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 News|寒冬里不可战胜的夏天——第七届中国肺癌南北高峰论坛暨2015年中国肺癌防治联盟年会会议实录(下篇)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丁其勇 , 陆小雁
关键词:

编者按: 第七届中国肺癌南北高峰论坛暨2015年中国肺癌防治联盟年会于2015年11月29日在北京政协礼堂隆重开幕,会议盛况不容错过。本次大会以 “聚焦精准医学,规范临床诊疗与防控”为主题,探讨了肺癌流行现状、诊治策略最新进展和面临的挑战,也关注与肺癌防治密切相关的控烟热点、最新政策,强调肺癌作为中国癌症第一杀手的严重性、肺癌早防早治的重要性以及普及的迫切性。AME出版社有幸邀请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胸外科的丁建勇医生联合播报,力求给大家分享精彩的会议实况。会议内容之多不能一一详述,本次播报分为上下两篇,上篇会详细介绍上午“聚焦精准医学,规范临床诊疗与防控”环节的演讲内容,下篇侧重下午中国胸外科肺癌协作联盟第五届高峰会和2015年全国肺癌诊疗新技术新进展学习班讨论环节的专家“争鸣”。

 

下午的中国胸外科肺癌协作联盟第五届高峰会和2015年全国肺癌诊疗新技术新进展学习班分为四个篇章:胸外科肺癌精准治疗篇、胸外科科研篇、胸外科的系统建设及资源联合篇和达芬奇手术专题。

胸外科肺癌精准治疗篇(“所谓精准就像打击ISIS恐怖分子”)

图8:张兰军在演讲

 

张兰军教授(图8)以“精准医学在NSCLC临床诊疗中的应用”为题,介绍了精准医疗的新进展和临床研究的改革。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胡坚教授分享了“靶向治疗在胸外科如何从理论走向现实?”

这个环节讨论“手术精准治疗与药物精准治疗如何配合以做到更有效的治疗”,专家们各抒己见,真正体现学术的百家争鸣(图9)。

马海涛教授说:外科治疗和靶向治疗结合,确定合适化疗或者放疗需要与病理科、内科等多学科协作,外科不仅仅是做手术,而是术前、术中、术后都要参与和跟进。

徐世东教授关注精准外科诊疗的新规范是什么、专家达成什么共识,这些共识什么时候写进诊疗规范等问题,认为外科医生首先要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例如获取合格、正确的标本,以用于基因检测,配合其他学科。

张逊教授向专家们提出一个基本的问题“什么是精准手术”,其中刘德若教授的回答让人叫绝。他说,要把精准治疗跟考虑个性、生活方式等差异的个体化治疗区分。精准治疗也不是说手术切割越小就越准,而是应该多大就做多大,全肺切除、肺叶切除、肺段切除等等,该做哪个做哪个才叫精准。在手术中如何切割也需要定位精准。刘教授最妙的地方是说,精准手术就像法国打击ISIS(伊斯兰国)恐怖分子,要精准,打不中没用,但是也不能打偏了或者打击范围太大了,伤及平民。

张逊教授也补充道,不是说单孔、微创就是精准,而开放式手术就不够精准,精准手术应该把个体化诊治也考虑进去,包含但不是等同于个体化治疗。

高立教授表示有时候对病理科很快就给出的结果报告心存疑问,尤其是一些条件不那么好的小医院。对于大多数的医学中心来说,目前要做出精准的选择仍是很困难的。

图9:胸外科精准医疗篇的专家们在讨论(左起:徐世东、刘德若、张兰军、张逊、高文、马海涛)

 

胸外科科研篇 (科研门槛并不高)

图10:陈海泉在演讲

 

陈海泉教授(图10)的演讲主题是“胸外科的转化研究”,开始转化研究的第一步就是提出临床问题,其次需要建立完善的转化研究平台——人才、可研究样本、临床资料的积累等等。陈教授总结道,转化性研究解决临床诊疗过程中的实际问题;转化研究的门槛并不高,高水平的转化性研究依靠高水平的积累(病例队列、生物样本)。陈教授提醒大家,临床思考是一切研究的最终源泉,要守护思想的火花。

在讨论中(图11),点评嘉宾许顺教授说,不仅仅是外科科研,应该说医学科研的成果属于那些密切联系临床、抓住细节、用心琢磨的有心人;不需要把科研想得高深莫测,望而止步。只要医生们敢于提出问题,在临床中不断积累,一步步前进,将来就会找到答案,实现科研价值。

汪栋教授强调科研中创新、团队建设、团队协作的重要性。一个中心的的团队有人临床强、有人基础研究厉害,应该团队协作,发挥各自所长,还要有学科的交叉协作。

柴莹教授则指出大家需要了解国际上的规范指南,对比之后找出不住之处,加以改进。

图11:胸外科科研篇讨论环节(左起:陈椿、柴莹(代表毛伟敏)、许顺、刘志东、汪栋)

 

胸外科的系统建设及资源联合篇(科研和大数据发展去往何方)

图12:廖虎在演讲

廖虎医生(图12)详细介绍了华西医院的大数据建立以及规划,总结道:数据库是大数据分析处理的基础和前提,肺癌数据库的建设应结合中心实际,尽量做到与临床电子病历对接,方便数据直接获取,数据条目要齐全以便对资料的回顾性总结,数据的安全是数据库建设的重中之重等等。

图13:何建行在演讲

 

何建行院长(图13)介绍了围绕临床需开展胸外科团队建设的三大内涵——创新推动、跨学科和全流程管理及其三大成效——完成高难度、复杂的个体化微创手术、tubeless VATS利于病人快速康复以及一系列的科研成果。

 

在讨论环节(图14),李单青教授点评何建行院长的分享,认为那是典型的从临床中来又回到临床中去的科研团队,团队好、梯度精细而专业。至于大数据方面,全国大数据的全面整合、谁来牵头、利益如何分配等等问题都是难题。

李印教授听完来自华西医院的分享,提出数据库建设的四大问题:质量控制(保证录入有价值的数据)、语言问题(要让数据服务于国际科研)、输入问题(数据录入如何做到便捷)、共享问题(可能涉及体制改革),要解决这些问题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杨跃教授认为目前科研和大数据方面首先应关心其发展去往何方。医生们是要成为手术匠还是成为医学家,科主任想要带出怎样的后辈;大数据能否共享,各医院、中心没有同等的地位能够实现良好的合作吗?杨教授呼吁各位,既然能坐到一起开会,为什么不齐心协力办好多中心研究的合作呢?

图14:胸外科的系统建设及资源联合篇讨论环节(左起:李辉、杨跃、李单青、柴莹、李印)

 

达芬奇手术专题

图15:矫文捷在演讲

 

最后一个是达芬奇手术专题,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的矫文捷教授(图15)给大家展示和介绍了这项新技术,并总结出机器人设备的优势:破人眼局限的3D放大高清成像系统、具有可突破人手局限的可转腕器械、具有可滤除人手自然颤抖功能、恢复术者合适的眼手协调性、达芬奇机器人计算机计算机系统特殊缩比功能和提高术者舒适度。

图16:会议结束专家合影(左起:初向阳、李单青、石彬、支修益、何建行、李辉、杨跃、张毅)

 

大会至此,落下帷幕(图16)。但是,专家学者们在大会上发出的声音应该让更多的人听见和思考。肺癌防治依然任重而道远。支修益教授近年来一直在呼吁全社会去关注一个被“气”出来的病,总结让人得病的五气——雾霾和PM2.5,烟草烟雾中的烟气污染,厨房油烟气,建筑和装饰材料中的有害物质造成的室内空气污染,爱生气、爱生闷气。这其中最气人的,可能还是大气污染。尽管,会议期间外面一片灰蒙,难得的是自有人心中清明,知道在自己的领域内在做什么,要做什么,不仅仅为自己,也为自身之外更多的人。诚如国家控烟协会高级顾问许桂华女士在开幕致辞时说的,每一个人都要为减少疾病承担一份责任,尽一份努力,控烟和环保应该从每一个人的自身做起,而不仅仅是医生或者专家们。如果每个人都能贡献一份力量,何愁不能战胜肺癌这位“肆虐”的“杀手”?

 

文|丁建勇,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胸外科;

陆小雁,科学编辑,AME出版社

doi:10.3978/kysj.2014.1.1429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