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特邀来稿|心脏磁共振对接受心脏移植患者的危险评估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Author: Nina P. Hofmann, MD. Department of Cardiology, University of Heidelberg, Im Neuenheimer Feld 410, Heidelberg 69120, Germany.

我们带着极大的兴趣拜读了 Butler 等[1]近期发表在“美国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题为“心血管磁共振预测心脏移植患者 5 年不良临床结局”的研究。在长达 4.9 年的随访过程中,作者向我们展示了对心脏磁共振(CMR)影像参数的评估在预测心脏移植(HT)患者结局中的作用。其中,通过延迟钆增强(LGE)所评估的心肌疤痕和右室舒张末期容积指数(RVEDVI)与心源性死亡及心脏症状导致的住院率独立相关。基于这些结果,作者建议预后模型不仅应按照国际心肺移植学会(ISHLT)的推荐[2]涵盖临床及人口学变量,还应考虑 CMR 影像参数。就此而言,CMR 的全能性使其可以在无射线暴露的情况下无创地、可重复地对患者的心脏解剖、形变及功能、灌注、活力甚至代谢及组织学特性进行评估[3]。

尽管采用了普适的方法学,该研究仍存在一定不足。因此,研究队列(56 例完成 LGE,4 例因肾功能不全被排除)和硬性心脏事件的数量仍偏小(n=7)。其中,2 例研究期间死亡的患者因严重的肾功能受损而在注射钆剂前被排除。56 例接受 HT 的患者中有 32 例(57%)完成 LGE 检查,其中大部分(88%)表现为非缺血性 LGE 型。和此前研究[4]截然不同,本研究中缺血及非缺血 LGE 类型均与结局相关,这意味着这类患者除了隐匿性心梗外还有更深层次的机制,包括压力负荷及既往排异反应或全身炎性反应分别所致的心肌肥厚和纤维化。另外,尽管 LGE 首先定位于左室,但 RVEDVI 与心脏结局间的独立相关性比左室(LV)参数更强。该发现值得进一步研究,因为 RVEDVI 可能依赖于诸如移植前肺高压或 HT 后三尖瓣反流等非 CAV 相关的因素。而且,局部心肌形变的量化指标和药物性充血反应过程中的灌注储备尚未有评估。

基于我们当前将要发表在“美国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的研究成果[5],我们也认为基于 CMR 的各项参数可预测 HT 患者的心脏事件。在我们的队列中(108 例患者在平均 4.2 年的随访期间共出现 18 次心脏事件),当把心肌灌注储备加入多变量模型后,LV 射血分数,室间隔厚度,按 ISHLT 标准的 CAV 及 LGE 均未表现出与心脏结局的独立相关性。因此我们认为心肌灌注储备可作为心外膜及微血管 CAV 组成的替代指标,对于发现早期 CAV 的意义可能超过冠脉造影检查。反言之,缺血性 LGE 和心脏容量指数增加可作为反映 CAV 进展及亚临床性移植后心衰的确切指标,尤其是当药物干预无效时。

我们要祝贺 Butler 等所取得的成果,其在 HT 患者利用 CMR 对未来心脏事件进行风险评估方面奠定了重要的基石作用。将来为进一步评估不同 CMR 参数对 HT 患者危险分层的价值,可能还需要进行多中心研究。

声明:作者宣布本研究无任何利益冲突。

 

译者|杜先锋,男,心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主攻心律失常诊治及心脏电生理与起搏介入治疗。已发表SCI、中华及国内核心期刊论文数篇,并参与多本专著编写及翻译工作。

本文译自刊登在 AME 旗下 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 杂志的 "Cardiac magnetic resonance for the riskstratification of heart transplant recipients: ready for prime time? "点击链接,可查看英文原文。http://dx.doi.org/10.3978/j.issn.2072-1439.2015.03.01

图书折扣卡券免费拿!

你知道吗?小科已经开通评论功能啦~点击右下方“评论”即可与万千读者分享你对文章的思考,共同探讨科研问题。小科也将定期从参与评论者中抽出 lucky guys,并赠送畅销书《傻瓜统计学》六折购书卡券哦~行动起来,让我们听到你的声音吧!

AME亦塾

doi:

10.3978/kysj.2014.1.106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