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向东向西021|为何中国目前在医学发明方面表现不佳及中国如何应对?(第一部分)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王毅翔
关键词:

编者按: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王毅翔教授针对“辛亥革命以来中国大陆五大医学发明”这一主题设计了调查,最初我们希望能提名出辛亥革命后中国大陆的 10 大医学创新发明,但根据最终投票内容只提名五项。调查结果出人意料,中国目前在医学发明方面表现不佳。那么调查设计者是如何看待这一调查结果的呢?他们又有何建议?

 

AME Survey 002 的结果使作者及同事都感到很惊讶。自辛亥革命以来,中国大陆的创新发明在此次调查中一共提名了七个,只有王振义等 1988 年的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是于文化大革命结束后(1976年)完成的。但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近 38 年。作者的第一个直接反应是,这调查结果可靠吗?在过去的 25 年都没有大的发明?笔者马上联系了很多不同医学专业的朋友和同事,但是所有联系到的人都回答他们不能举出过去 25 年内中国的重大医学发明的名字。我们再次看了这次的调查数据,发现参与者的专业分布是均衡的,参与者的数量也类似于以前的几个丁香园调查(如 Quant Imaging Med Surg 20152; 5(1):174-81; http://vote.dxy.cn/report/dxy/id/59649)。我们极不可能漏掉了一个重大的医学发明。我们调查期间未收集参与者的年龄信息,然而根据参与者的职称,我们估计参与者年龄中位数是 30 岁出头(类似于AME Survey 001)。作为学术成就的一个粗略估计,AME Survey 002 结果去掉七大成就及针灸麻醉后如图 1 所示。我们假设较年轻的参加者可能对于近期的成就更为熟悉。因此尽管本调查有各种局限性,即使考虑文革结束之前的大规模宣传效果,AME Survey 002 也不可能漏掉了近一二十年的重大医学发明。

 

图1.AME Survey 002 提名结果。X 轴=(每个项目投票数) ×项目投票数。七个主要医学成就和针灸麻醉[1]以及云南白药(曲焕章于 1902 年发明)不包括在此图中。所有其他提名包括实际和理论的项目都列在图中,虽然一些提名没有临床验证而且一些提名并非中国原创。

 

观察 AME Survey 002 结果的时间轴我们不难发现,重要成就主要集中在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图2)。我们很快注意到这些成就的时间与中国的重要国防成就及袁隆平的第一次杂交水稻重要成功的时间点基本一致。这正印证了 Charles Murray 的话:“历史已经说明,一个出巨人的年代,也是出‘亚巨人’及其它人才辈出的年代”[2]。中国科学院前院长周光召教授曾说,那个成就集中的时代有以下特征:1)学术自由,高年资的科学家和年轻毕业生能在同一组内互相讨论,畅所欲言;2)有极好的团队合作精神,3)参与者的理想主义思想[3]。当然那时的研究人员不需要不断地被排名和论文评价,所以他们可以致力于长期研究。Charles Murray 说过,为理想主义付出努力而不是被物质所驱使,并能自由的发挥,对于科学或艺术家的发展极为重要[2]。

 

周光召教授在 2007 年发表评论时说中国的学术氛围变得越来越不民主[3]。这并不奇怪。人类作为动物世界的物种之一,趋势也是小部分的有钱人及掌权人依靠他们的现有优势获取更多金钱及权利,从而使得钱权更加集中,没特权的人会越来越被边缘化。这也许是生物学的自然规律。

 

图2. 大多数重大医学成就集中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和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期,这与中国一些其它科技成就的时间上一致。Y 轴无单位。蓝线:辛亥革命后中国大陆的7 大医学发明[1]。 1)伍氏口罩及鼠疫防治(1910年)、2)卵黄囊培养沙眼衣原体(1957年)、3)断肢再植(1963年)、4)人工合成胰岛素晶体(1965年)、5)青蒿素(1972年)、6)三氧化二砷(As2O3)(1974年)、7)全反式维甲酸(1988)。红色线:1)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4年)、2)首次导弹携带原子弹弹头爆炸试验成功(1966)、3)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试验成功(1967)、4)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成功发射升空(1970年)。绿线:袁隆平杂交水稻第一次重大成功(1974年)。

 

中国现在无疑已更加富有了。然而 Charles Murray 观察到一个现象是,财富与提高科学和艺术的成就并没有必然关系[2]。举个例子,在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后,从拉丁美洲带给西班牙巨大财富导致了西班牙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在科学上和艺术上长期没有重要建树,这一现象一直延续到今天[2 ]。

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中国一直在打造“世界一流大学和科研机构”。然而与大规模资金投入和发表文章相比,实际成就却不令人满意[4-8]。这在一定程度上与 AME Survey 002 结果一致。如果我们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董洁林等在“从统计视角探讨中国历史上的科技发展特点”一文 [9] 中总结道: 1)中国累计的科学成果占世界总量的不到1%; 2)欧洲地区自公元前 500 年就在多方面科学活动中十分表现十分活跃,其科技成果一直比中国表现突出。Charles Murray 在他的著作 HumanAccomplishment: The Pursuit of Excellence in the Arts and Sciences, 800 B.C. to1950 [2]中也表明了类似观点。由于中国在近 2800 年来,从来就不是科学技术的主要贡献国家,我们可以假设在短短一、二十年内,中国很难将一部分高校打造为国际一流。说句公道话,中国的高校及科研机构的科学家并不是导致目前这种现状的唯一责任人。应该给予中国的科学家更多的时间来产出更多有意义的研究结果。然而自然规律有其法则,我们人类可能还没能完全理解。命中注定大多数人最后都是普通人,出类拔萃的人必然很少[10]。这种说法也适用于大学,世界上大多数大学也终归是普通大学。

很多人都会同意在中国取消女子举重这一竞技项目。很少有人对项运动感兴趣,而且这项运动危险性较高,经常会导致运动员受伤。中国足球队频频让大家失望,中国或许也应放弃足球。是时候让我们意识到中国人不擅长足球的时候了。足球本来就不是中国传统的一部分。对中国人来说,打乒乓球和羽毛球更有趣。在科技方面,中国当然应该继续加强其国防能力,并且支持发展像华为这样的公司。然而我们真的需要英美定义上世界一流的大学吗(德国和法国的大学则有不同的系统[11,12])?现阶段看来,中国如果有世界一流大学当然更好,但不是必须的,当然我们需要好老师。去争取并维持这样的世界一流大学,中国要花很多钱,但并不物尽其用。中国也没有必要再重复举办如 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那样费钱的活动。值得注意的是,幸福指数最高的两个国家丹麦和挪威并没有常规排名的国际一流大学。美国有很多一流的大学和研究机构,但幸福指数仅排在第18 位,哥斯达黎加的幸福指数也超过美国[13]。

管理研究及培育创新非常复杂,要比管理制造业困难得多。近看我们近邻东亚,日本和韩国的创新制药及生物科技的成就并不突出。作者从事医学影像领域,我们可谈谈磁共振仪。日本的磁共振仪公司较通用电气、西门子、和飞利浦三大公司仍落后很多,尽管东芝在美国有很大的研发机构 (Toshiba America Medical System)。韩国还没有出名的磁共振仪公司。一位日本磁共振工程师最近告诉我们其中一位作者,他真佩服通用电气、西门子、和飞利浦能一波一波不断地将新磁共振技术推向市场。

与战争时期不同,中国目前处于相对和平年代。只要很多在哈佛、麻省理工、史丹佛、剑桥和瑞士联邦工程学院工作的聪明科学家们每天工作12小时每周工作6天(或更长时间),在辉瑞、诺华、西门子、飞利浦、空中客车和波音公司工作的聪明的化学家及工程师很有干劲,那么我们就不用担心,他们的大多数科学发现及发明最终都也能造福中国人。用不着头撞头地激烈竞争,中国的科学家们可以更加轻松。中国的科学家可以多关注自己更感兴趣的、或真正对社会有利的长期项目。科学技术研究的初衷是为了造福更多的普通大众,并且能确保弱势团体得到呵护。

 

英文原文链接:http://www.amepc.org/qims/article/view/6017/7017

作者:

王毅翔 (Yì-Xiáng J. Wáng) ,AME 出版社 Quantitative Imaging in Medicine and Surgery (www.amepc.org/qims) 杂志主编,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副教授,【AME 向东向西】专栏作者。

肖凡,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文由「 AME 科研时间」首发,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AME College 即将开课,现正火热报名中,名额有限,先到先得。欢迎点击链接,参与在线报名:http://wd.koudai.com/item.html?itemID=1453120521&p=-1

Doi:

10.3978/kysj.2014.1.96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