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会议

CELCC 2014| 欧洲偶遇TLCR杂志编委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64期

何朝秀 , 黎少灵
关键词:

【编者按】AME出版社旗下有多本英文期刊,其中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简称TLCR,《肺癌转化研究》)是国际上第一本专注于肺癌转化研究的杂志,拥有不少国际编委。如果说之前与编委以邮件交流居多,那么趁着这次欧洲之行,编辑与编委“亲密接触”,会有什么故事发生?

小编们此次长达两周的欧洲之行,与两位教授颇为有缘。他们均是TLCR杂志编委,一位是今年CELCC大会主席兼2016年WCLC大会主席Robert Pirker教授,另外一位是IASLC的CEO Fred Hirsh教授。没想到我们会首先在希腊大会与两位见面,并在最后的晚宴中一起加入到舞蹈行列里。因而,当我们到CELCC会场的第一天碰见Pirker教授的时候,他见到我们的第一句就是“no dancing this time”,带着奥地利人典型的幽默。非常感谢他在大会的开幕式上特意介绍我们两位来自中国的编辑,当他亲切地说感谢和欢迎两位来自中国的Chinese Ladies,并逐一念出我们的名字时,在场所有的眼光都聚集了过来,小编们虽带着些许害羞,却深感荣幸。Pirker教授对此前在希腊大会上的晚宴照片“念念不忘”,哪怕在CELCC会议结束后与我们道别时也不忘提一句 “I will wait…”直到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才肯罢休。好吧,既然如此,小编就不好意思地晒一张出来了。(图 1)

图 1:在希腊大会晚宴上

Fred Hirsh教授,总觉得他就是那一位永远带着快乐微笑的圣诞老人。早希腊会议上,在这位可爱的老朋友,几次来到展位闲聊,有一次刚好在展位点上一杯冰镇卡布奇诺,之后展位便成了“咖啡厅”,以至于Hirsh每次到来都问小编有没有卡布奇诺。在希腊的晚宴上,Hirsh教授一而再地加入到舞蹈行列,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脸上总泛着圣诞老人般慈爱而令人快乐的微笑了,因为他本人就很快乐,做着自己快乐的事情,那笑是由衷发出的快乐,所以才会有如此的魅力!他可以做到:因为倒时差睡不着,大冬天的自己一个人独自去游泳,然后提着一双拖鞋湿漉漉地从酒店会展厅穿过也不怕旁人笑话。他喜欢游泳,就去游泳。他说待会要去跳舞,就去跳舞,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是否有伴,就做自己喜欢并快乐的事情!(图 2)

图 2:Fred Hirsh教授与AME编辑

对于TLCR杂志的共同主编周彩存教授,我很感叹他惊人的记忆力。看似不经意间,他却把自己和Pirker教授主持的Chinese-Central European symposium中每一位讲者所展示的内容都详细地在采访中一一道来(图 3)。具体讲了些什么,可以期待稍后TLCR杂志刊登的周教授英文专访。

图 3:周彩存教授在CELCC大会中接受AME专访

Nevena Secen教授(Head of Department for Chemotherapy of Lung Cancer, University of NOVISAD),是一位优雅从容的Lady,一位善解人意的长辈。在她身上,我感受到什么叫有备而来。当说想给她做个专访的时候,她欣然接受。可是她不着急,要留时间给我准备。而后她特意挑在展区比较安静的时候才过来。原来,采访中要考虑到的很多准备因素她都早就心中有数了(图 4)。

图 4:专访后,Nevena Secen教授在展位上与AME编辑交谈

采访的最后,她拿着手上的TLCR杂志CELCC专刊说到,不管是文章的编辑排版,还是封面设计,都很令人满意。这些激起了她与我们合作的兴趣。在此,特别感谢在长沙负责编辑排版的同事,正是因为他们在背后的默默支持,我们才能这样自信地在国际的舞台上更好地展现AME平台。

谈到另一位朋友Branislav Perin教授,其实AME小编和Perin教授第一次见面源于13年的WCLC大会,到希腊大会、(Branislav Perin教授是大会共同主席)再到CELCC再次碰面,每一次见面越发觉得亲切,而Perin每次都对AME平台的发展表示高兴。在这次CELCC会议上,Perin教授的助手&学生Bojan Zaric医生还跟小编谈到了国际期刊给世界医学研究者交流带来的机会,最后他和Perin教授都给期刊平台写下了殷切的寄语。临别时,他们直接说“look forward to seeing you in next meeting, maybe in Serbia”(图 5)。

图5:Perin 教授与Zaric医生正在AME展位写下他们对学术平台发展的期望

到最后,不得不说说另一位可爱的Gyula Ostoros教授。第一天开完会,刚好回去的路上碰见他,小编们便与他一路同聊。原来,他还曾经在乐队拉小提琴呢。刚好街上传来了优美的提琴声,我们便站着听了一会儿。但我们不知道,他妻子在前面先走了。听完音乐后,在人群中他不停地叨念,“Where is my wife? Where is my wife?”问了他是否认得回酒店大概的方向,他说No! 妻子是他回家的指路灯,他说”I can’t live without my wife”。 这不禁让人被他们的恩爱所感动!但同时也可以理解,因为人的精力有限,既然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自己喜欢的事业上,生活的琐事就由自己的另一半操持吧。(图 6)

图6:Gyula Ostoros教授与AME编辑

这一路上其实还遇到了很多优秀的专家,以及有趣的事。以前没能深刻地体会到,汪社长曾对我们说过的,要对优秀的专家们心怀敬意。可是现在,我是打心眼里对他们深深的敬重,因为越来越理解为什么他们会那么忙碌。去医院拜访他们的时候,看到他们穿着白大褂或手术服,或在与病人交谈,或在实验室里专注地做实验;在大会上,依然为临床和科研的问题去探讨;开完会可能还担心着病人要赶回去;回家了,可能还要查文献,写文章。他们是医者,专注着如何去救助病人;他们也是科学家,去探索未知,更好地造福于后人。不管是坚守在Poster旁边的那位渴望着有人前来问津的,高高瘦瘦的年轻医生,还是幽默的大会主席,亦或是在大会上认认真真的讲者,还是把问题在会上大胆地抛出来的提问者,我都对他们深怀敬意!

笔者| 何朝秀、黎少灵,AME出版社科学编辑。

杂志简介

 

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简称TLCR,《肺癌转化研究》)是国际上第一本专注于肺癌转化研究的杂志。自2013年11月起,《肺癌转化研究》获得西班牙肺癌研究协会的学术支持。《肺癌转化研究》是一本面向国际的杂志,经同行互评,并开放获取。杂志内容囊括肺癌研究的各个方面,包括肺癌的预防,诊断和治疗。该杂志内容科学严谨,已成为一本有着全新医学信息,教育意义重大的医学杂志。

本文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AME头条| 黑马跑出:TLCR杂志CELCC专刊出炉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380

AME NEWS| CELCC开幕:Hi Wien!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475

CELCC开幕:AME展位的“邂逅”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476

点击【链接】可前往TLCR杂志官网阅读本期专刊:http://www.tlcr.org/issue/view/112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