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会议

ESTS专刊| 分子生物学对胸外科医生的影响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64期

冷雪峰
关键词:

【编者按】 本文是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JTD)杂志即将推出的2014年ESTS大会专刊 “胸外科手术:欧洲视角”其中“The biomolecular era for thoracic surgeons: the example of the ESTS Biology Club”一文的解读。该专刊由大会秘书长 Alessandro Brunelli教授担任客座编辑,6月份会在哥本哈根举行的第22届欧洲普胸外科大会与读者见面。

一、分子生物学时代逐渐走入胸外科医生的视野

胸外科医生在临床胸部疾病的诊治过程中,如果对疾病发病机制等基础认知有更深了解的话,那么也将对患者的治疗提供更好的管理方案。基于此,越来越多现代胸外科医生意识到无论是在病房中还是在手术室,投入到关于遗传、表观遗传学知识的掌握,将带领自身和患者走向光明的未来。

二、技术与平台在分子生物学临床应用中的支持与作用

EGFR在肺癌中突变的影响将很多胸外科医生引领进了分子生物学时代的大门。作为临床医生,你可以轻松的推荐患者去做低剂量胸部CT扫描(LDCT),但是如何轻松有效的将分子生物学转化为医生的临床实践,并指导患者的个体化治疗呢?随着近几十年的发展,高通量和高分辨率技术在肿瘤遗传和表观遗传应用的进步,如新一代基因测序、杂交分析等已经为临床医生带来了便捷。在欧洲,拥有像欧洲胸部肿瘤平台(European Thoracic Oncology Platform)这样的机构,能使肿瘤中心的基因学检测变得更加有效,并且提供更新的靶向治疗思路。作为欧洲胸外科协会(ESTS)也不断认识到,与美国胸外科协会(AATS)这样的机构建立共同协作关系能够吸引更多更优秀的胸外科成员,在国际上瞩目的学术机构带给大家关于分子生物学及其通路等一系列研究的成果。这也将成为今后胸外科分子生物学发展所要依靠的支柱之一。

三、分子生物学在胸部肿瘤中的应用

分子生物学的研究在胸部肿瘤认知、诊治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尽管非小细胞肺癌(NSCLC)可由多种因素引起,研究者们还是不断探索出了其在遗传、表观遗传方面的改变,包括2011年对肺腺癌进一步分型等工作使得大家对NSCLC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在遗传学方面,基于驱动突变基因如EGFR, KRAS, HER2, BRAF, PIK3CA, AKT1, MEK1, NRAS, EML4-ALK 和 MET作为靶点治疗,已经在临床取得了很有意义的成效。

恶性胸膜间皮瘤是胸外科中恶性程度很高的一种肿瘤性疾病,在过去几十年中,在这类疾病诊断和预后方面并未发现确切的分子标记。但随着分子生物学时代浪潮的推进,对肿瘤抑制因子NF2突变,CDKN2A、BAP1缺失等的研究,让我们对胸膜间皮瘤的发病机制有了更深的认识。

四、未来展望

迄今为止,针对肿瘤特定分子或分子相关通路的靶向治疗是被认为最为有效的个体化治疗。在现代医学的发展中,胸外科医生应该将自己转变成为胸外科科学家的身份。他们将不仅拥有令人赞叹的手术技巧,也具备对胸科疾病分子生物学相关的基础和临床研究高度关注的热情,再把协作精神合并在一起,那么将会为患者的诊治带来最佳的解决方案。

原文题目:

The biomolecular era for thoracic surgeons: the example of the ESTS Biology Club

笔者|冷雪峰,成都大学附属医院胸心外科,AME 学术沙龙委员。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点击链接可查看英文原文:http://www.jthoracdis.com/article/view/2489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