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会议

CELCC 2014| Highlights:热烈的研讨大课堂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64期

何朝秀 , 黎少灵
关键词:

【编者按】短短十天内,AME 编辑转战希腊,巴黎,巴塞罗那,慕尼黑。一路披风而行,最后在维也纳,遇上了“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热烈。怎么说?请看下文。

11月29号的维也纳,气温只有2-3摄氏度,寒气逼人,天还下着濛濛细雨,可严寒抵挡不住的是,第十四届中欧肺癌大会(Central European Lung Cancer Congress,简称CELCC)的正常召开。一进到会场,人顿时温暖了起来。尤其是天花板上刻着传统宗教壁画,以及灯光讲台的布置,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音乐圣殿,又恍若置身于一个古老的讲学大课堂。(图 1)

图 1: CELCC大会现场和讲者风姿

这是中欧在肺癌领域非常重要的一个大会,一位来自斯洛伐克的参会女士介绍,每两年一届,她每届都会参加。在大会上,她可以了解到肺癌领域的最新进展,更重要的是可以和同道们进行交流。

会议整整持续了三天(11月29—12月2号),主要由Scientific Section, Satellite Symposium,以及Poster Section三大部分组成, 包括了分子生物学,影像学;个体化治疗,免疫治疗,靶向治疗,手术治疗,姑息治疗,辅助疗法的研讨,着重在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小细胞肺癌(SCLC)的讨论,其中也展示了不少中欧在肺癌领域正在进行的研究以及优秀的研究论文。

Interactive Session: Molecular Biology for Clinicians

在这个section,Ales Ryska教授总结了分子通路尤其突变在个体化治疗及耐药中的作用,在报告的最后,Ales强调应该尽量采取再次活检以获得更多的信息,而且应该继续发展更多针对各种靶点的药物,用药策略上也应该有所改变,不再单独针对单一的通路。

随后Jozsef Timar教授分析了临床病理学家在肺癌诊治及病人选择中的作用,目前肺癌在病理类型及亚型的鉴别诊断以及分子诊断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对标本的数量和质量上的需求也更严格,与此同时,人们也在努力发展出更多更灵敏的方法用于分子检测(比如针对EGFR突变检测,Sanger法,Quiagen,Cobas以及NGS都已经相当成熟)。他最后强调,病理科医生也应该遵从多学科原则,与临床医生、纤支镜医生等紧密合作。

Martin Filipits教授同意方法学越来越复杂,他紧接着在汇报中介绍了三种Next eneration Diagnostic Tools,NanoString,NGS和Digital PCR。其中Nanotring技术是利用特异的颜色标记探针,直接与不同的目标序列杂交,能够应用于基因表达分析,mRNA表达分析,CNV改变,融合基因等的检测。

这个session最后由Gyula Ostoros教授汇报Kras相关的研究进展,首先他列举证据说明Kras并无预后作用,但是EGFR-TKI的一个阴性预测因子。随后他讲述了Kras不同亚型突变的深入研究。首先,Kras c12,c13突变对比Kras野生型,在一线化疗中均无预测作用;而c12的四种亚型(G12C,G12V,G12D,G12A)则有着不同的预示作用,G12V/G12C较G12D/G12A有着更好的预后,但对EGFR-TKI更不敏感,而更能从化疗中获益。这些都强调,Kras在肺癌中是异质的和复杂的,需要更多的研究阐明。

Chinese-Central European Symposium

在Scientific Section中,该大会还设立了一个Chinese-Central European Symposium。TLCR杂志共同主编、上海肺科医院的周彩存教授介绍了中国以及上海地区的流行病学现状,中国男女性的肺癌发病率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且在不断上升的过程中,主要原因与吸烟、室内外污染、基因易感性等有关。在病理类型方面也出现了变化,鳞癌越来越少,而腺癌越来越多,其中EGFR突变在肺腺癌中的比例达到了68.27%。他提到肺癌的发病率在不吸烟的女性中也呈上升趋势,这让中欧的同行们有些意外(图 2)。

图 2: 周彩存教授介绍中国的肺癌流行病学现状

支修益教授讲述了中国肺癌的一级预防工作,首先向参会者介绍了这个月是中国的肺癌关注月。他认为肺癌的增多与5个“气”有关,大气污染(PM 2.5)、室内空气污染(吸烟、煮饭油烟、装修)以及“生闷气”(心理性格因素)。而作为最重要的一级预防措施就是禁烟,支教授认为目前中国的禁烟运动已经初见成效,但仍需进一步的立法和社会关注。(图 3A)。

与之相对,来自波兰的Jacek Jassem教授,也介绍了波兰的控烟政策(图 3B)。这期间引起了有意思的交流。 针对中欧专家对中国女性非吸烟者的肺癌发病率增加百思不得其解,支教授则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中国女性非吸烟者肺癌发病率增加,其实主要是因为受“气”,一是受大气污染(PM 2.5),二是受二手烟气(包括丈夫的烟气、室内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的二手烟气),三是受家庭煮饭的油烟气,四是受丈夫的闷气(心理污染)。这使得在座的大会主席Robert Pirker教授不禁感叹,“Women in China care so much about their husbands!”

图 3:支修益教授(左)、Jacek Jassem教授(右),分别在介绍中国、波兰的肺癌预防和控烟经验

接下来,吴一龙教授介绍了中国胸部肿瘤协作组(Chinese Thoracic Oncology Group, 简称CTONG)的由来及现状,并详细介绍了C-TONG目前正在进行的多项旨在改变临床实践的III期临床试验(图 4A),研究范围包括早期到晚期各线肺癌的治疗,引起了欧洲同道的强烈兴趣。王洁教授则总结了中国晚期肺癌的治疗进展(图 4B)。

图 4:吴一龙教授(左)在介绍CTONG正在进行的关于肺癌三期的各项临床实验,王洁教授(右)在介绍中国NSCLC的治疗策略

CELCC会议虽然不及WCLC这样上千人的大会宏大,但CELCC的自由探讨却是热烈而深刻的。例如在肺癌的预防和控烟的交流中,Jacek Jassem教授甚至讲到了他朋友的女儿是如何用自己对父亲的爱来劝阻父亲吸烟(图 5)。他说道,控烟措施甚至可以细到如此。

图 5: Jacek Jassem教授讲到了他朋友的女儿是如何用自己对父亲的爱来劝阻父亲吸烟

而且这次大会中的讨论之热烈,不是仅仅在某个section中,而是在每一个section的提问环节都是如此。在现场可以看到,接二连三的举手提问,以致递话筒的工作人员有时候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图 6)。有些section,往往因为时间关系而结束了提问,但有问题的听众依然会锲而不舍地在台下与相应的专家进行热烈的探讨。不仅如此,观众席上还不乏认真做笔记的学者。整个大会洋溢着一种好学,乐思,爱问,同时又不失轻松幽默的良好氛围。这不禁让小编想起了AME的蕴义:Academic made easy, excellent and enthusiastic!(欲穷千里目,快乐搞学术!)

图 6:来自听众席上四面八方的提问

笔者| 何朝秀、黎少灵,AME出版社科学编辑。

本文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AME头条| 黑马跑出:TLCR杂志CELCC专刊出炉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380

AME NEWS| CELCC开幕:Hi Wien!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475

CELCC开幕:AME展位的“邂逅”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476

点击【链接】可前往TLCR杂志官网阅读本期专刊:http://www.tlcr.org/issue/view/112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