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文

AME Survey 002|辛亥革命以来中国大陆五大医学发明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40期

王毅翔
关键词:

编者按:上个世纪的医药发展取得的成就令人印象深刻。中国自辛亥革命以来的西方的重要医学发明成果屈指可数。本次调查旨在选出调查辛亥革命(1911)后中国大陆地区重要医学发明。辛亥革命标志满清统治结束,中国开始全面接触西方文明。

 

上个世纪的医药发展取得的成就令人印象深刻。Le Fanu [1] 提出,上个世纪重要的医疗创新包括(但不限于)以下项目:

 

1935年:磺胺类药物;

1941年:青霉素;宫颈癌“巴氏”涂片检查;

1944年:肾透析;

1946年:氯甲左箭毒全麻;

1947年:放疗直线加速器;

1948年:人工晶体植入治疗白内障;

1949年:可的松;

1950年:确定吸烟为肺癌的原因之一;链霉素和水杨酸制剂治疗结核病;

1952年:哥本哈根脊髓灰质炎大流行和重症监护的诞生;氯丙嗪在治疗精神分裂症中的价值;

1954年:Zeiss显微镜;

1955年:开放式心脏手术;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

1956年:心肺复苏技术;

1957年:血友病的VIII因子;

1959年:Hopkins内窥镜;

1960年:口服避孕药;

1961年:左旋多巴治疗帕金森;Charnley 髋关节置换术;

1963年:肾移植;

1964年:预防中风;冠状动脉搭桥术;

1967年:第一个心脏移植;

1969年:唐氏综合症产前诊断;

1970年:新生儿重症监护;认知疗法;

1971年:儿童癌症的治疗;

1973年:计算机断层扫描仪;

1978年:第一例试管婴儿;

1979年:冠状动脉成形术;

1984年:确认幽门螺杆菌为胃溃疡的原因;

1987年:冠脉栓塞溶栓治疗;

1996年:三联疗法治疗艾滋病;

1998年:伟哥治疗阳痿。

本文作者补充:磁共振技术 (1976年Sir Peter Mansfield,1973年Pauil Lauterbur,和1977年Raymond Damadian) ;介入放射学(1953年Sven Seldinger; 1963年Charles Dotter)。

 

AME 本次调查时间为 2014 年 12 月 29 日至 2015 年 2 月 5 日,调查问卷要求参与者填写个人资料,包括地理位置、医院等级、专业及其目前职位级别,并提名 0 到 4 个辛亥革命以后中国大陆的原创医学发明。如参与者选择“0”,意味着他/她认为没有大陆原创重要医学发明,或者他/她不知道大陆原创重要医学发明。填写 “1” 或以上的人需写出创新发明的名称,而参与发明的主要人员及时间则为选填项。建议参与者收到邀请邮件后思考几天再填问卷。这份调查的最初目的是基于投票提名情况选出辛亥革命后中国大陆的十大原创医学发明。

 

重要原创医学发明需为:1)具有实用价值,能提高医疗服务质量; 2)不只是引进西方的技术,但可以包括对于现有的西方技术进行重大改良; 3)不应只是重要的理论发现而对提高医疗服务无直接效益; 4)不应只是以发表高分文章为目的; 5)通常不包括大规模的群众运动。

共有 1513 位丁香园用户参与了投票。

 

参与者的地区分布 见图1

参与者的专业分布 见图2

 

参与者的医院等级分布 见图3

参与者职称分布 见图4

通过参考中英文文献及向同事咨询,作者认真仔细核对了多于 1 票的所有提名。489 位参与者提供了 0、1、2、3、4 项提名。 见图5

卡方检验显示职称较高的参与者提名项目更多(P <0.001)N=489 见图6

本次调查投票选出的前八位提名项目如上图所示。作者认为由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和北京大学三个单位合作完成的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1965年,473 票)及汤飞凡教授用卵黄囊培养沙眼衣原体(1957年,39 票)均属科学成就,而不是医学创新发明,因其未能即时有利于医疗健康。针刺麻醉在调查中获得 7 票,但因其效果有限未能在临床广泛使用,故亦未能计入重要原创医学发明。见图7

除了针刺麻醉,前七位提名项目的成就的时间节点如图所示(A图:投票数标注在 x 轴;B图:不显示投票数量)。见图8

值得注意的是本文讨论的 8 项提名(包括 3 项科研成果) 中只有王振义等使用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是 1976 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完成的。

 

根据本次调查结果我们选出辛亥革命以来中国大陆五大医学发明:

 

1)青蒿素用于治疗疟疾(523 项目团队,1972 年);

2)三氧化二砷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张庭栋及其同事,20 世纪 70 年代);

3)断肢再植(陈中伟及其同事,1963 年);

4)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王振义及其同事,1988 年);

5)伍氏口罩及鼠疫防治(伍连德,1910年)。

 

以上五项提名分别以375、96、91、53、8 票共计五项,成为本次投票产生的辛亥革命后中国大陆的重要医学创新发明。见图9

本研究有一些局限性。我们要求参与者投票提名重要创新发明,然而“重要”是主观的判断。我们没能仔细研究只有一个提名的项目。还有些重要发明可能有待于中国医学行业的进一步确认。另外是参与调查的总人数还是较少,而且主任医师与副主任医师的比例只占总数的4.6 % 及 13.1 %。

青蒿素治疗疟疾和三氧化二砷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等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杰出贡献,但就中国的人口基数及经济规模而言,中国总体成就相比欧美国家并不出众。回顾历史,董洁林等在“从统计视角探讨中国历史上的科技发展特点”一文[109]中总结道:

1)中国历史累计技术创新项目约占世界总量的 5.8 %,相比北美和欧洲差距甚远,也逊于中东的一些国家;

2)中国历史科学活动和成就少于人类总累计数的 1 %;

3)中国历史上的技术创新,时间上从春秋战国到宋朝期间较活跃,宋朝之后(1300 AD 至今),技术创新几乎完全停滞;

4)欧洲地区自公元前 500 年开始,科技活动就较活跃,科技成果一直超越中国。Charles Murray 的书 Human Accomplishment: The Pursuit of Excellence in the Arts and Sciences, 800 B.C. to 1950 [2] 也明确表述了类似的结论。他指出,“人类发展至今天这样,多归功于欧亚大陆西北部的一小部分人在数个世纪所内创造的辉煌 ”[2,第264页]。

 

尽可能认清中国的相对优势和相对弱势十分重要。这将有助于中国做出正确定位并向正确的方向前进,从而弥补和克服中国相对的弱势。Charles Murray 指出,“历史已经说明,一个出巨人的年代,也是出“亚巨人”及其它人才辈出的年代”[2,249页]。图 8 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这个规律。因此,虽然可能有例外情况,在写本文时作者悲观地认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国也不太可能在医学上作出一连串的原创性巨大贡献,也不太可能会产生许多生理医学的诺贝尔奖得主。如果有可能,也许同日本一样,会先有物理学及化学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参照之前日本及韩国的经验,中国的公司可能会在机械制造和电子工业方面做得更好,而不是创新制药及生物技术。当然,作者承认预测将来是非常困难的。未来的发展只有在实现的那一刻,才会知道最后结果。

 

鸣谢

感谢本次调查的每一位参与者,也感谢来自朋友和同事的诸多宝贵意见;感谢丁香园和 AME 出版社的支持,尤其感谢 AME 出版社的汪道远先生,郑思华小姐,杨丹小姐,李媚小姐; 丁香园公司的许茵南小姐。本次调查的设计及结果解释均独立于丁香园及 AME 出版公司。

 

披露:

1.本次研究主要目的并非精确记录近代中国的医药发展史,而是记录本次投票提名。因此各个项目的参考文献引用上可能存在一些不均衡。

2.除自己国家创新发明外,作者也认为及时将西方先进技术引入中国也同样重要,并且能节省自我研发成本。

3.本文作者认为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1965年)以及汤飞凡教授的沙眼衣原体培育(1957年)是科学成就而不是医疗发明。由于作者在合成化学和微生物学知识方面的局限性,未能完全诠释这两个科学成就的重要性。此外作者钦佩汤飞凡教授为中国医疗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

4.本文中文版从英文版节选翻译而来,如与英文版有歧义,以英文版为正确解释。

 

参考文献请参见英文原版:

Wáng YX, Xiao F. Top five medical innovations in China mainland since Xinhai revolution (1911): results of AME survey-002. Quant Imaging Med Surg 2015. [Epub ahead of print].

本调查全文链接:

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2343

作者|王毅翔,肖凡。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

上期文章:

AME Survey 001|中国大陆医生英语使用模式

本文由「 AME 科研时间」首发,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