广泛解读和推行。相信此次会议的召开能够推动《胸外科热点问题专家共识》的早日出台,将会帮助胸外科医生进一步规范诊疗行为,从而有助于奠定中国胸外科的世界领先地位。

讨论结束后,沈亚星医师以题目为“从 AATS 到 ASTS——路在何方”的讲题,向大家介绍了 AATS,倡导通过知识的输出,使国内胸外科与国际接轨。随后作为 AME 出版社副社长,沈亚星介绍了 AME 出版社的“ABCD”理念,即 Ambition, Book, College 和 Data (Big Data)。AME 出版社汪道远社长介绍了共识宣传与推广的设想。

图1. 专家组成员合影

图2. 共识会议专家列表

图3. 专家组成讨论

 

胸怀天下,海纳百川——第七届胸部肿瘤规范化诊疗高级论坛

 

会议开始,由中国医学科学院种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高树庚主持,介绍各位参会嘉宾的名字。本次大会主席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赫捷院士致欢迎辞(图4A),感谢各位来宾百忙之中来北京参加此次会议(图4B),同时宣布了 2015 年 12 月 3 日“首届胸外科热点问题专家共识会议”的顺利召开,感谢各界同行的支持,感谢美敦力支持,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图4A. 赫捷院士致欢迎辞

图4B. 大会现场

 

国际胸外科论坛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大卫格芬医学院的 Harmik J.Soukiassian 教授(图5A),介绍了微创食管切除术和食管癌的治疗方法选择。Soukiassian 教授指出,CALGB 9781 试验和 CROSS 试验为术前的新辅化疗方案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支持。视频演示了微创食管切除术。来自杜克大学医学中心胸心血管外科的 Mark W. Onaitis 教授(图5B)做了“机器人胸腺和纵膈肿瘤切除术的杜克经验”的主题演讲。介绍了纵膈肿瘤和重症肌无力,以及胸腺瘤伴重症肌无力的手术治疗,胸腺切除术的技术。主要观点为:微创技术治疗胸腺瘤安全可行,微创技术对胸腺瘤大小的限制因素尚不明确,机器人胸腺切除术是治疗重症肌无力的一种可行有效的方法。来自冈山大学医学&口腔&药学研究所的 Yasuhiro Shirakawa 教授(图5C),介绍了侧俯卧位胸腔镜食管癌切除术,胸腔镜食管癌切除术的历史,手术位置和胸腔镜插入孔的位置。Yasuhiro Shirakawa 教授认为,虽然侧俯卧位胸腔镜食管癌切除术花费时间相对较长,但术后并发症低。

图5A. Harmik J.Soukiassian教授在演讲

图5B. Mark W. Onaitis教授在演讲

图5C. Yasuhiro Shirakawa教授在演讲

 

胸外科的学科建设

陈海泉教授在胸外科的学科建设演讲中提到,围绕临床需求开展学科建设,胸外科团队建设的三大内涵包括全流程管理,创新推动和跨学科。在跨学科发展中,研发出了革命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球第一台裸眼 3D 胸腔镜手术显示系统。他提到微创胸外科历史的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面对的是切口的挑战,第二阶段是以切口到重建,第三阶段则为迈向快速康复。紧接着何建行教授(图6A)作为国内最早使用胸腔镜手术的胸外科医生之一,在此次会议的学科建设演讲中给大家介绍了“Tubeless VATS”理念,自主呼吸麻醉下气管隆突切除重建术,以及自主呼吸麻醉纵膈镜下气管切除重建术。

本次会议的主持,高树庚主任(图6B)给来宾介绍了会议主办方医科院肿瘤医院胸外科学科建设的规章制度。2014 年起,实施数字化管理,使规范化诊治达到历史新高度。报告中显示医科院肿瘤医院,与同期比较,手术量增加,2015 年度手术量为 4728 台,胸部手术和微创手术量也保持高增长。倡导让每个医生做擅长的手术,使医疗质量持续改进。在临床及转化医学研究的平台建设方面,基础转化研究和临床并重,成立了国内第一家胸外科转化医学研究实验室。1998 年建立的国内首家胸部肿瘤标本库,也是目前全国规模最大的。高主任表示他们将继续完善科研病例数据库,构建科研病例管理与随访系统,帮助兄弟医院,从而推动全国主流胸外科技术推广和普及。同时,不断学习先进医疗中心的经验,希望将科室发展成为国际领先的胸部肿瘤中心。

图6A. 何建行教授在演讲

图6B. 高树庚教授在演讲

 

肺癌论坛——早期肺癌切除范围专题

早期肺癌的治疗目前以手术切除最有效,亚肺叶和楔形肺叶切除尚无定论,在这一专题中,来自不同医院的各位专家针对早期病变面对的问题,手术位置等早期肺癌热点问题分享了各自的丰富经验,展示了不同的精彩手术。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胸外科主任姜格宁教授(图7A)分享了“肺部小结节的处理策略”的主题演讲。姜教授从患者,术者以及肿瘤学等方面阐述了肺部小结节的外科处理原则。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胸外科王群教授(图7B)在题为“胸腔镜解剖性肺段切除的步骤与方法”的报告中,介绍了肺段切除的结构,肺段切除的技巧,复杂肺段缘何复杂,以及肺段切除的主要操作技巧与要点,并强调肺段解剖结构应力求精确。广州中山大学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张兰军教授(图7C)总结了“早期肺癌切除范围研究”,张教授提到,肺叶切除是标准治疗,应对病人进行严格筛选。介绍了早期肺癌切除的适应证,亚肺叶切除的手术方式,亚肺叶切除与肺叶切除的比较,以及亚肺叶切除的研究现状。张兰军教授指出,周围型小病灶 NSCLC 计划性选择亚肺叶切除,与肺叶切除术相比,取得相似的长期生存,其中更建议行肺段切除。目前对于亚肺叶切除的研究多为回顾性或荟萃分析,对于这些结果的解读需特别谨慎。早期肺癌亚肺叶切除术式尚属临床研究阶段,鼓励参与临床研究,但不能作为标准术式。华中科技附属同济医院普胸外科付向宁教授(图7D)做了“气管隆突上移法,下移法重建气管隆突经验”的演讲。付教授指出,隆突成形术是胸外科最具挑战性的手术之一,一直以来寻找更好的,损伤较小的隆突重建方法对于减少术后并发症,提高长期存活率有着积极意义。付向宁教授介绍了“隆突上移法”和“隆突下移法”这两种隆突重建方法及其适应证,并指出“隆突”气管-支气管角度更符合正常生理状况,有利于患者术后咳嗽排痰,降低肺部感染风险,避免气管切开。同时介绍通过自体包埋吻合口,积极预防吻合口瘘的问题。

图7A. 姜格宁教授在演讲

图7B. 王群教授在演讲

图7C. 张兰军教授在演讲

图7D. 付向宁教授在演讲

 

肺癌论坛——单孔及单操作孔胸腔镜肺叶切除专题

 

目前胸腔镜肺叶切除术仍以三孔或者四孔法占据主导。单孔及单操作孔胸腔镜肺叶切除,指胸腔镜和操作器械均从一个孔进出。单孔胸腔镜手术损伤更小,使胸腔镜手术更“微创化”,术后疼痛更轻。在这一专题中,各位讲者分享了各自的丰富经验,展示了不同的精彩手术。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胸外科主任刘伦旭教授(图8A)就“单孔胸腔镜肺癌切除”这一主题,分享华西医院的手术经验。演讲包括单孔 VATS 的特点,手术关键点,以及双侧单孔胸腔镜手术治疗多部位原发肺癌的优势。上海肺科医院朱余明教授(图8B)做了“单孔胸腔镜肺叶切除术程序化策略——上海肺科医院经验”的主题演讲,从单孔胸腔镜历史,国内发展和技术优势,到手术策略,术者位置,切口选择,器械位置等都做了详实介绍,同时提到初学者对于单孔胸腔镜肺叶切除术存在的困惑问题。台湾和信癌症医院的刘家全教授(图8C),一上场便对各位讲者展示的手术技艺大加赞赏,并谦虚的说这是“弹丸之地”的台湾所不能及的,随后,刘教授对“单孔肺段切除术”的手术要点和手术训练各环节一一做了介绍,还不忘给听众推荐一本名为“Illustrated Anatomical Segmentectomy for Lung Cancer”的书,利于后续学习。陈椿教授(图8D)介绍了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胸外科单孔胸腔镜术式,包括肺叶切除,肺段切除,袖式肺叶切除,肺动脉成型,3D 胸腔镜袖式成型,次级隆突成形术等。以技术层面上的“小,巧,灵,容”和器械运用上的“一长一短,一弯一直”阐述了该院单孔胸腔镜手术经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胸外科副主任牟巨伟教授(图8E)分享了医科院肿瘤医院的单孔胸腔镜手术经验,从医疗、技术、经济、人文方面立体化的分析了这一技术的利弊。齐鲁医院胸外科田辉教授(图8F)介绍了“单操作孔全胸腔镜下全肺切除术”,视频演示单操作孔全胸腔镜下左全肺切除术和右肺切除术病例。田教授指出,积极的术前准备和完善的术后处理是手术成功的保证,手术的微创化操作是患者顺利康复的关键,VATS 应遵循“安全、彻底、微创、经济”的原则,安全永远在第一位。

 

讨论环节中矫文捷,谭群友,张仁泉,许顺四位嘉宾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一致认为单孔胸腔镜手术是目前发展的大趋势,各位讲者从各个方面对单孔胸腔镜手术的介绍以及熟练的手术操作展示,大家应吸取这些宝贵技巧和经验,应用于临床。

图8A. 刘伦旭教授在演讲

图8B. 朱余明教授在演讲

图8C. 刘家全教授在演讲

图8D. 陈椿教授在演讲

图8E. 牟巨伟教授在演讲

图8F. 田辉教授在演讲

 

微创食管专题:食管癌淋巴结清扫术

本专题中,福建省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外科主任医师柳硕岩教授(图9A)做了题为“1531 例单中心食管癌二野对三野淋巴结清扫的经验探讨手术策略”的演讲。柳教授提到不同位置肿瘤淋巴结转移,早期为跳跃性转移,则 5 年生存期好过连续性转移,对这部分病人建议做二野+清扫。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外一科主任陈克能教授(图9B)做了以“食管鳞癌淋巴结清扫的起源、现状与挑战”进行演讲,指出食管癌淋巴结清扫遵循胃癌根治术淋巴结清扫经验,食管癌三野淋巴结清扫术近似于胃癌 D2/D3 淋巴结清扫,三野淋巴结清扫技术上是安全的,对于三野淋巴结能够改善预后的问题,目前缺乏足够证据,东西方认识有差异。广州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心胸外科的傅剑华教授(图9C)做了题为“食管癌淋巴结清扫的预后”的演讲,他指出右胸入路对 N1 患者将最大获益,应充分利用分期手段,进一步研究淋巴结转移规律,选择性淋巴结清扫势在必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毛友生教授(图9D)介绍了目前食管癌外科治疗状况,结果以及治疗模式。

图9A. 柳硕岩教授在演讲

图9B. 陈克能教授在演讲

图9C. 傅剑华教授在演讲

图9D. 毛友生教授在演讲

 

专家共识发布仪式和 Esophageal Cancer 新书发布

 

大会主席赫捷院士宣布了“首届胸外科热点问题专家共识会议”的顺利召开,明年下半年将组织世界专家在美国纽约的讨论会,最终以中、英文版本出版胸外科热点问题的专家共识,将在全国范围开展会议进行广泛解读和推行。

13:20 会场中展播 Esophageal Cancer 的新书发布视频,该书的编委逐次亮相大屏幕,向会场听众介绍 Esophageal Cancer (图10)。随后,在会场外 AME 出版社展位上举行了 Esophageal Cancer 的新书发布暨主编签名赠书仪式(图11),听众将赠一本由本次会议主席赫捷院士主编的亲笔签名书 Esophageal Cancer (图12)。

Esophageal Cancer 有三大特色:一、数据分析:本书对国际知名专家所做的食管癌外科手术的最新的科学数据给出了深入的分析,其中包括内窥镜的使用及常规手术切除术;做到有理有据。二、专注手术:该书对各种外科手术技术都做了详细的描述,包括开放,胸腔镜,机器人的使用方法;也讨论了替代管道的作用,包括使用空肠或结肠。最后讨论了各种术后并发症的预防及控制。方便一线的外科医生查阅,使其乐于阅读、在实际工作中起到指导作用。三、中西合璧:本书汇聚了当前世界食管癌方面的一流专家的文章,阐述了现今发展的最新技术。为方便阅读,由国内专家编译成册,中心结合。

图10. Esophageal Cancer 封面

图11. 赫捷院士为 Esophageal Cancer 亲笔签名

图12. 列队等候赠书的听众

最后为会议手术演示环节,观众通过实时转播的手术画面同时观看三台动作细腻,合理,风格习惯各不相同的手术直播,在这个过程中进行提问与互动。

后记

就在此次会议结束的第二天,中国环保部就紧急印发《关于做好12月5日至9日空气重污染过程应对工作的函》,北京蓝天白云仅 3 天后就再面临新一波雾霾污染笼罩,新一波雾霾波及华北多地,面对雾霾对呼吸系统的直接侵害,我们依然任重道远......

 

文|杨丹,科学编辑,AME出版社

doi:10.3978/kysj.2014.1.1449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