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序言

《阴霾,健康与疾病专刊》序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62期

关键词:

雾霾,健康和疾病

随着亚洲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步伐不断增速,城市空气污染严重程度的不断增加使得亚洲许多城市,特别是很多中国的城市,已经成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1)。在一些城市,例如北京,细颗粒物(particulate matter,PM2.5)的水平经常维持在每立方米数百微克的水平,这些城市,其空气质量几乎没有几天能够达到健康安全的水平。已经有数波的空气污染囊括了中国大多数的城市,这种现象被称之为阵发性雾霾或者“中国雾霾”。就在我们写这篇文章的2014年11月,中国北方刚刚经历了最近一次的雾霾。在北京,PM2.5水平已经攀升到450~600 ug/m3,这已经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推荐安全水平的25倍。

目前这种规模空前的空气污染对健康所造成的巨大影响很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还有很多问题目前依然无法回答。1952年12月,在英国伦敦,持续数周的“致命雾霾”已经被认定是由于煤炭的燃烧所释放的,其造成了大约4 000早产儿的死亡(2)。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基于科学的报道显示目前中国的某些雾霾导致了额外的死亡。2014年10月18日,在北京马拉松举行时,当天的雾霾天气PM2.5水平达到了344 ug/m3。尽管如此,除了一些人在马拉松开始前或者举行中退出外,其他数以千计的参加者没有明显的问题发生。如此高污染物水平造成的慢性作用,特别是对于呼吸系统健康的危害,包括肺癌,可能并不容易进行量化,但是,我们应当尽力去研究。

在这一期的《胸部疾病》(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sJTD)杂志中,发表了一系列的探讨环境污染对于呼吸系统疾病可能风险的文章,其焦点将是西方环境污染同呼吸系统健康关系的研究结果。我们必须认识到,在西方,其环境污染的水平同中国目前所看到的相比,通常是中等强度的。尽管如此,这些数据是目前能够得到的关于室外空气污染,特别是和目前中国空气污染相关的室外空气污染,对于呼吸系统健康影响的最好的流行病学资料。

在这一期的文章中,最开始的是Zhang博士和Samet博士对于中国和西方空气污染物成分和水平之间差异的评估。在这一期中,我们将不讨论室内空气污染。尽管室内空气污染在中国和西方也存在很大的差异,但是,我们将在另外一期中就这一方面进行讨论。在西方,过敏性疾病,特别是哮喘,已经被认为和环境污染是有联系的。这一方面是由于环境污染的普遍存在,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其是发作诱导者。Zhang博士、Qiu博士、Chung博士和Huang博士报道了目前远东地区关于环境污染对于哮喘的作用的数据,并且综述了污染对于哮喘影响的可能的机制。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是否环境空气污染导致了哮喘流行的加剧。Hu博士、Zhang博士和Ran博士对于雾霾对于另外一种呼吸系统疾病,COPD,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综述。这种呼吸系统疾病通常认为是同香烟烟雾相关,但是目前逐渐认识到其可能是继发于环境污染的。目前的问题是,是否在中国非常流行的主动吸烟同环境污染的暴露这二者在启动COPD和导致其进一步恶化之间存在正的相互作用。

对于一些年龄处于极端的人群,其对于环境污染的易感性可能会增加。Viegi博士和他的同事们(Simoni、Baldacci、Maio、Cerrai、Sarno和Viegi)描述了环境污染对于老年人的不良作用;而Gillilan博士和他的同事们(Chen、Salam、Eckel、Breton和Gilliland)则关注了环境污染对于儿童的影响。空气污染目前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肿瘤研究机构(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确定为是和香烟烟雾、紫外线处于同样级别的肺癌最主要的环境致病原因。Demetriou博士和Veneis博士对这一方面的证据进行了综述。最后,Laumbach博士、Meng博士和Kipen博士对于是否有一些有用的措施或者工具能够给予健康人和慢性病患者,以减少空气污染对于健康的危害进行了综述。对于所有这一期的贡献者,我们均表示感谢,感谢他们花费时间来撰写这些综述。

尽管减少空气污染对健康威胁的最终解决办法是减少空气污染的来源,但是,这需要时间。目前这些阵发的雾霾很可能是由机动车尾气、煤炭燃烧物、沙尘暴和建筑粉尘一起造成的。但是,目前,污染物成分相互作用所产生的高浓度的硫酸盐、胺和硝酸盐,和高水平的有机物作为次要来源对于雾霾的贡献已经逐渐被大家认识到(3)。除了减少主要颗粒物的排放,减少化石燃料燃烧和生物体燃烧所产生的二次气溶胶前体的排放对于控制中国的PM2.5水平,减少污染导致的环境、经济和健康影响将会同样重要。面对目前的情况,中国政府已经出台了一些系列的行动计划,目的是到2017年减少25%的PM2.5。毫无疑问,污染的水平是一定可以控制的。这已经在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期间得到了验证。通过减少颗粒物和其他污染物可以使得循环系统中的生物标记物水平得到可检测的明显的提高(4)。2014年11月,在北京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期间,通过减少机动车使用和关停工厂的方法,污染水平得到了显著的改善。但是,由于降低工业产量对于经济具有严重的影响,因此,这些措施只能临时采用。

评估和量化环境污染可能的危害,并且采取任何可能的措施来对抗污染造成的危害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期望在未来的十年内中国将会有更多的研究评估污染对健康的影响。这一期的文章将会帮助公共卫生科学家和卫生工作者进一步理解空气污染所带来的挑战,认识到其不仅影响呼吸系统健康,而且对于这里没有涵盖的很多其他方面的健康问题都有影响。对于卫生工作者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提出或者制定出一系列可以给予普通公众,并且能够有助于缓解环境污染对健康影响的有用的建议或者措施。

致谢

声明:本文作者无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 Chung KF, Zhang J, Zhong N. Outdoor air pollution and respiratory health in Asia. Respirology 2011;16:1023-6.
  2. Stone R. Air pollution. Counting the cost of London's killer smog. Science 2002;298:2106-7.
  3. Huang RJ, Zhang Y, Bozzetti C, et al. High secondary aerosol contribution to particulate pollution during haze events in China. Nature 2014;514:218-22.
  4. Rich DQ, Kipen HM, Huang W,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changes in air pollution levels during the Beijing Olympics and biomarkers of inflammation and thrombosis in healthy young adults. JAMA 2012;307:2068-78.

Kian Fan Chung, MD, D.Sc. National Heart & Lung Institute,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 Respiratory Biomedical Research Unit, Royal Brompton & Harefield NHS Trust and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London, UK. (Email: f.chung@imperial.ac.uk.)

unfeng (Jim) Zhang. Nicholas School of The Environment & Duke Global Health Institute, Duke University, Durham, NC 27708-0328, USA. (Email: junfeng.zhang@duke.edu.)

Nanshan Zhong. Guangzhou Institute of Respiratory Disease, State Key Laboratory of Respiratory Diseases (Guangzhou Medical University), The 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of Guangzhou Medical University, Guangzhou 510120, China. (Email: nanshan@vip.163.com.)

Kian Fan Chung

Junfeng (Jim) Zhang

Nanshan Zhong

doi: 10.3978/j.issn.2072-1439.2015.01.01

Disclosure: The authors declare no conflict of interest.

Cite this article as: Chung KF, Zhang J, Zhong N. Haze, health and disease. J Thorac Dis 2015;7(1):1-2. doi: 10.3978/j.issn.2072-1439.2015.01.01

(译者:赵普波,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胸腔外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