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骨科频道024|关节内富血小板血浆注射治疗早期膝关节退变不优于粘弹性补充治疗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Author: Serdar Kesikburun, MD. Gülhane Military Medical Academy, Department of Physical Medicine and Rehabilitation, Turkish Armed Forces Rehabilitation Center, Ankara, Turkey

 

编者按:膝关节骨性关节炎导致的疼痛和功能障碍是日益严重的问题,造成了医疗保健方面的巨大经济负担和生产力损失。早期膝关节骨关节炎的管理仍存在挑战,生物治疗为软骨退变提供了一个新的和令人兴奋的可能途径。今年 5 月,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发表了一篇题为“富血小板血浆膝关节内注射不优于粘弹性补充治疗:一项随机对照试验” 的研究,评估和对比注射富血小板血浆(PRP)与透明质酸(HA)治疗早期膝关节退行性变的效果。一起来听听来自 Turkish Armed Forces Rehabilitation Center 的 Kesikburun 医生等如何解读本想研究。

 

本文旨在推荐 Filardo 等人最近发表的题为“富血小板血浆膝关节内注射不优于粘弹性补充治疗:一项随机对照试验“的研究。该研究的目的在于评估和对比注射富血小板血浆(PRP)与透明质酸(HA)治疗早期膝关节退行性变的效果。作者在一个专业骨科中心实施了一项长达 12 月的随机,三盲(临床医生,患者和结果评估者)对照试验。此研究设计精巧,统计方法得当. 总共有 192 例单侧膝关节疼痛患者纳入研究,疼痛持续时间最低 4 个月,影像学有软骨病变或骨性关节炎表现(Kellgren-Lawrence 评分 ≤3);其中 96 例采用 PRP 注射(平均年龄 53.3 岁,63.8% 为女性),另 96 例 HA 注射(平均年龄 57.5 岁,58.4% 为女性)。所有患者接受了三周每周一次的 PRP 或高分子量 HA 膝关节内注射,除短暂的休息和冷敷,无其他康复措施。主要的结果评估指标是国际膝关节文献委员会(International Knee Documentation Committee,IKDC)的主观评分。辅助结果评估指标有膝关节损伤和骨关节炎结果评分,EuroQol 视觉模拟评分,和 Tegner 得分。,PRP 组中 2 例患者和 HA 组 7 例患者由于在最终评估时缺乏完整数据,未纳入统计分析。该研究以 80% 的效度检测出两组在 12 个月的随访的 IKDC 主观评分中存在临床相关的 6.7 分差别。PRP 组和 HA 组的临床评分都有提高,但组间无显著统计学差异。作者的结论是,在膝关节软骨退变和骨关节炎患者, PRP 注射相比 HA 注射没有更好的缓解疼痛和改善关节功能。

 

Filardo 的这项研究对膝关节骨关节炎的患者的治疗是非常有益的。对比 PRP 与 HA,在注射之后经任何评估方法,在任何时间点都没有显著差异。两组的改善程度相似,且相比注射前的结果具有显著差异。该研究在应用 PRP    方面提供了宝贵的数据。在 PRP 治疗膝关节骨关节炎的随机对照试验中,这是目前样本量最大,随访时间最长的一个。其结果与之前支持 PRP 治疗膝关节骨关节炎的一些研究相反。该研究提出,对于治疗膝关节软骨退变的患者,不应优先选择 PRP 注射。

 

膝关节骨性关节炎导致的疼痛和功能障碍是日益严重的问题,造成了医疗保健方面的巨大经济负担和生产力损失。早期膝关节骨关节炎的管理仍存在挑战,大量研究仍在继续进行以得到新的治疗方法。生物治疗为软骨退变提供了一个新的和令人兴奋的可能途径。前面取得可喜成果的研究已点燃了人们在这一领域应用 PRP 的热情。然而,由 Filardo 支持的研究表明,仍需要更优化的设计和更大样本量的的研究,以做出对 PRP 注射在治疗骨关节炎中的作用的正确判断。

 

译者简介|雷鹏飞,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骨科博士,现于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BWH骨科从事骨与软骨组织工程生物材料及关节外科软骨修复的临床相关研究。 

指导老师|胡懿郃教授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英文原文。

 

往期精彩文章

 

频道介绍

【 AME 骨科频道】将从国际前沿文章点评、学术活动、人物等三个方面出发,以专业、独特的视角报道全球骨科界的学术文章、学术活动,提供学术交流平台,展示骨科领域人物的风采。“快乐手术、快乐学术,每个人都是主角”是本频道的座右铭。希望在广大骨科同仁的支持下,汇集力量,把【 AME 骨科频道】办成中国骨科领域的学术媒体!这也是我们办此专栏的一个初衷和宗旨。

——史冬泉, 南京鼓楼医院

doi:10.3978/kysj.2014.1.140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