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 News|情之所至,一往而深——记第四届国际胸部肿瘤西子论坛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何莎
关键词:

编者按:第四届国际胸部肿瘤西子论坛(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暨胸部微创新技术、快速康复——气道管理学习班于 2015 年 11 月 11-15 日在杭州世外桃源皇冠假日酒店举办。十一月份正值国际肺癌关注月,此次国际胸部肿瘤西子论坛广邀国际、国内知名的胸部外科专家,以及呼吸、肿瘤、介入等相关领域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以微创技术为主体的胸外科治疗,并突出强调快速康复的新理念,或呼吁医学科研工作者要勇于突破,不断创新;或抒发热爱临床、无怨无悔的外科情怀,或坚定践行“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和“精益求精”的医学信仰;或心系两岸、情怀同文同种的家国梦。

因为一场冷雨,人间天堂、千年古城杭州邀来了冬的使者,尽管湿冷,尽管烟雨缥缈,仍然抵挡不住杭州人火一样的热情,和他们身上表现出的那份淡定和自信。AME 编辑团队受邀对本届国际胸部肿瘤西子论坛进行实况播报,小编在此先带大家一睹为快。欲知更多详情,还可关注AME科研时间关于本次大会中诸位国际、国内专家的视频采访报道。他们会在科研时间上和我们分享大牛专家的胸外科成长之路和更多的人生感悟,不可错过哦!

会况实播

13 日上午 8 点,大会在浙大一院副院长许国强教授、中国癌症基金会控烟与肺癌防治工作部主任支修益教授、浙大一院胸外科主任(本次大会主席)胡坚教授等的欢迎辞中正式开幕。

图一:大会开幕式专家合影(上);会场盛况(下)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作为礼仪之邦,大会首先邀请来自美国 Templ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的 Abbas E. Abbas 教授做题为“Robotic Surgery for Locally Advanced Lung Cancer”的演讲,Abbas 教授以专业且生动的形式跟大家分享胸腔镜的技术局限性和机器人辅助手术的技术优势及其特别之处,并对下一代手术机器人给予了展望,会后很多专家学者针对 Abbas 教授的演讲进行提问。

图二:Abbas 教授在做报告并在会后回答相关提问

之后分别为来自日本的 Takuya Nagashima 教授做题为“Thoracoscopic Left mediastinal Lymph node dissection”、韩国的 Yong Soo Choi 教授关于“Uniportal VATS in Korea”、以及印度专家 Amol Bhanushali 关于“Video Assisted Thoracoscopic Surgery-‘Maximally Invasive to Micro Invasive'”的精彩演讲。

图三:Takuya Nagashima教授(上);Yong Soo Choi教授(中);Amol Bhanushali教授(下)

三位国际胸外科专家分别都接受了 AME 的采访,Abbas 教授是一个非常 Nice 的人,在采访过程中跟我们分享了非常有意义的科研故事;而来自日本的 Nagashima 教授,请允许小编用“可爱”一词形容他,因为他从演讲中生涩却流畅的中文开场白到采访过程中表现出的紧张和拘谨,无不透漏出一种热情又略带害羞的真性情(专访稍后推出)。

图四:Abbas(上)、Yong Soo Choi (中)、Nagashima(下)分别接受AME编辑的采访

 

国内荟萃

在与国际专家交流过后,国内专家纷纷在大会上展示各自的科研成果。首先亮相的是来自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的支修益教授做关于“原发性肺癌诊疗规范(2015版)外科部分解读”的演讲,向国际和国内专家学者讲解我们国内自己的最新版肺癌诊疗规范,以期提高医疗质量;稍后,上海市肺科医院的姜格宁教授在题为“肺部小结节的外科处理策略”的演讲中展示了各类型肺叶切除术、手术时机选择(同期和分期)以及多原发肺癌的预后等各种防治技巧;而来自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的张兰军教授在题为“2015 WCLC 靶向治疗新进展”的报告中,为与会者展示了不同 EGFR 类型的疗效分析。

图五:支修益教授(上);姜格宁教授(中);张兰军教授(下)

上海市中山医院的王群教授在“胸腔镜下复杂肺段的手术技巧”一题中向大家解释了肺段切除术的分类及技巧、段间淋巴结的处理技巧,以及切除术视频展示,可谓详尽之至,相信在场学习的很多青年医生都受益匪浅。作为此次西子论坛的大会主席,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胸外科主任胡坚教授作了两个报告,分别是:“源于高科技进步的肺癌外科治疗新进展”和“胸外科围术期肺功能筛查——有效防控气道并发症”。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的张春芳教授在此次胸外科大会中以“一枝独秀”的角色为大家展示了全腔境下食管癌根治术(OrVil 术式)的相关技术。


图六: 王群教授(上);胡坚教授(中);张春芳教授(下)

此次会议还有一位特邀嘉宾,即南京军区总医院的叶玉坤教授。叶将军一上台就声称自己是来搞破坏的,就在大家迷惑不解时,叶将军列出一幅毕加索的名画,并配以他的名言“每一次创造都始于破坏”来表达叶将军迫切期待癌症领域能有颠覆性研究突破的心情,叶将军还提供了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癌症外科治疗建议:利用人类大脑中枢指令和调控来治愈癌症!叶将军非常激昂的讲述着这个新思考的可行性,鼓励在座各位专家学者开拓思维,把不可能的梦变为现实。叶将军的激情演讲博得了会场阵阵掌声。

图七:叶玉坤教授正在激情演讲

在大会的第二个环节:机器人及腔镜微创分会场中,来自台湾国立大学附属医院的李章铭教授做了“Robot-assisted thoracic surgery in treating thoracic malignancy”的演讲;此外还有上海市胸科医院的罗清泉教授做关于“机器人辅助腔镜手术在胸外科的运用经验”的报告等等。参与此次大会的专家精彩纷呈、各抒己见,共同探讨,在专业领域和个人生活中都建立了很好的友谊,纷纷在会场外合影留念。

图八:李章铭教授正在做报告

图九:几位专家场外合影

图十:与会者合影

 

情之所至,一往而深

11 月 12 日,在大会开始前一天,各位专家们就已经一一就绪,进行专家会晤并讨论“国内外术后肺部并发症”等专题,故 AME 小编们得以提前一天采访刚主持完讨论会的支修益教授。当问到支教授为何选择当胸外科大夫时,支教授跟我们分享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并透露他曾三拒领导提拔,一心一意就当胸外科大夫。也许就是因为支教授对胸外科的如此执着和痴迷,以及时刻谨记最初的梦想,要终身致力于肺癌治疗和预防,情之所至,一往而深,才能成就今日的他。支教授还作为中国抗癌协会部长,一直反复强调十一月份为国际肺癌关注月,呼吁广大医生和患者关注肺部疾病与健康。

图十一:AME 编辑 Sophia 正在采访支修益教授

本次大会当天 AME 编辑团队还依次采访到了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的张兰军教授,上海市中山医院的王群教授,大会主席、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胸外科主任胡坚教授以及来自宝岛台湾大学医学院胸外科的李章铭教授,当问及各位教授如何才能成长为一名出色的胸外科大夫时,他们不约而同地给了我们相同的答案:博闻强识,格物致知。胡坚教授说,做外科要有一颗好奇的心,要爱动手,且勇于挑战;张兰军教授则反复强调“扎扎实实做好基础培训,只有学会最基本的基础知识和技能,才能进军高难度领域”。专家们还呼吁广大胸外科青年医生,一定要掌握好英语这门学科,强调只有语言沟通没有障碍了,才能进入更广阔的国际视野去学习和宣传医学科研成果,壮大和发扬本国的科研实力。

张教授对于医疗新媒体的存在非常认同,说这是缓解医患关系、促进社会前进的载体。两位教授都提到了此次西子论坛中微创技术与气道管理相结合的概念,是本次会议的亮点,快速康复理念的提出,也为广大医生和患者带来了福音,希望医生和病人在手术中得到快乐,而不是痛苦。

图十二:王群教授正在接受采访

图十三:AME 编辑正在采访张兰军教授

图十四:胡坚教授接受采访后携得意门生曾理平老师与 AME 编辑合影,本次大会要特别感谢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胸外科的盛情款待

最近关注度非常高的两岸领导人会面,在大陆和台湾都掀起了一股讨论浪潮。小编特意以此话题向来自台湾的李章铭教授提问,李教授一番“两岸人民同文同种,共同思维”、“亲兄弟姐妹如果久不联系就会形同陌路,只有多接触多交流才能增进彼此感情,彼此共同进步”、“误解其实都可避免”、“交流还可扩大,提高质和量”等表达,真真说到小编和广大人民群众心坎里去了,李教授说这次会面是一个具有跨入两岸新时代意义的会面,小编相信,不管在感情方面,人文方面,还是医药科技等各方面,两岸一家人迟早会像这次西子论坛一样,共聚一堂,共创美好!

图十五:李章铭教授在跟我们分享完他的两岸畅想后与编辑合影

 

AME 编辑们除了播报场内外的新闻,还遇见了很多有缘分的朋友。大会当天一大早,小编们还在布置展台,就有 AME 的读者过来驻足咨询,还有很多读者买过我们的《肺癌》,再来看看还有什么新书出版。

图十六:支修益教授在 AME 展位前合影

图十七:读者在翻阅 AME 出版图书

 

此次大会中遇到的各位专家学者,大家辗转全国各个城市作报告,做学术探讨,其实为的是一个目的,就是攻克医学难关,互进互补,希望为医生朋友和患者以及健康百姓宣传防病治病知识和健康理念。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加强医生和患者之间的沟通,缓解医患矛盾;帮助更多的年轻医生迅速成长为一名行业翘楚;帮助中国的医药领域与国际接轨,为人类健康谋取福利!

 

小编相信,诚之所至,金石为开。正如叶玉坤将军所说,要反思、要打破、要创造。没有梦,就没有梦想,就永远没有开始。作为医学领域的学者,我们要做的就是情之所至,一往而深。

 

文|何莎,科学编辑,AME出版社。

doi:

10.3978/kysj.2014.1.1342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