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STRO 2015|会议之SABR专场:Beyond Medical Inoperable Stage I NSCLC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孙冰
关键词:

编者按:2015 年第 57 届美国放疗年会(ASTRO)在圣安东尼奥落下帷幕,从 10 月 17 日至 21 日为期 5 天的会议给我们带来满满的收获。其中,在 10 月 19 日下午的分会场进行了一场有关 SABR 治疗肺癌的最前沿、最顶级的精彩演讲,现向大家分享此次会议的精髓内容。

目前肺癌在全球已成为对生命威胁最大的肿瘤。立体定向放射外科(Stereotactic ablative radiotherapy, SABR), 又称为体部立体定向放疗(Stereotactic body radiotherapy, SBRT),已成为不可手术临床 I 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标准治疗。但是,SABR 在可手术 I 期 NSCLC 的地位仍有争议,主要原因是肺内或区域淋巴结可能有较高的复发率。回顾性研究、以人群为基础的研究和 II 期前瞻性研究均提示 SABR 治疗可手术 I 期 NSCLC 获得与手术相似的疾病特异性生存和总生存。

本场会议的主持人是 MD 安德森肿瘤中心的张玉蛟教授(Joe Y. Chang)和亨利·福特卫生系统(Henry Ford Health System)的 Benjamin Movsas 教授。

首先由张玉蛟教授发言,并做报告“Can sterotactic radiotherapy be used for operable stage I NSCLC? ”(立体定向放疗能用于治疗可手术 I 期 NSCLC 吗?)张教授在报告中首先回顾了肺癌的研究现状及治疗结果,目前肺癌的总体5年生存率仅有17.4%;其发病特点为中位发病年龄高达 70 岁,中位死亡年龄 72 岁,而美国正常男性平均寿命为 76 岁。因肺癌中位发病年龄较高,研究报道肺癌术后 30 天死亡率为 1.8~3.8%,而在术后 90 天的死亡率则高达 4~6.5%。患者高龄、预期寿命短及手术治疗并发症高为 SARB 治疗可手术 I 期 NSCLC 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张教授进一步讲到他今年在柳叶刀肿瘤杂志上发表的文章——立体定向放射外科对比肺叶切除治疗 I 期可手术非小细胞肺癌:2 项随机研究的合并分析发现,接受 SARB 的患者 3 年总生存率为 95%,而接受手术者 3 年总生存率为 79%,SARB 组甚至优于手术组;SARB 组 3 级治疗相关毒副反应仅为 10%,无 4 级及以上毒副反应;手术组 3-4 级毒副反应为 44%,且出现 1 例患者死于手术并发症。该结果引起参会成员异常振奋和惊异,张教授就各方的问题意见作出了合理解释。该研究成果将会对早期 NSCLC 治疗产生颠覆性的改变,目前正在进行的 3 个随机对照临床研究将进一步证实该研究结果。其研究小组进一步分析了 SABR 治疗后局部、区域和远处复发情况,在对 1092 例接受 SABR 治疗的 I 期 NSCLC 分析显示,中位随访 31.7 月时,仅有 3.7% 患者局部失败,而区域淋巴结复发 7.2%,远处转移 16.6%。鉴于其失败模式,张教授最后指出,放疗联合免疫治疗有望进一步提高早期 NSCLC 治疗疗效。

然后 Benjamin 教授做了报告—“Evolving Role of RT for Oligometastases”(放疗在寡转移治疗中作用)。转移曾被认为是接近终末期的状态,1995 年寡转移的概念提出,认为肿瘤从局部至广泛性转移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在转移数量和部位较少时的早期转移状态可能仅有有限的转移能力。研究显示寡转移的患者有较长的生存,特别是那些对治疗敏感的患者,例如以生物标记物为靶点的靶向治疗。Benjamin 教授探讨了 SABR 作为解救、巩固或一线局部治疗寡转移患者的适应症、剂量分割方案、选择的时机以及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等。提示我们将积极的局部治疗(例如 SABR)与有效的全身治疗相结合,有可能改善治疗比并治愈一些寡转移的患者。

来自加拿大伦敦卫生科学中心的 David A. Palma 教授做了题为“Recurrence of the SARB: when, where, why”的报告。向大家详细介绍了 SABR 治疗后复发的情况、复发时间、危险因素(包括剂量、肿瘤大小等)、复发的生物学机制以及如何检测复发(例如通过 CT 检查鉴别复发和纤维化),最后分析了 SABR 治疗后的生活质量情况。

最后由 MD 安德森肿瘤中心的 James W. Welsh 教授做了题为“Combining immunotherapy and SABR: Does the old dream come true?”的报告。我们知道,大剂量放疗(例如 SABR 所给予的剂量)可引起放疗野外肿瘤的退缩,这也称为远位效应。SABR 杀死局部肿瘤细胞,释放出的肿瘤细胞碎片所包含的分子可能有免疫原性,即有原位疫苗的作用,通过触发一系列免疫反应来杀死残留的肿瘤。因此 SABR 与免疫治疗结合有可能会显著改善患者的预后。Welsh教授回顾了 SABR 联合免疫治疗早期、局部晚期或转移性患者的机制、证据、正在进行的研究和未来的研究方向。  

报告结束后,与会学者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为了方便放疗同道学习到整个会议的丰富学术内容,ASTRO 网站有提供部分的会议视频,希望有助于大家在会后对新进展的业内传播学习。

文|孙冰,放疗科,北京307医院。

本届 ASTRO 大会主要集中在胃肠肿瘤、食管、 结直肠癌等方面。大会不仅全面综述回顾了相关知识,也更新了这些领域目前在进行的研究,力求把最全面的知识和最新的研究在此次大会上呈现出来。更多关于大会的精彩详情,请点击链接阅读:AME News|记 2015 ASTRO 大会

一年一度的购(duo)物(shou)节即将来临,你是否早早将心仪已久的好书揽入购物车,摩拳擦掌仍怕手慢?不怕,AME微店福利来了,何必等到双十一,错开高峰提前购。点击链接有惊喜,赶紧来领取吧!http://huodong.weidian.com/juan/get.html?wfr=shop_coupon_share&coupon_id=745926&shop_id=260520116&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doi:

10.3978/kysj.2014.1.1298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