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会议

AME特邀来稿| ESTS Master Cup 普胸外科界的世界杯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64期

汪灏
关键词:

【编者按】European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ESTS)历来重视年轻医师的培养,ESTS Master Cup便是其极具代表性的一个会议专场,以别出新颖的欧美亚三大洲代表队的病例临床决策大赛获得大家的关注。2015年的ESTS Master Cup将有“大动作”。其中,亚洲队将有来自亚洲的6名队员参加,中国可以申请其中2-4个名额(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浏览ESTS 2015年病例辩论赛亚洲队精英辩手选拔赛相关事宜)。这6名队员将代表全亚洲参加辩论赛与来自欧洲和美洲的胸外科医生同台竞技。在此,我们特别邀请到来自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胸外科、有着多次参加ESTS以及在多个国际胸外科大会发言经验的汪灏医生跟大家分享ESTS Master Cup的“前世今生”。

世界杯是每一位足球运动员毕生追求的至高荣誉,也是全世界足球爱好者们不容错过的盛会。而在国际普胸外科界也存在着一项世界范围内的赛事——欧洲胸外科医师学会(ESTS)每年一度的Master Cup临床病例决策大赛,其水平之高、内容之精彩,堪称普胸外科医师们心目中的世界杯。

该项赛事至今已经举办了五届,按惯例安排在ESTS年会第一天的开幕式之后进行,通常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一千多名专家学者和青年医师参与。该赛事以形式别出心裁、交锋犀利激烈、内容全面深入、前沿与实用并重而著称,目前已成为ESTS年会上最具特色、最引人入胜的金牌项目。笔者及所在团队有幸在现场聆听了四届赛事,下面向大家做一简单介绍。

一.历史沿革

该赛事最早起源于2009年在波兰克拉科夫市举办的第17届ESTS年会。既往各届年会的继续教育课程采用的是专家讲座的方式,与其它会议相比其授课形式雷同而显得沉闷乏味。面对着台下无精打采的听众,ESTS委员比利时鲁汶大学的Dirk Van Raemdonck教授提议增加一个专家辩论(Professor Debates)的单元。首次出战的是美国的David Sugarbaker教授和瑞士的Walter Weder教授,辩论的题目是Surgery for mesothelioma:before or after chemotherapy? 两位造诣深厚、能言善辩的教授口若悬河、唇枪舌剑、旁征博引、妙语连珠,给昏昏欲睡的会场引爆了激烈磅礴的气氛。现场听众们或聆听高见,或点头称赞,或击掌叫好,或举手发难。激情四溢的交锋持续了半小时之多,辩者、听众、主持无不大呼过瘾!ESTS病例辩论赛从此一炮打响!初获成功的ESTS委员们立即决定在下届年会中正式推出临床病例决策大赛,还郑重其事地为胜利者制作了一个比赛奖杯,命名为Master Cup(大师杯)。

Master Cup第一届:首冠花落欧洲

2010年在西班牙的瓦拉杜利德市举办的第18届ESTS年会上正式诞生了Master Cup大赛。在首届比赛中,ESTS邀请了两位老大哥——北美洲的AATS(美国胸外科学会)和STS(美国胸外科医师学会)共同参赛,比赛内容是临床病例的决策及辩论,以观众们的最后投票数决定比赛的成绩。本次大赛可谓大师云集、精英荟萃、熠熠生辉,让我们铭记一下首届大赛的出场高手们:ESTS代表队Michael Mueller(2010年ESTS学会主席)、 Dirk Van Raemdonck(2013年ESTS学会主席)、Gunda Leschber(2011年ESTS学会主席) Toni Lerut(2000年ESTS学会主席); AATS代表队Alec Patterson (2009年AATS学会主席)、 Frank Detterbeck (Yale University)、Garrett Walsh(MD Anderson)、Todd Demmy; STS代表队 Douglas Wood (2014年STS学会主席)、 David R Jones(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Stephen Cassivi(Mayo Clinic)、Michael Maddaus。借助着天时地利人和的主场优势,欧洲队最终如愿获得了首届大师杯。

Master Cup第二届:诸神之战

首届比赛失利的消息传到北美大陆,让美加的胸外科学者们大跌眼镜。从历史底蕴来看,AATS作为国际上最负盛名的胸外科学会当时刚刚庆祝了90岁的华诞,就连STS也已度过了46年的光辉岁月,而ESTS却仅有短短18年的历史,这就好比有着辉煌历史的联赛豪门球队和经历了多年磨练的老牌劲旅输给了初出茅庐的青年队,北美双雄的心情想必是十分的郁闷。于是2011年在法国马赛市举办的第19届ESTS年会的第二届Master Cup大赛中,AATS和STS两大学会异常重视、联袂出击,誓与欧洲队再争高下。与此同时,日本胸外科学会(JACS)闻讯也主动要求参赛,于是本届比赛演变成了四个国际顶尖学会间的“诸神之战”。经过精心准备的美洲专家们在本次大赛中可谓是顺风顺水,砍瓜切菜、干脆利落地击败了另外两队会师决赛,并最终在美洲德比战中由STS代表队笑到了最后。

Master Cup第三届:美洲队梅开二度

2012年在德国埃森市举办的第20届ESTS年会上,首次以大洲(欧洲、美洲、亚洲)为单位组队参加比赛。从此之后,三大洲比赛的组队方式从此延续至今,Master Cup也正式升级为“世界杯”。本次大赛规则较以往有了大幅度的修改:每一轮由主持人提出一个临床疑难病例及三个治疗策略,首先由观众们投票支持自己认为的最佳策略,然后由三个队的代表基于各自策略充分阐述论据并互相辩论(每个病例花时45分钟),最后由观众们再次投票,根据票数的增减决定这一轮的优胜方。修改后的规则对于辩论的技巧要求陡然增加。由AATS和STS两大学会强强联合组队的美洲队自然实力超群,在经过了八轮波澜不惊的比赛之后兵不血刃地蝉联了桂冠(图1)。引人瞩目的是,来自香港大学玛丽医院的Alan Sihoe教授作为亚洲队的代表出战,这是ESTS Master Cup大赛上首次出现来自中国的声音。

图1:第三届Master cup大赛获胜者美洲队

Master Cup第四届:欧洲队的复仇之战

2013年在英国伯明翰市举办的第21届ESTS年会上举办了第4届Master Cup大赛。本次比赛的赛制与上一届基本相似。在被美洲的同行们连续两次夺魁之后,作为东道主的欧洲学者们自然颜面无光。在痛定思痛、卧薪尝胆一年之后,欧洲队卷土重来、精英尽出:当届学会主席Dirk Van Raemdonck教授作完主席开幕致辞之后立马披挂上阵,与候任学会主席Federico Venuta教授联手率领欧洲队与美洲队杀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那届比赛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在经过了前九轮的鏖战之后,两队依然是难分难解。终于在最后一轮比赛中,欧洲队金球制胜,赢得了这场复仇之战的胜利(图2),并将欧美两洲冠军的总数扳为2:2平。在此次ESTS年会上,中国胸外科医师学会(CATS)作为学术团体应邀出席(图3),并由会长王天佑教授担任了此次亚洲代表队的主教练。

图2:第四届Master cup大赛获胜者欧洲队

图3:中国胸外科医师学会参加ESTS 2013年年会

Master Cup第五届:王者之战

既往四届比赛出战的选手均为各洲各学会的顶尖大师和有丰富经验的高年资医师,在保持了比赛的高水准之余亦存在着一大遗憾——年轻医师们参与甚少。为了充分展示年轻医师们的风采,同时也是检验各大洲的胸外科医师培训体系的水准,2014年在丹麦哥本哈根市举办的第22届ESTS年会上,Master Cup大赛的赛制又有了较大的修改:(1)三大洲代表队分三轮两两对决,每轮比赛由另一队的队长出题(每轮24题);(2)比赛中每队由1名低年资住院医师做为主要答题人,并由3名高年资医师提供参考意见;(3)取三轮预赛总得分前两名的队伍进入最后的决赛,由ESTS和AATS学会主席亲自加赛12题(图4)。观众按自己支持的队伍分成三大阵营(在手腕上带上不同颜色的手链以示区别)为本队加油助威。每当一题正确答案公布之际,观众们或鼓掌助威,或扼腕叹息,如痴如醉,乐在其中。

图4:第五届Master Cup 大赛(第一轮 亚洲队 vs 美洲队)

本次大赛过程跌宕起伏、惊心动魄。首轮比赛亚洲队vs美洲队,志在卫冕的欧洲队队长Dirk Van Raemdonck教授满怀信心、口吐莲花般地列出了24道精心准备的赛题,亚洲队在队长Alan Sihoe教授的率领下沉着应战,以18:15旗开得胜,爆出了一个冷门。第二轮比赛亚洲队vs欧洲队,美洲队长D’Amico教授提出了难度颇高的24道赛题,两队仅仅交出了9:9的答卷。第三轮比赛,美洲队vs欧洲队,美洲队以20:18胜出。于是在三轮总分上美洲队以35分(满分48分)遥遥领先,毫无争议地率先进入决赛,而亚洲队和欧洲队则以27:27平分秋色。谁能晋级决赛?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比赛规则居然是两队抛硬币!(对的,你没有看错!) 历史上,秉承了文艺复兴运动之后蓬勃发展的理性科学思维以及平等公正的人文信念的欧洲绅士们也经常时不时地玩一次幽默,类似的情况在1968年举行的欧洲杯足球赛的半决赛赛场上就曾经发生过。当届东道主意大利队在那不勒斯市的圣保罗大球场与前苏联队狭路相逢,在激战了120分钟而互交白卷之后,就是以抛硬币的方式让对手饮恨而归(当时的晋级规则就是抛硬币而不是互罚点球;获胜的金手来自于意大利队长法切蒂,他也是意大利队历史上“四个最伟大的左后卫”之首,资深足球迷对此应该不会陌生)。不谙规则的亚洲队果然运气不佳,不过这也是亚洲队在历年比赛中的最佳战绩了。侥幸晋级的欧洲队在决赛中也失去了命运女神的垂青,在这场异常激烈的王者之战中以8:9负于美洲队。最终美洲队第三次举起了大师杯(图5)。

图5:第五届Master cup大赛获胜者美洲队

二.聚焦亚洲之队

回顾ESTS Master Cup的历史,可以发现基本上是欧洲和美洲的学者们各领风骚、轮流问鼎。客观的说,亚洲队的战绩仍有待于突破。聚焦亚洲之队存在哪些劣势和不足?让我们听听专家们的见解吧。

Dirk Van Raemdonck教授(第四、五届大赛欧洲队队长):首先我想说,规则和主场优势帮了我们很大的忙(笑)。我认为,循证医学的思维在临床病例决策中至关重要。循证医学起源于欧洲,目前已经成为现代医学包括外科领域内的指导思想。欧洲的医学培训系统中非常重视最新的循证医学证据的获取和应用。你也看到了,每次辩论大赛中的论据也主要来自循证医学的证据。此外,比赛是一个团队合作的过程。在欧洲,在ESTS的努力下,各国的胸外科医师们经常能够聚集在一起充分交流探讨,彼此也非常熟悉。

Thomas D’Amico教授(第五届大赛美洲队队长):坦率地说,我觉得亚洲队在下列环节存在着先天的劣势:第一是语言问题,美洲队的队员都来自于美国和加拿大,英语作为我们的母语自然不在话下,但对于亚洲队而言这仍然是个问题。第二是医师培训系统的问题,在北美的各个胸外科专科培训中心都执行统一的培训计划和考核标准,毕业的医师们都具备了相当的独立执业的能力。这种统一的高水准的培训系统是确保北美地区胸外科医师能力的最可靠的保证。

谭黎杰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我有幸在现场观摩了两届比赛,我的感受是:第一,国内的医学教育大多以老师授课-学生接受为主,医学生们满足于知识的简单记忆,而很少主动去思考为何如此,因此国内外年轻医生的医学思维能力相比存在着很大的差距,这也在临床实际的能力中明显地体现出来。第二, 东方民族的秉性含蓄内敛,往往不善于有效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在高水平的专业辩论中尤其不利。

Alessandro Brunelli教授(ESTS学会秘书长): 我很欣喜地看到亚洲队的长足进步,虽然在胸外科医学水平上亚洲与欧洲和美洲之间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我希望亚洲队在Alan Sihoe教授的带领下认真备战。我们2015年里斯本见!

(感谢ESTS学会秘书长Alessandro Brunelli教授和专职秘书Sue Hesford女士提供相关历史资料)。

 

笔者| 汪灏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胸外科主治医师,主要从事普胸外科疾病的基础研究和临床工作,同时负责中山医院胸外科各病种信息数据库的管理和定期随访工作。以第一作者发表SCI论文三篇,受邀出席国际学术会议美国胸心外科学会(AATS)年会、欧洲胸心外科学会(EACTS)年会、欧洲胸外科医师学会(ESTS)年会并做大会报告3次,获得2014年度ESTS学会FSTCVS TRAVEL GRANT。

 

相关链接:

ESTS 2014| 北欧“世界杯”现场赛事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35

ESTS 2014| 欧洲队总教练Van Raemdonck领你看遍ESTS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36

点击【链接】即可浏览ESTS 2015年病例辩论赛亚洲队精英辩手选拔赛事宜。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483

注意:申请ESTS的学生会员(Trainee Member)的前提是申请参加本次病例辩论赛。申请人在申请参加本次大赛时作相关说明,即可同时申请 ESTS的学生会员,以获得参赛资格。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