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向东向西022|中国的临床医生为何竞相申请基础研究项目?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王毅翔
关键词:

编者按:临床医生要不要做科研?这是一个老生常谈却争论不休的问题。中国的科研体制与其他国家有何不同?本期【AME 向东向西】专栏给大家带来了作者的个人看法。

 

这么多中国医生被要求做科研困惑了我许多年,更令我费解的是他们需要申请资助基础研究的科研经费,特别是旨在推动和资助基础研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最近 AME Survey 发表了与这些问题相关的两个研究[1,2]。

第一项研究旨在了解中国医生的英语使用习惯,我们利用丁香园平台, 让 1663 医生完成在线调查。结果表明,44 % 的医生无法说出自己专业的一份英文期刊名字。虽然英文材料广泛认为质量更好,当遇到临床上的困难时,63.5 % 的中国医生更倾向于咨询中文文献,而时下最先进的医学知识通常是通过英语首次共享的。这一结果表明,许多中国医生有可能还没做好创新研究的充分准备。

在第二项研究中,一些医生应邀对“中国临床医生应该如何参与科研”发表评论。所有参与者都表示担忧当前的状态。在中国,目前的职业晋升结构重点在发表文章和取得研究经费,从而干扰了他们的主要职责——为患者服务。

英国许多 NHS 顾问医生已经证明,在没有外部资金或者只有小量的科研经费的情况下,很多医生也可以做好许多临床研究。我感觉,中国的体制将重点放在申请竞争性拨款,最有可能是美国模式的简单化“概念复制” 。在美国,一个学术部门即使属于国家资助的大学医学院也常常要求经济独立[2]。有些学系要求工作人员从竞争性科研经费中支付高达 95 % 的员工薪水。因此,外部经费至关重要[2]。这一点导致许多美国科学家花在写经费申请标书的时间多于实际做研究的时间。然而中国的科研人员显然没有必要这样。

中国的科研体制模式与美国非常不同。首先,与欧洲和日本一样,研究型临床医生的工资由医院支付,即课题申请人一般并不需要担心他们自己的薪水。其次,目前大多数科研经费,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不能用于聘请科研人员的薪水。而在美国和欧洲,科研经费的很大一部分用来雇用研究人员。像其他国家一些同事一样,许多中国临床医生并没有很好地从事基础学科研究的训练。许多中国医生申请基础科研只是显示其成功申请基金数目和研究资金的数量并且越多越好,但在许多情况下不能把经费花在刀刃上。

在 2013 年,中国出版的文献与美国的比例为 1: 1.23 ,远远超过了第三位的英国排名[3] 。其中互相竞争发表更多的论文(这个问题目前在许多国家也普遍存在) 带来的问题之一是: 有太多或多或少类同的出版物。这些论文不一定与其他论文完全一样,但不同的程度很小,提供新的有意义的结果很少。这让研究人员阅读所有相关的文献时非常耗时,而不看所有相关的文献又不明智,因为有可能漏掉一些有意义的结果。反过来,一些重要的出版物在论文的海洋中常常就不显眼了。

在中国以及其他国家,最终的评估应该是高质量的研究成果。事实上,太多的经费资助而产出不佳就意味着低效率和资源浪费。至少在目前,为提高医疗服务的效率,应及时把高质量的英语出版物翻译为中文,以让更多的读者受益,这点至关重要。

 

英文原文请查看:http://www.amepc.org/qims/article/view/5909/7053

 

作者|王毅翔 (Yì-Xiáng J. Wáng) ,AME 出版社 Quantitative Imaging in Medicine and Surgery (www.amepc.org/qims) 杂志主编,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副教授,【AME 向东向西】专栏作者。

 

往期精彩文章:

AME向东向西020|经导管动脉栓塞术治疗肝癌:最新临床证据

AME向东向西021|为何中国目前在医学发明方面表现不佳及中国如何应对?(第一部分)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文由「 AME 科研时间」首发,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AME College 即将开课,现正火热报名中,名额有限,先到先得。欢迎点击链接,参与在线报名。http://wd.koudai.com/item.html?itemID=1453120521&p=-1

Doi:

10.3978/kysj.2014.1.982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