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专访|黄飞舟:肝胆胰内镜技术的发展与展望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唐雪琴
关键词:

 

编者按:2015 年湖南省医学会普通外科专业委员会年会暨全国肝胆胰及胃肠外科新技术新进展学习班,于 6 月 13 日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顺利举办。中国普通外科杂志和 AME 编辑全程参加会议并做采访报道。各位普外科大家齐聚一堂,AME 编辑有幸对湘雅三院黄飞舟教授进行了专访,黄教授和我们分享了其在肝胆胰内镜技术方面的研究心得与展望。

 

关于肝胆胰内镜技术,黄教授如是说

黄教授:临床上肝胆胰疾病很常见,譬如肝脏、胆道和胰腺的结石或肿瘤。其中很多需要外科手术治疗,而这类手术往往是普通外科领域难度较大的手术。此外,对于胆道或胰腺的进展期肿瘤,手术的切除率比较低,预后也不理想。

以传统手术为主的肝胆胰疾病治疗模式,近些年并没有为患者带来太多实质性改善。而肝胆胰内镜微创技术则是外科系统的一场革命。我们于 20 世纪 90 年代在亚洲首先开展食管胃镜下套扎和注胶治疗门脉高压症出血。我们将这项内镜技术辐射到全国,造福了成千上万的患者,也彻底颠覆了门静脉高压症的治疗理念。这些工作为我们近年来深入开展肝胆胰内窥镜新技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们先后投入一千余万元资金,建立了中南地区第一间整体微创手术室,将胃镜、十二指肠镜、超声内镜、胆道镜、C- 臂 X 光机、彩超以及射频治疗仪等设备进行有机整合,形成综合医学影像的数字化终端,构建成多种微创手术方式的融合平台,为患者提供一站式整体解决方案。我们分别于 2012 年 7 月开展湖南省第一例超声内镜引导下胰腺假性囊肿穿刺内引流术;2013 年 4 月开展湖南省第一例超声内镜引导下胆肠内引流术;2014 年 3 月开展湖南省第一例经口直接胆道镜检查并结石取出术;2015 年 4 月开展中南五省首例超声内镜(EUS)引导下胃胰管吻合术。

 

AME 编辑:那么肝胆胰疾病的内镜微创治疗与传统手术(包括开放手术和腹腔镜手术)相比,优势何在?

黄教授:开放手术和腹腔镜手术的区别在于,腹壁切口的大小。除此之外,两种手术并无手术原则和切除范围的差异。而内镜微创治疗则遵循自然通道,注重保存患者的功能,不过多干扰组织脏器,同时内镜治疗的性价比(cost-effect ratio)也优于传统手术。

 

肝胆胰内镜应用新进展

黄教授为我们着重介绍了超声内镜联合 ERCP 在肝胆胰疾病中的应用。

黄教授:超声内镜的引入为我们开启了通过腔外的窗户,打破以往内镜只能从内镜下看腔内的困境,从而提供一个更加全面的视野,如此一来对肝胆胰疾病的诊断会更加的精确。超声内镜同时能观察到淋巴结转移情况,使得我们对于肝胆胰肿瘤的分期也更加精准。在超声内镜的引导下取组织活检,可以在术前就明确病理诊断。基于超声内镜技术的精准分级、分期和病理诊断有助于为患者量体裁衣,实现真正意义的肝胆胰疾病个体化诊疗。而在此基础上联合ERCP开展内镜下治疗,也可获得更加精准的病灶定位。

 

肝胆胰内镜技术面临的挑战

黄教授从以下几个方面阐述了肝胆胰内镜技术当前面临的挑战和突围之道。

黄教授:首先我要强调,对于肝胆胰内镜技术本身,我充满信心。举个例子,美国的ERCP(内镜下逆行胰胆管造影)开展率为 5 ‰。而湖南省总人口约 8500 万,每年 ERCP 的总例数仅 5000 左右。实际的需求很大,而目前的数据却有限,提示我们很大的上升空间,也正是这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告诉我们肝胆胰内镜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工作任重道远。

  1. 患者或基层医疗机构并不一定知晓或掌握这些肝胆胰内镜检查与治疗方法。目前,我们正在建立内镜治疗的肝胆胰疾病患者的随访数据库,并尝试开展一定规模的肝胆胰疾病内镜诊疗新技术沙龙和科学严谨的宣传,以在患者和同行间逐步推广这些技术的认知与规范。人们对待内镜治疗存在疑问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新事物有个发展过程。正如腹腔镜手术从陌生到临床一线疗法,内窥镜治疗也需要时间来取信广大患者。但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内窥镜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也使得绝大多数患者愿意接受内镜治疗。

  2. 费用问题:在我国肝胆胰内镜相关设备比较昂贵,很大比例是一次性耗材,因而造成内镜治疗费用较高。医疗定价体系和医保限额使一些病人在选择内镜治疗时望而却步。这是制约我国医疗新技术发展的大环境因素。

  3. 医患纠纷问题:新技术的开展出现并发症的几率较高。我们现在的医疗环境比较差,大众的医学认知也不足。二三十年前,我还是年轻医生,那时候医患纠纷很少。即便现在,我们的服务态度也很好,医疗技术也比三十年前提高了许多,但患者对我们的信任却大不如前。医患纠纷限制了技术的发展,最后导致一个好的医疗环境的缺失。如果医生因为有一点风险就不开展有益于患者的新技术,那么技术永远得不到推广,就不能使以后的患者受益。

  4. 互联网医疗的冲击:马云先生带领的阿里团队正着手推出“未来医院”计划,马云曾断言:“如果我们做对的话,30 年以后应该是医生找不到工作”。尽管这听起来可能言过其实,但如果不思变,不主动改进服务理念和革新医疗技术,某些医生真的可能会失去病人。当然疾病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因为总会有新的情况出现,不断会有新的挑战。因此我们要持续更新疾病治疗理念并催生新的技术,用新的技术颠覆过往的治疗模式。互联网医疗、智慧医疗、精准医学等新理念、新方式的涌现,将推动新一轮医学变革的新潮流,如果我们不能引领,那也得顺应。如此,我们就能够做出医生应有的贡献。

 

肝胆胰内镜技术展望

目前的医疗大环境并不尽如人意,也许展望未来还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

对于肝胆胰内镜技术的发展,黄教授还是跟我们分享了他的一些畅想,“我觉得主要还是智能化这一点,譬如内镜机器人。机器人辅助下进行内镜操作,将越来越精准和规范。同时还可以通过远程来操作内镜手术。比如我在长沙,病人不一定要到长沙来,但我可以在这里就给他做内镜手术。如同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发展历程,内镜机器人的发展还需要依赖于工科等交叉学科的发展,并非是医学本身能解决的,有些是需要计算机、信息和大数据统一的配合。”

外科医生对肝胆胰内镜技术的痴迷

AME 编辑:为什么您作为外科医生,要坚持研究肝胆胰内镜微创技术呢?

黄教授:如果能用内镜的微创技术治疗肝胆胰疾病,那为何还要天天开刀呢?外科医生和手术刀的关系不是等号。伟大的手术瘢痕代表伟大外科医生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以治愈患者和保证患者的生活质量方才是医疗的本质。外科医生的理念应当持续颠覆,应该从“横刀立马变为无孔不入”。

 

图:AME 编辑(左一)与黄飞舟教授(中)合影

 

受访专家|黄飞舟,外科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现任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副院长。中华医学会门静脉高压症学组委员,湖南省医学会门静脉高压症专业学组组长;湖南省医学会理事、普通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肠内肠外营养专业学组副组长;湖南省微创外科专家协作组副组长;湖南省腹腔镜(普外)诊疗质量控制中心副主任;湖南省医学会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湖南省内镜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国家临床重点专科(普通外科)学术带头人。

 

笔者|唐雪琴,科学编辑,AME 出版社。

 

相关文章:

AME专访|苗毅:从机械连接到生物愈合——对胰肠吻合新的理解

AME专访|李小荣:经口腔前庭的甲状腺 NOTES 手术

AME专访|石汉平:一门贯穿肿瘤预防和肿瘤治疗的新学科——肿瘤营养学

AME专访|王志明教授:护航亚专科力促 MDT,探索中国肝移植标准

 

本文由「 AME 科研时间」首发,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AME College 即将开课,现正火热报名中,名额有限,先到先得。欢迎点击链接,参与在线报名。http://wd.koudai.com/item.html?itemID=1453120521&p=-1

Doi:

10.3978/kysj.2014.1.98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