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CS 2015|胎儿外科:艰难与探索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闫宪刚
关键词:

编者按:10月4日至10月8日,美国外科年会【the American College of Surgeons (ACS) Clinical Congress,以下简称 ACS 大会】在美国芝加哥隆重举行。10月6日,来自美国外科医师协会会员,费城儿童医院外科主任 N. Scott Adzik 教授发表了题为“Fetal surgery: Tribulations and trials”的演讲,AME 有幸邀请到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副主任医师闫宪刚为我们编译了演讲的主要内容,呈献给大家。

 

大约 30 多年前,N. Scott Adzik 医学博士(美国外科医师协会会员)开始了一条未知的道路。和他的导师 Michael R. Harrison 一起,在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学试图开展胎儿外科技术在出生前解决一些胎儿的解剖畸形,包括修补开放性脊柱裂、脊髓脊膜膨出症等。

众所周知,在费城儿童医院工作时,Adzick 博士自 1995 年始就有个这个高大上的目标,迄今共完成数百例胎儿外科手术。

Adzick 博士将在“胎儿外科:艰难与探索”的演讲中介绍胎儿外科变为临床现实的发展道路。

“我们从胎儿外科的设想开始,经过上百次的动物实验和总结,证明我们的设想是对的,在生物学上是行得通的”,Adzick 博士说,“在为一个有致命性出生缺陷的胎儿手术前,我们需要明确孩子分娩后是健康的,同时母亲的风险是低的。”

这意味着对怀有脊柱裂胎儿的母亲,最终要进行一个多中心随机研究,脊髓脊膜膨出症研究项目或简称 MOMS 临床试验,将孕期 26 周期前的宫内手术和标准化的出生后手术进行对照研究。Eunice Kennedy Shriver 国家儿童健康研究院和国家人类发展研究院共同发起这些研究项目,项目合作方包括费城儿童医院、华盛顿州立大学、UCSF 和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

(几乎所有的脊髓脊膜膨出病例在病程中逐渐小脑发育异常,多数病例因出现脑积水而需要行脑室-腹腔分流术),计划中 200 例孕妇(病人)实际纳入 183 例,实验研究终止于胎儿手术时。研究者发现,对 158 例孕妇的孩子在 12 月龄时评估,在胎儿期进行手术修补脊髓脊膜膨出组,生后需要行脑室-腹腔分流术的约 40%,在生后进行手术修补脊髓脊膜膨出组,再行脑室-腹腔分流术的约 84%。

研究还发现,胎儿期手术组在 30 月龄时的精神发育和动作发育综合评分有明显改善,在几项后继结果上也有改善,比如 12 月龄时的后脑疝发生和 30 月龄时的行走能力。

“这个结果是相当令人吃惊的”。Adzick 博士说,“ 既然胎儿手术有众多益处,如果母亲拒绝对胎儿进行手术,就是违背医学伦理的”。Adzick 博士现在参与 MOMS 临床试验 2,这是一项多中心研究来监测 MOMS 试验中母亲的健康状况。

看到如此多的病源,Adzick 博士还没有退休的计划。

“现在我不考虑我能留下什么东西”,Adzick 博士说,“关键是想去发展这个专业,想在出生前、出生时和出生后去帮助这些孩子,在写我们的年报时,被问到 CHOP 下一步会是什么样子,我说了三个字:治愈、教育、发现,这是我们希望去做的”。

 

作者|N. Scott Adzik医学博士,美国外科医师协会会员,费城儿童医院外科主任,胎儿诊断治疗中心创立者和主任,C. Everett Koop小儿外科教授,同时还是宾夕法尼亚医学院儿科学教授,妇产科学教授。

译者|闫宪刚,医学博士,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副主任医师,复杂婴幼儿先天性心脏病的手术治疗,肺脏和胸部疾病的胸腔镜微创手术,同时负责ECMO项目外科工作部分。

 

本文编译自 ACS daily news (TUESDAY,OCT.6,2015),译文与原文或有出入。

 

ACS 2015 专题

 

更多外科相关资讯,欢迎关注【AME外科时间】,【AME外科时间】竭力于为您呈献精彩实用手术视频,打造国际手术show台,探索更优术式技巧。欢迎识别下方二维码订阅关注。

doi:

10.3978/kysj.2014.1.1220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