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会议

EACTS 2014 AME播报| 移植领域登月梦:生物工程学心脏?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64期

黄雷
关键词:

编者按:第二十八届欧洲心胸外科年会(28th EACTS Annual Meeting)已在米兰落幕,虽未能奔赴前线,但小编还是邀请了学术沙龙的委员,对会议的一些精彩内容进行了编译和点评哦,未能抽空参会的医生们,请验货。

小花絮:今年EACTS大会主席Paul van Schil教授恰好是AME出版社旗下 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TLCR)杂志编委和客编。并在今天为TLCR组了6、8月两期专刊,点击【链接】即可阅读主席的得意之作。

“人类从首次横跨大西洋飞行到首次登月用了将近40年时间,而现在,距离首例心脏移植近40年之际,我们正在实现一个相似的梦想:生物工程学心脏”。——Gino Gerosa教授

2014年11月,欧洲心胸外科协会(以下简称EACTS)将在英国温莎EACTS总部主办第三届高级班模块:心衰的现状与未来展望学习班。EACTS新闻记者就课程内容采访了大会主席之一Gino Gerosa教授。

他说:“在第三届心衰学习班中我们将再次尝试纳入心衰领域各个层面的内容,从心衰的诊断、流行病学、影像学、生物学标志物,到左室辅助装置、完全人工心脏、组织工程学等先进治疗方法,旨在对心衰患者目前可获取的治疗进行一次综合全面的回顾。”

学习班授课人员包括全世界知名的心衰专家,其中包括心外科(含小儿先心病)医师、心内科医师及科研工作者,授课对象针对住院医师以及对心衰领域感兴趣并有一定工作经验的心脏外科医师。

授课内容首先是病理学教授Angelini(意大利)的两个讲座,他将解释心衰的发病过程,某种特定疾病如何导致心衰,以及心衰的诊断。此后Feltrin(意大利)教授将会就心衰生物学标志物进行深入分析。Osswald医生(德国)会对当前心衰药物治疗以外的替代治疗方法进行评价,比如植入式心脏复律除颤器的再同步化治疗以及双心室起搏治疗。

随后Schulze医生(纽约)将会对心衰的最佳药物治疗进行探讨,从一位心内科医生的视角对目前治疗心衰可用的药物进行评价,提出自己的见解。

Gerosa补充说“我们还会对心衰的手术治疗进行深入评价,包括二尖瓣修补和置换,以及心脏再血管化治疗。我们要把目前已知所有的治疗方法以及选择进行解读、讨论并加以理解,这一点很重要。心衰是一种高度复杂化的疾病,具有多种治疗方案,选择正确的方法很关键”。

病例报道

“我们将呈上一些病例报道,征求参会者的意见,允许他们对不同治疗方案的选择进行讨论,参与决策制定的全过程。” Gerosa解释说,“病例讨论让参会代表们有机会去理解如果根据心衰患者的临床状况选择合适的治疗策略,本期讨论内容仍将令人感到兴趣十足”。随后课程会就心脏移植的内容进行讨论,特别是围绕供体短缺的话题进行。

Gerosa解释说,由于很少有心功能良好的人群早年死亡,很多国家都存在供心减少的情况。由此引发人们对供心短缺的担忧。一种解决办法是依靠组织工程学,在本期课程的“器官工厂(oragn factory)”部分中,我们将就再生医学及其用于治疗心衰患者可能性进行讨论。

Gerosa教授说“人类从首次横跨大西洋飞行到首次登月用了将近40年时间,而现在,距离首例心脏移植近40年之际,我们正在实现一个相似的梦想:生物工程学心脏”。

wetlab

本次课程还包括一直广受欢迎的wetlab部分,本次将由Thoratec公司赞助。这一动手环节可以让参会者完成Thoratec公司的HeartMate心室辅助装置的安装。

补充说,“wetlab部分给了参会者将理论付诸实践的一个机会,这赋予了他们对其手术技巧进行评价、改进的机会,在此可以得到世界知名专家一对一的辅导”。

课程还包括了机械辅助循环的内容,包括短期心室辅助装置的选择以及完全人工心脏。

以上内容摘选编译自EACTS 2014 Daily News.

译者点评:

译稿搁笔之际,我不由得为EACTS对本期心衰学习班的精心安排赞叹。授课内容之丰富,讲者阵容之强大,相信一定会令参会者受益匪浅。正如Gerosa教授所讲,心衰作为一种高度复杂化的疾病,即使到今天,其治疗仍然是心血管科医生的一大挑战。新技术、新方法不断涌现,选择个体化的循证治疗策略是关键。本期EACTS的心衰培训模块的办会主旨充分体现了这一点,授课专家从基础到临床、从内科到外科,多视角讲授自身相关领域的前沿进展以及对心衰的独到理解,随后的病例讨论则是将理论付诸实践的过程。临床医学从来不是纸上谈兵。经典的病例,与会者的积极互动,以及大师深入浅出的点评会让这些理论进一步得到升华,值得学习。最后不得不说wetlab环节的心脏辅助装置的模拟手术也是吸引我的另一个亮点。到现在我还对自己参加的一次生物瓣置换培训班记忆犹新。虽然是在猪心上模拟人的手术,但是收获绝对比观摩手术N次要大得多。正如文中所讲“专家一对一的辅导使其有机会对其手术技巧进行评价、改进”,应该说对年轻医生的成长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总之,通过这次翻译,我对国外大型会议的培训项目有了更新的认识,其中诸多亮点之处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笔者| 黄雷,男,主治医师。现于天津市第三中心医院心脏中心从事临床、教学工作,参与冠脉搭桥、瓣膜置换等心外科常见手术上百台。近5年来以第一或第二作者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发表论文6篇。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链接】:http://www.tlcr.org/issue/archive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