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会议

WCLC 2015|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系列研究亮相2015年世界肺癌大会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64期

李少雷 , 黎少灵
关键词:

编者按:第 16 届世界肺癌大会(WCLC)于 9 月 6-9 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有着“Mile High City”之称的丹佛举行。作为最负盛名的国际肺癌研究盛事,历届 WCLC 会议云集世界各地最优秀的肺癌研究者。本届 WCLC 大会,中国众多杰出肺癌研究专家也奔赴会议现场,与世界同道分享研究硕果。值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以及即将来临的国庆之际,这无疑给祖国最好的献礼。今天,让我们先来看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在今年世界肺癌大会的研究成果汇报,一睹为快。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系列研究之大会发言

发言详细报道会在发言当天刊出,敬请留意~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系列研究之壁报(Poster)展示


壁报摘要:

1.术前新辅助克唑替尼治疗两例 ALK 阳性的肺腺癌患者的探索性治疗报道

对于可手术切除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新辅助药物治疗包括术前化疗和靶向治疗。术前化疗应用较为广泛,但术前靶向治疗的应用仍较少。我们在世界范围内首次报道两例术前应用克唑替尼的 ALK 阳性的 N2-IIIa 期肺腺癌,并成功接受根治性手术切除治疗的患者。两例患者均在术前每日口服两次 250 mg 克唑替尼,应用 30 天后复查评效,疾病均获得了明显缓解,在两周内接受根治性手术治疗。服药期间未见明显不良反应,围手术期无严重并发症,术后恢复良好,两例患者术后均证实为 N2-IIIa 期肺腺癌,病理疾病缓解率大于 50%,其中一例患者术后接受了标准放化疗治疗,另一例患者接受了术后放疗及克唑替尼辅助治疗。我们认为,开展新辅助克唑替尼用于可手术切除 ALK 阳性的肺腺癌患者的临床研究势在必行。

作者|李少雷,杨跃*,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外科。

 

2. TR4 通过调控 EMT 表型促进非小细胞肺癌的转移相关研究

背景与目的:TR4(testicular orphan receptor 4,睾丸激素孤核受体4)参与调控实体肿瘤生物学过程的作用已被证实,然而,TR4 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发生发展的作用以及对此类癌症患者预后的影响尚不清楚。本课题主要目的为研究 TR4 在 NSCLC 组织中的表达状态,对患者预后的影响,及其与肺癌发生发展之间的关系,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其在 NSCLC 诊断及预后方面的意义及应用价值。

方法:收集 1995 年至 2009 年 291 例不同病理类型的 NSCLC 石蜡组织切片,应用免疫组织化学法(Imunohistochemistry,IHC)检测 NSCLC 肿瘤组织中 TR4 蛋白的表达。根据 TR4 蛋白表达情况,与临床随访结果相结合,进行单因素(log-rank 检验)和多因素(COX 回归)等统计学分析处理,从而揭示 TR4 对 NSCLC 患者术后生存的影响。在肺癌细胞系中,通过 TR4 基因过表达和敲低探究其在肺癌细胞中扮演的角色。Transwell 和集落形成试验探讨TR4对肺癌细胞的转移、侵袭及增殖能力的影响。实时定量 PCR,免疫印迹 western blotting 和免疫荧光染色法检测 TR4 对肺癌细胞系表型上皮-间质转化(epithelial-to-mesenchymal transition ,EMT)的作用。

结论:IHC 结果显示,TR4 在肺癌组织中表达较高,主要为浆表达或核/浆共表达,而配对正常肺组织染色弱阳性或阴性。此外,高表达的 TR4 与淋巴结转移、TNM 分期、肿瘤脉管癌栓及预后不良显著相关。我们观察到,TR4 基因过表达和敲低能显著影响肺癌细胞系的增殖、侵袭以及转移能力。异常的 TR4 表达可能参与一些 EMT 相关因子的表达调控。我们的结果显示,TR4 在 NSCLC 样本中表达明显增高,且与较差的临床病理特征相关。TR4 可能通过 EMT 机制促进 NSCLC 细胞系转移、侵袭能力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作者|张理意,北京大学临床肿瘤学院胸外二科2014级博士研究生,导师:杨跃教授。

 

3. 中国多中心(ChART)胸腺癌外科治疗的远期生存分析

背景与目的:胸腺癌是来源于胸腺上皮的一类高度恶性肿瘤,其十分罕见且有别于胸腺瘤。胸腺癌的治疗和预后方面存在颇多争议。较大样本的 3 个报道分别来自美国 SEER 数据库、欧洲 ESTS 数据库和日本多中心数据库,本文报道来自中国的多中心大样本回顾性生存数据。

方法:2012 年 6 月中国成立中国胸腺瘤协作组(ChART),建立了回顾性数据库,从 1994 年 1 月至 2012 年 12 月,共录入胸腺上皮肿瘤 1930 例。其中“胸腺癌”为 329 例。分析治疗特点,计算远期生存并分析相关预后因素。

结果:329 例患者中,R0 切除者 211 例,R1 切除者 34 例和 R2 切除者 84 例。3、5 和 10 年生存率分别为 78.3%,67.1%,47.9%。不同 Masaoka-Koga 分期之间生存率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01=。完全切除患者(R0)生存优于非完全切除者(R1/R2),生存具有统计学差异(P<0.001=。术后化疗与否患者生存无统计学差异(P=0.873)。术后辅助放疗或放化疗患者生存优于无术后辅助放疗者(P<0.001=。进一步分层分析,R0 切除的 Ⅲ/Ⅳ 期患者和 R1/R2 切除术后的患者联合辅助放疗生存优于不联合放疗者,R0 切除的Ⅰ/Ⅱ 期患者联合术后放疗与否生存无明显差异。多因素分析显示 R0 切除、术后放疗和 Masaoka-Koga 分期是生存的主要预后因素。

结论:手术仍是胸腺癌的主要治疗手段,R0 切除是影响预后的主要因素,对 R0 切除的 Ⅲ 期/ Ⅳ 期患者和全部 R1+R2 切除的患者应行术后补充放疗。但仍需要建议前瞻性数据库并可能的前瞻性研究。

作者:

陈克能,北京肿瘤医院胸外一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国胸外科医师协会(AATS)委员;国抗癌协会食管癌专业委员会常委;京胸心外科学会食管专业委员会委员;京医师协会胸外科专家委员会委员;SCO骨肉瘤专家委员会委员。

付浩,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住院医师,医学博士。

 

4. 121 例手术切除的 N2-ⅢA 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生存分析

背景:肺癌目前已成为世界范围内恶性肿瘤发病率及死亡率首位的疾病。学界对于肺癌治疗策略争议最多的是 N2-ⅢA 期 NSCLC,如何合理安排包括手术、化疗、放疗在内的综合治疗是目前研究的热点。本研究拟通过回顾性分析 N2-ⅢA 期病例的临床特点、淋巴结转移状态同远期预后的关系,找出影响 N2-ⅢA 期患者术后远期生存的因素,总结本组患者治疗的得失。

方法:收集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单医生组肺癌前瞻性数据库(2000 年 1月~2013 年 6 月)中 NSCLC 病例,按入组标准及排除标准纳入 121 例 N2-ⅢA 期 NSCLC 患者进行分析,比较性别、年龄、吸烟、围手术期化疗、切口方式、病理类型、脉管癌栓、pT 分期及 N2 淋巴结转移状态同远期生存之间的关系。

结果:本组患者中术后病理结果显示,单站 N2 者 79 例(65.3%),多站 N2 者 42 例(34.7%,2 站 N2 者 30 例,3 站 N2 者 8 例,4 站 N2 者 4 例);ⅢA1/A2 者 42 例(34.7%),ⅢA3/A4 者 79 例(65.3%);隆突下淋巴结转移者 54 例(44.6%)。本组患者总 1、3、5 年生存率为 91.7%,62.2%,43.6%,中位生存时间 50.3 个月。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单站 N2 转移与多站 N2 转移者 1、3、5 年生存率分别为 94.9% vs. 85.5%,70.3% vs. 46.7%,58.3% vs. 25.5%,具有显著性差异(p=0.001);ⅢA1/A2 者与 ⅢA3/A4 者 1、3、5 年生存率分别为 97.6% vs. 88.5%,78.3% vs. 53.5%,52.7% vs. 38.4%,具有显著性差异(p=0.020);隆突下淋巴结转移并不是影响预后的因素,是否存在隆突下淋巴结转移者 1、3、5 年生存率分别为 92.6% vs. 91.0%,56.0% vs.68.4%,37.4% vs. 49.5%,不具有显著性差异(p=0.276)。性别、年龄分层、吸烟、围手术期化疗、T 分期、肿瘤大小、病理类型、脉管癌栓等因素并非本组预后因素。多因素 COX 回归分析结果显示:以上因素中,仅 N2 单站转移(HR=0.326,95%CI:0.186~0.572)与 IIIA1/A2(HR=0.494,95%CI:0.259~0.941)是影响 N2-ⅢA 期患者术后生存期的独立因素。

结论:1、N2-ⅢA 期 NSCLC 经过严格的挑选,也能通过以外科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获得良好的预后。2、淋巴结转移状态中的单站 N2 转移预后较多站 N2 转移者好。3、术中或术后病理发现 N2 转移者(ⅢA1/A2)预后较治疗前即明确转移者(ⅢA3/A4)好。4、隆突下淋巴结转移并非 N2-ⅢA 期 NSCLC 预后不良指标。5、性别、年龄、切口方式、病理类型、pT 分期等并非影响 N2-ⅢA 期 NSCLC 预后因素。

作者|付浩,陈克能,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5. 长周期恩度联合化疗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疗效及安全性的回顾性研究

背景与目的:化疗目前仍是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尤其是无敏感突变 NSCLC 患者治疗的主要手段,但同时也达到了疗效瓶颈,患者中位总生存期(OS)徘徊在 8~10 个月。近年来,随着药物的发展,针对肿瘤血管的靶向治疗联合化疗能突破瓶颈,显著延长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生存期至一年以上,取得了许多令人鼓舞的成果。结合基础研究的大量成果提示,抗肿瘤血管靶向药物同样遵循使患者长周期暴露于所有有效药物的原则。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恩度)是针对以 VEGF 等多种促血管生成因子为目标的泛靶点内源性蛋白药物。临床前研究显示,恩度可使肿瘤血管退化、存活肿瘤血管正常化以及持续抑制新生和再生血管生成,且安全性高。但目前尚缺乏支持恩度联合化疗长周期应用临床数据。

方法:报告中,方健教授回顾分析了该中心一线接受含铂双药方案化疗联合恩度治疗晚期 NSCLC 的数据。为了更加客观的反应恩度长周期治疗的疗效,本研究剔除了 4 周期评效前进因展而停止治疗的病例,以比较长周期 [大于等于 4 周期化疗联合恩度]与短周期 [小于 4 周期化疗联合恩度]两组患者的远期疗效,来评估长周期暴露恩度联合化疗对患者生存期的影响。安全性评估则纳入了所有患者。

结果:本研究共计纳入 232 例一线接受含铂双药化疗联合恩度的晚期 NSCLC 患者,多因素分析表明长周期治疗为无进展生存期(PFS)及总生存期(OS)的独立预后因素。长周期治疗可显著延长中位 PFS,8.2 月 vs 5.4月,p=0.027;且中位 OS 也得到明显延长,22.5 月vs 13.6月,p=0.000。分层分析证实:男性、<65 岁、非鳞癌患者、EGFR 野生型或状况不明的患者,恩度长周期治疗组患者生存增益显著,患者 OS 远远超过一年,尤其 EGFR 野生型患者可以接近 30 个月。安全性研究显示,恩度长周期治疗组乏力及血液学毒性发生率增加,但不会增加 3/4 度治疗相关副反应。

结论:恩度抗血管生成联合化疗治疗晚期 NSCLC 的长疗程应用表现出一定的生存增益,尤其在 EGFR 野生型或未知的患者更推荐恩度足周期长疗程应用。恩度长疗程应用,不会增加严重治疗相关副反应。

作者:

方健,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内科二病房主任 主任医师 硕士生导师

胡维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内科二病房 主治医师

 

编辑/整理|李少雷,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黎少灵,AME出版社。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