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 News|寒冬里不可战胜的夏天——第七届中国肺癌南北高峰论坛暨2015年中国肺癌防治联盟年会会议实录(上篇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丁其勇 , 陆小雁
关键词:

编者按: 第七届中国肺癌南北高峰论坛暨2015年中国肺癌防治联盟年会于2015年11月29日在北京政协礼堂隆重开幕,本次大会以 “聚焦精准医学,规范临床诊疗与防控”为主题,探讨了肺癌流行现状、诊治策略最新进展和面临的挑战,也关注与肺癌防治密切相关的控烟热点、最新政策,强调肺癌作为中国癌症第一杀手的严重性、肺癌早防早治的重要性以及普及的迫切性。AME出版社有幸邀请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胸外科的丁建勇医生联合播报,力求给大家分享精彩的会议实况,但会议内容之多不能一一详述,本次播报分为上下两篇,上篇详细介绍上午“聚焦精准医学,规范临床诊疗与防控”环节的演讲内容,下篇侧重下午中国胸外科肺癌协作联盟第五届高峰会和2015年全国肺癌诊疗新技术新进展学习班讨论环节的专家“争鸣”。

 

法国的阿尔贝·加缪曾在《重返蒂巴萨》写到:“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虽然处在北京的寒冬,本次大会气氛热烈,众多参会的专家学者同道热情如夏,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一个大会的成功举办,离不开各方协作,还有领导们的鼎力支持(图1)。本次大会不同机构组织的领导嘉宾们,包括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彭玉、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院长/北京医院协会会长张建、北京医师协会会长郭积勇等十来位嘉宾领导莅临会场,发言致辞,充分肯定中国肺癌南北高峰论坛和中国肺癌防治联盟年会作为我国控烟与肺癌领域高端品牌学术年会,在推动我国控烟与肺癌防治事业的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和意义,也说明我国当前肺癌成为肿瘤第一杀手的严峻形势,希望来自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能够通过中国肺癌南北高峰论坛这个平台,加强学术交流和项目合作,为我国控烟和肺癌防治工作建言献策。

图1:与会嘉宾专家大合影

 

上午的“聚焦精准医学,规范临床诊疗与防控”环节,多位专家围绕主题从不同方面展开探讨。

赵平教授(原医科院肿瘤医院院长):中国肺癌流行现状与防治挑战

图2:赵平在演讲

赵院长(图2)从流行病学的角度看,相比于全球的情况,中国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是位于前列的,与中国的人口比例不成正比。尤其需要提出的是中国肺癌病人的死亡率高出发达国家一大截,因此客观的反映出我们目前肺癌的诊治水平。更加严峻的形势在于中国人口老龄化、吸烟人口的居高不下、空气污染的持续存在,未来中国肺癌的诊治面临严峻的挑战。他特别提到了吸烟和肺癌的关系,举例美国1975年开始到2005年通过严格控烟的措施,美国的肺癌发生率开始出现明显下降的趋势,力挺控烟对预防肺癌的重要性。他还特别赞扬了2015年6月1日北京开始实施的号称史上最严的控烟条例以及取得的初步成果,展望未来在全国各大城市得以推广的可能。赵院长非常直接的提出现在医务人员的吸烟问题仍然严重,给社会做了不好的示范。同时他也谈到了厨房油烟与肺癌的关系,举例山东沂蒙山区的一个农村的落后的烹饪方式和肺癌的一个流行病学调查来说明了我们国家还有广大的农村存在落后的烹饪方式,可能和肺癌的高发有关。最后,赵院长提到了肺癌的高发给社会带来了沉重的疾病负担,因此特别强调了肺癌的预防。

 

白春学(中国肺癌抗癌联盟主席,复旦大学呼吸病研究所所长):亚太和中国肺结节诊治指南制定及之行策略

图3:白春学在演讲

 

白教授(图3)的报告首先提到了亚太地区的肺结节诊治标准。ACCP的肺部结节诊治指南不能完全适用于亚太地区。比如对于小于4mm大小的肺部结节,临床上还是可以观察到病灶有进展的情况,因此亚太地区的许多专家还是强调不能放弃随访,年检还是需要的。另外白教授还很自豪的介绍他的基于物联网医学技术的肺部结节管理方法。通过现在的互联网技术,将患者的病史、CT等资料上传到云端,建立患者的规范性的管理流程。从战略上实现端口前移,重心下沉。通过中国肺癌防治联盟这个一个平台,通过百千万工程,达到肺部小结节管理的完美的顶层设计,实现早诊早治。

 

高树庚主任(医科院肿瘤医院胸外科):中国早期肺癌外科治疗策略

图4:高树庚在演讲

 

高主任(图4)从一个外科医生的角度出发,提到了现在胸外科临床出现的一个新变化,那就是早期的肺癌越来越多。外科手术还是早期肺癌的标准术式,虽然近来的张玉蛟教授发表在lancet oncol上的一篇引起广泛争议的关于SBRT Vs 外科手术的对比研究。高主任对这篇文献进行了深入的剖析,本着一个学者开放的态度,得出的结论是手术仍然是临床早期的肺癌的首选治疗,放疗治疗的地位有待进一步大规模的临床试验的结果。另外高主任也提到了目前胸外科临床中存在的几个研究热点和争议:亚肺叶切除应于早期肺癌;VATS治疗早期肺癌的优越性;早期肺癌中淋巴结清扫的范围等。不论怎么做,他强调了肺癌外科治疗需要遵循肿瘤学原则。最后高主任也介绍了对早期肺癌VATS解剖性部分切除肺叶切除术的医肿经验。

王长利教授(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国际肺癌分期最新版解释

图5:王长利在演讲

王长利教授(图5)演讲的主题是第八版的肺癌国际分期。首先他说明了第八版国际分期的病人数据来源,特别提到了亚裔人群在此次分期数据中的贡献,可能提示本版分期对亚裔肺癌病人更有指导意义。新的分期从T、N、M全面都有较大的改动,尤其是强调了T分期肿瘤大小,以每1cm为分界,T分期更加详细。N分期基本沿用了原先的分期方法,但强调了转移性淋巴结的位置。M分期也有更细的划分,多发的M变成M1c等等。但是王教授也提到了分期的一些争议,比如分子标记物的检测结果(比如EGFR基因突变状态)、淋巴结转移数目是否应该纳入和研究等等。预期随着临床资料的积累,未来分期会有进一步的变化。

 

石远凯教授(医科院肿瘤医院副院长):精准医疗时代治疗药物的研发

图6:石远凯在演讲

 

肺癌的内科治疗近年来得到了非常大的进步,得以与肺癌驱动基因的研究和分子靶向药物的出现和进步。目前的晚期肺癌的内科治疗已经从既往的基于组织病理学类型的化疗,转变为以分子标志物分型的个体化治疗模式(驱动基因)。石教授(图6)回顾了最初的ISEL研究的亚组分析提出的所谓的TKI药物的优势人群,到2004年Lynch在新英格兰发表的EGFR突变状态预示了TKI药物疗效,再到IPASS研究首次揭示了EGFR基因状态预示EGFR-TKI作为晚期肺癌一线治疗的疗效。分子靶向药物的研究、驱动基因的研究极大的改进了晚期肺癌的治疗效果。当然分子靶向药物治疗才刚刚开始,免疫治疗初露曙光,有太多的问题等待探索,比如分子靶向药物的耐药机制、ALK基因融合和克唑替尼、免疫哨卡PD1/PDL1抑制剂等等,也取得了一些进展。(AZD9291可以克服T790M的突变,2015年11月13日美国FDA批准上市)。

 

支修益教授(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中国控烟履约与肺癌早诊早治

图7:支修益在演讲

 

支教授(图7)特别提到了中国目前3亿烟民、7亿二手烟人群的严峻现实情况,并形象的用一个被气出来的病来讨论控烟和肺癌的关系。吸烟可以导致肺癌、COPD和冠心病等多种疾病,控烟刻不容缓。从北京的控烟措施谈起,强调公共场所控烟、工作场所控烟的重要性。另外他也谈到了低剂量螺旋CT的普查对肺癌的早诊早治的重要性。

总体感觉:中国肺癌的诊治形势是令人担忧的,与世界水平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在可预见的不远的未来,因为人口老龄化、大气污染等等因素,中国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将是居高不下的。外科治疗依然是早期肺癌的治疗的基石,放疗还需要更多的循证依据。微创手术和亚肺叶切除会继续优化早期肺癌的治疗,但还有一些细节问题存在着争议。晚期肺癌的驱动基因和分子靶向药物在近年来取到了开创性的进步,极大的提高了晚期肺癌的生存率,但这还只是个开始。免疫治疗初露曙光。肺癌的一级预防应该得到重视,尤其是强调控烟的重要性。

 

文|丁建勇,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胸外科;

陆小雁,科学编辑,AME出版社

doi:10.3978/kysj.2014.1.1428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