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特邀来稿|国内临床医生为何对基础医学情有独钟?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范博
关键词:

编者按: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的王毅翔教授此前在 Quantitative Imaging in Medicine and Surgery 杂志上以 Why so many Chinese clinical doctors are competing for basic research grants ? 为题撰文,探讨中国临床医生为何竞相申请基础研究项目(见今天微信头条)?而本文则是 AME 编辑特邀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范博博士对王教授一文所作的点评,从另一个角度解读国内临床医生为何对基础医学情有独钟。

 

对于“医生”这一词语,我的理解是“医治生命的负责者”,随着时代的发展,医生在提高自身医疗水平与技术的同时,同样担负着科研和教学的责任,具体而言主要包括基金项目、教学改革、出版书籍等方面,其实当我们提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时候,第一时间闪现在我们脑海里的往往是如何申报?申报技巧?……我通过国内 CNKI、万方、维普等数据库检索发现,题目中出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字样的文章主要包括加强管理、提高申报效率、各个学院申请项目的喜报、基金验收等方面,而近日,香港大学威尔斯亲王医院的王毅翔教授撰写 Why so many Chinese clinical doctors are competing for basic research grants ? 一文,思路新颖,别出心裁地探讨了中国临床医生热衷于申请基础研究基金的原因,这也是我认领本文的重要原因之一,作为大陆地区的外科医生,品读文章如下:

王毅翔教授针对大陆地区科研的现状,提出两个疑问:① 大陆医生为什么需要做科研? ② 尤其是基础医学科研?前不久丁香园网站平台进行了关于大陆医生英语水平的调查,在 1663 名参与调查者中,44 % 的医生说不出本专业领域的一本英文期刊名称,63.5 % 的医生在遇到临床问题的时候,更倾向于查看中文参考书籍,而非英文材料,然而目前医学领域中最新的进展往往通过英文形式首先发表出来,这意味着多数大陆医生尚未接触到最新的研究。另一项调查研究表明,许多大陆医生参与科研工作或者发表文章,主要目的是了晋级职称所需要。

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的一项调查显示,许多英国医生在没有或者少许基金的资助下,也可以开展临床方面的研究,因此王毅翔教授指出大陆这种竞争申报基金的状况,类似于美国的模式。在美国大学的科研部门中,申请的经费或基金用于支付所雇用从事科研活动人员的95%薪酬,因此许多美国的科学家往往花费在撰写申报基金项目的时间往往会超过科研时间,然而中国的情况则不同。在欧洲或日本等国家,临床医生的薪酬由医院支付,而基金申请者无需担心他们的工资问题,而国内的科研基金不用于科研人员的雇用费用支出;而在美国,很大部分的经费是用来支付所雇用研究者的工资。

在 2013 年,大陆发表文章被引用率与美国相比,约为 1:1.23,而远超过英国(2.87:1)。王毅翔教授认为最终的衡量指标应该包括高质量成果的产出,也存在着大量科研基金的条件下,成果产出过少的现象,并指出高质量外文文献或者发表书籍的翻译,有助于大陆临床医生对于研究热点的探知和把握。

王毅翔教授的原文值得品读,作为一名国内的年轻医生,随着医学领域“年龄”的增长,关于核心期刊、SCI 论文、基金项目等方面,偶尔会听到一些“风言风语”,例如最近报道的“ BMC 撤回中国 41 篇论文,38 家机构被点名”。医学领域作为社会发展的一部分,受到很高的关注度,如同一枚硬币,有正面亦有背面,如何面对“背面”?这包括科研管理与监测体系的完善、研究者科研道德的坚守等方面。临床医生在医患关系、临床技能、科研学术等方面的压力,就科研而言,如果没有一定的弹性压力,那么临床医生参与的科研工作估计会大大降低,尤其是基础医学的研究。

如果问我临床医生为什么会青睐基础研究的申报?我的答案是:临床医生直接面对疾病,可以“近距离”观察到病情的变化与转归,在这过程中发现临床现象、提出研究问题,因为临床医生可以说是临床现象观察到机制深入研究的桥梁。我大学读的是临床型七年制专业,硕士阶段在泌尿外科轮转,作为研究生医生,跟随我的恩师宋希双教授完成手术工作的同时,平时注重观察临床中的“蛛丝马迹”,由于合并糖尿病的患者在术前术后处理上比较特殊,因此在遇到若干个肾癌合并糖尿病的患者后,我推测肾癌的发生可能与糖尿病相关,在白天完成手术及临床工作之后,晚上在电脑前查阅病志,经过回顾性队列研究发现,有一定相关结论,并发表于《中华外科杂志》上,而进一步的研究,就是从现象到本质的探讨,在分子水平探讨易感因素或者治疗靶点,为临床诊治提供帮助。从事基础医学研究的专家们,对于临床现象的观察从时间或空间上也许会有所限制,因此临床医生观察现象——基础研究探讨——临床诊治提供思路,有点类似于信号传导通路,最终的目的还是服务于临床,也许会失败,也许会漫长,努力付出了,就无怨无悔。

上述例子不是为炫耀自己,而是在阐明我自己拙见的同时,希望将我看到的热点分享给大家,期待与各位临床医师进行大样本多中心研究,期待与各位基础医学老师们进行机制性的探讨与交流,因为知识的魅力在于传播,而非禁锢。生命中会有起起落落,浮浮沉沉,但至少今天,我对科研依然充满着热爱和感动,当 2013 年的时候,我在丁香园论坛里,读到一位普通医学院毕业的硕士医师,经过自己不懈的努力,申请到 49 万的国自然地区基金的时候,内心的激动难以平复,不是为了这 49 万高兴,而是让我们这些非 211、非 985 院校毕业的热爱科研的低年资医生或者学生面对价格不菲的试剂或者仪器时候,给自己以希冀和方向。

行文至此,偏离主题,请王毅翔等各位老师原谅我的胡言乱语,妄自评价,通过 AME 平台,接触了很多有志之士,感到了科研中正能量的存在,在临床现象中提出的基础问题会使得国内临床医生参与基础医学的基金申请,而这样的科学才会是“中国好科学”,希望国内的科研水平越来越好。

 

笔者|范博,医学博士,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目前发表 SCI 论文 2 篇、中文核心期刊 12 篇、参与国自然 2 项、参编书籍 2 本、翻译书籍 2 本;担任 Gland SurgerySection Editor,Translational Andrology and Urology 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Reviewer,《临床与病理杂志》,《国际外科学杂志》,《现代药物与临床》审稿专家。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文由「 AME 科研时间」首发,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AME College 即将开课,现正火热报名中,名额有限,先到先得。欢迎点击链接,参与在线报名。http://wd.koudai.com/item.html?itemID=1453120521&p=-1

Doi:

10.3978/kysj.2014.1.983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