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特邀来稿|美国多家顶级新闻媒体同期报道我国研究成果:改变生活、远离痴呆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郁金泰
关键词:

笔者|郁金泰,目前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神经内科工作学习,担任 Annals of Translational Medicine 杂志副总主编,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杂志高级编委,Email:yu-jintai@163.com

2015 年 8 月 20 日,美国的《时代》(TIME)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两个最顶级的新闻周刊同时大篇幅的采访报道了一项来自青岛市市立医院谭兰教授和郁金泰医生带领的研究团队发表在 BMJ 旗下的 Journal of Neurology, Neurosurgery, and Psychiatry 杂志(IF:6.807)关于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s disease, AD)可调控危险因素的研究工作,并向其数千万 Twitter 粉丝推送了该项研究结果。该研究为何引起如此大的媒体关注和社会效应,笔者作为这篇文章的主要作者之一,受 AME 的邀请简单的介绍一下这项研究的台前幕后故事。

全世界每一百个 60 及 60 岁以上的老年人中,就会有 5-7 个 AD 患者 [1]。据 2010 年数据报告,全世界痴呆人数为 3560 万,研究者估计该数值会每 20 年翻一番,到 2050 年将过亿 [1],而最近的数据显示我国约有 900 万痴呆患者。AD 为常见的痴呆类型,约占整个痴呆人群的 60% 左右,为社会和家庭都带来了沉重负担 [2]。

在过去的一百年间,研究者从未停止过对该病发病机制、预防和治疗的探索。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种能够“有效”治疗 AD 的药物诞生。 因此,对 AD 进行提前预防就显得尤为重要。关于如何降低 AD 发病风险,既往的流行病学及遗传学研究为我们提供了数量巨大但结论不统一的线索。从是否可预防的角度来讲,阿茨海默病的风险因素大致可以分为不可调性因素和可调性因素。前者包括遗传变异、衰老、女性等;而后者涉及原有躯体疾病、生活方式、职业、临床药物/治疗、血生化因子、饮食和精神心理因素——而这也正是我们制定预防 AD 策略的潜在靶点。

我们研究团队自 2012 年就打算做一项迄今为止最全面、最庞大的探讨 AD 可调性风险因素的系统工作。然而,由于工作量巨大,一直到 2013 年底,聪明、敦厚、勤奋的 90 后研究生徐伟欣然答应承担主要工作,接受这个挑战。在谭兰院长的带领下,我们整个研究团队在统计专业老师的协助下,历时 1 年多,通过对近 17000 篇相关文献的仔细阅读和筛选,最终纳入了涉及 93 个可调控性因素的 323 项符合入选标准的研究,做了进一步的统计分析。由于工作量巨大,仅整理后的分析结果就有 400 多页。成稿后首先选择了大家比较喜欢的四大老牌医学期刊之一的 BMJ 杂志投稿,BMJ 主编建议转投到其旗下这个领域的专业期刊 Journal of Neurology, Neurosurgery, and Psychiatry 杂志,本文投 JNNP 杂志后受到副主编英国神经精神协会(British NeuroPsychiatry Association (BNPA)主席 Alan Carson 教授的青睐,他不仅肯定了该研究的重要意义,还表示愿意协助修改这篇文章,在他的协助指导下,文章修改后很快就以正文和近 400 页 Supplementary Materials 的形式接受了。天道酬勤,本研究接收后就被 BMJ 出版社选为媒体发布,BMJ 向媒体发布和推送该研究报道后,美国、欧洲、澳洲的国际顶级媒体 TIME、U.S News & World Report、CNBC、ABC、New York Daily News、Medical Daily、Science Daily、HealthDay 等都做了大量的相关采访和报道,并在其官方 Twitter 上进行推送,引起了世界范围的很大反响和社会关注。

我们研究发现,涉及药物、饮食、生物化学、心理及生活方式等 36 个可调因素与 AD 发病风险显著相关[3]。最强的危险因素为重度吸烟,最强的保护因素为健康饮食模式,例如地中海饮食。同时该研究还根据涉及人群大小和异质性对相关危险因素进行了证据等级划分。发现重度吸烟、低舒张压、中年期肥胖、颈动脉粥样硬化、亚洲人群的 2 型糖尿病、老年期低体重、低教育程度、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抑郁、高收缩压和体质虚弱等 11 个可调控因素有 1 级证据支持增加 AD 的发病风险。对 9 个有流调信息的可调控危险因素(包括肥胖,颈动脉硬化,低教育程度,抑郁症,高血压,体质虚弱,当前吸烟(亚洲个体),高半胱氨酸血症,2 型糖尿病(亚洲个体))进行了人群归因危险度(PAR)分析,总人群归因危险度百分比达 66%。另外,结果还有 1 级证据支持健康饮食、女性体内的雌激素、降胆固醇药物(他汀类)、用降压药控制血压、抗炎药物(NSAIDs)、叶酸、维生素 C、维生素 E、咖啡等有助于降低 AD 的发病风险。此外,可降低风险的因素还包括关节炎、心脏病、代谢综合征和癌症等病史

我们研究显示,通过简单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的改变就有可能降低 AD 的发病风险,不仅对临床医生及一般人群制定针对 AD 的预防策略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还为将来 AD 防治指南的制定有重要的科学意义和社会效益。同时,将来需要大规模的前瞻性队列或临床试验研究来进一步明确这些可调控因素和 AD 的因果关系及群体和个体的受益权重。

谭兰教授为青岛市市立医院副总院长,脑科中心主任,神经内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泰山学者,山东省医学领军人才,卫生部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杂志高级编委,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长期从事神经内科的一线临床工作,尤其在癫痫和痴呆的预防、诊断和治疗方面做了大量的临床和基础工作,以通讯作者或第一作者在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Alzheimers & DementiaJournal of NeurologyNeurosurgery, and Psychiatry 等高水平国际期刊发表 SCI 收录临床研究论文 170 余篇,累计影响因子近 800 余分。

参考文献:

  1. Prince M, et al. (2013) The global prevalence of dementia: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Alzheimer's & dementia : the journal of the Alzheimer's Association 9 (1):63-75 e62. doi:10.1016/j.jalz.2012.11.007

  2. Wimo A, et al. (2013) The worldwide economic impact of dementia 2010. Alzheimer's & dementia : the journal of the Alzheimer's Association 9 (1):1-11 e13. doi:10.1016/j.jalz.2012.11.006

  3. Xu W, et al. Meta-analysis of modifiable risk factors for Alzheimer’s disease. J Neurol Neurosurg Psychiatry. 2015; Published Online First: 20 August 2015 doi:10.1136/jnnp-2015-310548

图书折扣卡券免费拿!

你知道吗?小科已经开通评论功能啦~点击右下方“评论”即可与万千读者分享你对文章的思考,共同探讨科研问题。小科也将定期从参与评论者中抽出 lucky guys,并赠送畅销书《傻瓜统计学》六折购书卡券一张哦~行动起来,让我们听到你的声音吧!

AME亦塾SCI论文写作与投稿技巧广州站即将开课

点击链接也可进入 AME 亦塾广州站页面,参与在线报名哦~http://wd.koudai.com/?userid=260520116

doi:

10.3978/kysj.2014.1.107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