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会议

WCLC 2015|广医一院何建行教授肺癌团队:预后系列研究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64期

黎少灵
关键词:

编者按:第 16 届世界肺癌大会(WCLC)于 9 月 6-9 日在美国丹佛举行。WCLC 是国际上最大的肺癌研究盛会,云集来自全球最优秀的肺癌研究者。本届 WCLC 上,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何建行院长的肺癌团队硕果累累,共有 12 项展示,其中口头汇报 3 项,壁报展示 9 项,涵盖外科技术、治疗策略、预后研究、转化研究、药物治疗等重要领域。

何建行教授肺癌团队本届WCLC研究展示汇总

 

下面将详细介绍预后方面的几项研究:

口头汇报

Prognostic Impact of Cancer-involved Lymph Node Ratio in Resected NSCLC Differ between ‘N1’ or ‘N2’ Disease

主要完成人:梁文华

背景:淋巴结转移的范围(N分期)和严重程度(转移阳性个数)直接影响到 NSCLC 患者的预后,而作为评判手段的淋巴结取样或清扫是否充分(可以用淋巴结检出个数间接衡量),也被证明存在影响,检出的个数多,更有可能发现转移阳性的淋巴结以及清除潜在的恶性病灶。淋巴结转移比例(Lymph node ratio, LNR)是一个综合性的指标,用转移阳性个数除以检出淋巴结个数计算得出,结合并放大了两者的优势,已经被大量文献证实与 NSCLC 预后具有很强的相关性。总所周知,肺内/肺门淋巴结(N1)与纵隔淋巴结(N2)区别很大,临床处理策略也不同,然而既往使用 LNR 时,均未区分 N1 和 N2,这个可能存在偏倚,尤其是将来 LNR 有可能会进入分期系统时,我们要更加慎重对待。因此,本研究拟分析不同的 LNR 在病理诊断为 N1 或 N2 的病人之间的预后差异。

方法:收集 2009 年 9 月到 2011 年 12 月在本中心行根治性切除加系统性淋巴结采样的连续性患者队列。肺内/肺门淋巴结的 LNR 记为 LNR1,纵隔淋巴结的 LNR 记为 LNR2。由于 LNR 的 cut-off 值仍未有定论,因此 LNR 将以连续性变量的形式进入 Cox 回归模型生存分析。为了避免复发后治疗的影响,我们选择无病生存期(disease free survival, DFS)作为主要终点。

结果:一共有 681 例患者进入分析,中位随访时间为 3.12 年,平均淋巴结清扫个数为 20.6,平均阳性淋巴结个数为 1.76,分析结果如下表:

如结果所示,总体 LNR 在总体人群中是一个明确的预后因素(HR 11.75, 95% CI 6.99 to 19.75; P<0.001)。细分来看,对于病理诊断为 N2 的患者,LNR 和 LNR2 的预后分层作用均存在,但 LNR1 没有预后作用 (HR 0.99, 95% CI 0.48 to 2.06; P= 0.99)。对于 N1 的患者,LNR 是很强的预后因子(HR 36.17, 95% CI 6.23 to 210.13; P<0.01),而 LNR1 的预后作用亦不显著 (HR 3.19, 95% CI 0.87 to 11.66; P=0.08)。

结论与讨论:这个研究说明,在使用 LNR 进行预后判断的时候,应该区分 N1 和 N2 患者。对于 N1 患者,使用总体 LNR;对于 N2 患者应该使用 LNR2(即纵隔 LNR)。分析原因,对于已经被评为 N2 的患者,N1 站淋巴结的转移情况不会引起分期的改变,而且所有 N1 站淋巴结已经随着整个肺叶一起被切除,因此亦不存在潜在恶性细胞残留的情况。

壁报展示

Pulmonary Lymphoepithelial-Like Carcinoma: A Surveillance, Epidemiology, and End Results Database Analysis

主要完成人:何嘉曦 沈建飞 梁文华

背景: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关于肺淋巴上皮瘤样癌的研究报道很少,多数为病例报道而且均集中在亚洲。因此,作者拟通过美国 SEER 数据库对西方人群的肺淋巴上皮瘤样癌进行一项描述性研究,从而了解该肿瘤类型在西方人群中的流行病学特征。

方法:作者基于美国 SEER 数据库,提取了从 1973 年到 2012 年 12 月所有原发肿瘤在肺部而且病理确诊为淋巴上皮瘤样癌的患者的个人资料,包括年龄、性别、肿瘤部位、生存资料等。使用单因素和多因素分析比较不同特征的患者的生存差异以及明确淋巴上皮瘤样癌患者的独立预后因子。

结果:在 2004 年的 WHO 肿瘤分类中,淋巴上皮瘤样癌属于大细胞癌分类。而在 2015 年最新的 WHO 肿瘤分类中,淋巴上皮瘤样癌已经从大细胞癌分类中独立出来属于未分类癌。然而这种分类是基于其病理学表现与其他大细胞癌不同。从我们的研究结果可发现,肺淋巴上皮瘤样癌的 1,3 和 5 年的生存率明显优于其他病理类型肺癌,1,3 和 5 年的生存率为 85.6%、74.5% 和 55.2%。我们未发现手术治疗能改善淋巴上皮瘤样癌患者的总生存,而在手术与非手术的患者中,淋巴上皮瘤样癌患者的总生存均优于大细胞肺癌、肺腺癌以及肺鳞癌的患者。在多因素分析中,我们未发现与淋巴上皮瘤样癌相关的独立预测因子。

总结:在西方人群中,肺淋巴上皮瘤样癌依然是罕见的病理类型肺癌。从 SEER 数据库中我们发现淋巴上皮瘤样癌患者多为早期患者,大部分早期患者接受了手术治疗。无论手术与否,淋巴上皮瘤样癌患者都有理想的预后,而且明显优于其他大细胞肺癌、肺腺癌和肺鳞癌患者。

 

The Impact of Post-Operative Adjuvant Chemotherapy for Resected NSCLC in the Real-World Setting: Single Center Experience

主要完成人:梁文华

既往多个 RCT 及 Meta 分析已经证实,对于 II-III 期及部分 Ib 期 NSCLC 根治术后行辅助化疗能够减少复发,取得更好的术后生存,目前已经成为临床常规。然而,真实世界中,尤其是中国人群,辅助化疗对术后复发和生存的作用仍未有太多报道。因此,我们通过上文中的数据库进行分析。

结果显示:队列中共有 372 个患者接受了辅助化疗,224 个患者未接受辅助化疗,85 个患者没有明确记录辅助化疗情况。截止至最后一次随访,总共有 175 个复发事件及 47 个死亡事件发生。单因素分析显示接受了辅助化疗的患者,其 DFS 明显差于未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HR 1.94, 95%CI 1.40 to 2.67; P<0.001)。加入未有明确化疗记录的患者到无化疗组 (HR 1.88; P<0.001) 以及剔除 I 期病人 (HR 1.36; P=0.17) 均为改变趋势。另外,校正了其他的预后因素,比如分期,病理类型,胸膜浸润,脉管癌栓等,辅助化疗的劣势仍然存在。另外,在所有接受了辅助化疗的患者中分析,我们观察到接受含铂基础方案(HR 0.64, 95% CI 0.38 to 1.07; P=0.09) 以及完成 4 个或以上化疗周期的患者(HR 0.73, 95% CI 0.52 to 1.01; P=0.05)预后较优。

这个研究提示,在真实世界的回顾性分析中,辅助化疗的获益未能重复,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患者的身体条件未必适合接受辅助化疗,具体的判定因素及选择患者的标准仍待进一步探索。

 

PD-L1 Expression Is Not Associated with Disease-Free Survival in NSCLC Patients Who Underwent Radical Resection

主要完成人:梁文华

针对 PD-(L)1 免疫逃避通路的治疗已经成为新的主要治疗方式,其中 PD-L1 的表达有可能成为治疗的生物标志物。在多个癌种中均已证明 PD-L1 的表达与预后相关。然而,在早期 NSCLC 中,其预后作用仍有争议,尤其在肿物已经被完全切除的情况下,原发肿物的 PD-L1 表达对预后的作用值得探索。

收集上述队列 681 例患者的标本,用 PD-L1 (E1L3N ®) XP ® Rabbit mAb 抗体进行免疫组化检测,表达比例在 10% 以上认为是阳性表达,Hscore 大于 100 认为是 PD-L1 高表达。结果发现,不管表达与否(HR 0.93, 95%CI 0.69 to 1.25; P=0.61),抑或表达高低(HR 0.88, 95% CI 0.59 to 1.31; P=0.54),均未显示与 DFS 相关。而且表达与否在不同亚组中均未见与预后相关。

此项研究认为 PD-L1 的表达对 NSCLC 术后 5 年内的复发或预后没有影响,提示我们进一步探索以 PD-(L)1 通路为代表的免疫逃避机制是否在手术完整切除之后发生改变。

 

Blood Loss Volume during Surgery Is a Significant Adverse Prognostic Factor in Patients with Stage I to IIIA Resected NSCLC

主要完成人:梁文华

目前仍未有专门的研究探索术中出血量对远期生存预后的影响。我们使用一个多中心数据库进行分析。共有 5,762 例行 NSCLC 根治性切除的患者进入分析。平均失血量为 218.4±197.2 mL,中位失血量为 200 mL (0-5000 mL)。结果发现,失血量在 200 mL 以内时,患者的预后 (median OS, 98.8 vs. 76.0 months;HR 0.756, 95% CI 0.691 to 0.829)。校正分期,手术方式等因素后,结果一致(HR 0.791, 95% CI 0.716 to 0.874)。我们同时观察到,失血量与手术总时长 (r=0.21, P<0.001), 引流天数 (r=0.17, P<0.001),ICU 停留天数 (r=0.11, P<0.001),胸液引流量 (r=0.05, P=0.04),以及可能与淋巴结清扫站数(r=0.03, P=0.06)相关。本研究提示术中出血量影响远期生存,出血量越大,预后越差。因此超过 200 mL 出血量的病人需要更密切的恢复策略。另外,我们认为,出血量可能是一个对手术创伤的综合性反映。

 

编辑|黎少灵,AME出版社。

WCLC 2015 专题

 

点击“链接”,进入官网查看 AME 旗下期刊。http://www.amepc.or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