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特邀评论|喝茅台,防肝癌?浅谈如何慎重解读医学科研成果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帅得惊动联合国-
关键词:

编者按:上周,小编的朋友圈和微信群被一篇文章狠狠地刷屏了。2014年,业界神刊 Plos ONE 刊登了一篇题为 Maotai Ameliorates Diethylnitrosamine-Initiat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Formation in Mice 的文章(PMID号为:24690765),由于该文取材独特,在 AME 各大微信群中引发了深刻的讨论。上周六,「AME 科研时间」微信号也专门发布了针对该文的特邀评论。今天,小编为大家推荐另一篇精彩评论,从另一个角度为读者解读这篇神作。

 

先花一些笔墨将文章的主要内容介绍下:作者以二乙基亚硝胺(DEN)在小鼠中诱导肝癌模型,研究茅台酒是否可以预防肝癌的发生。文章共设立了 6 个组:对照组(无任何处理,n=22),单独“饮用”茅台组(n=20),单独“饮用”酒精组(n=20),腹腔注射 DEN 并“饮用茅台组”(n=24),腹腔注射 DEN 并“饮用”酒精组(n=26),腹腔注射 DEN 组(n=22)。这里之所以将“饮用”二字加上引号,是因为小鼠不可能主动饮酒的,作者采用的方法应该灌胃(intragastric incubation)。作者还考虑得特别细,表现在:茅台只有 53 度,所以作者还特地将无水酒精稀释到了 53 度作为对照;饮酒的剂量也特别统一,严格每天都按照 5 ml/kg 的剂量喂养,每周喂 5 天,一共喂 35 周。这里调侃一下,不知道作者为什么不是每天都给小鼠“上酒”,而是每周只上 5 天,估计是研究生周六周日出去玩了,懒得去给老鼠“上酒”吧。也可能是因为考虑到了实际情况,正常人总不可能天天觥筹交错、醉生梦死的,每周休息两天也属正常。

后面坐着做了一些机制方面的研究,把目前常用的基础研究的手段,什么 PCR、WB、免疫组化等都用上了。结果显示:1)与酒精相比,茅台还可以保护肝脏胰腺;2)在 DEN 处理的小鼠,如果同时给予茅台,GPC3 表达降低,如果是给予酒精,那 GPC3 表达就上调了;这里需要说一下,GPC3 是肝癌的一个早期形成指标,因此作者通过检测 GPC3 来反映肝癌的形成状况;3)上调 MT-1/2,Nrf2 和 GCLC 等抗氧化因子的表达。这些抗氧化因子本身也是肝癌的保护因子,因此作者提出:茅台可以改善(ameliorates)肝癌的发生。

总体而言,该文是一篇试验设计严密,数据分析合理,立论依据充分,撰写与组织规范,结果解读深刻的科研论文。可谓有板有眼,有理有据。这样的文章,刊登在 Plos ONE 这种“海纳百川”的学术杂志上并无可厚非。有网友调侃说:要是对照组设立五粮液组、红星二锅头组就更好了。笔者也是这样认为的,如果能证明茅台防肝癌,五粮液防不了,那~~~(此处省略 200 字)。不过话说回来,论文这东西嘛,不可能尽善尽美,也不能把所有问题都搞懂,允许有一定缺陷。学术嘛,本身也允许百家争鸣。

读完这篇文章,当时就想发条微信,题目就是:喝茅台、防肝癌!但后来仔细想想,还是别发好了,因为这篇文章的结果不能简单解读为“喝茅台、防肝癌”,这样会误导没有医学背景的普通大众。因此,笔者今天借这篇文章讨论一个话题:慎重解读最新的医学科研成果。

医学科研成果对医学的推动作用是不言而喻的,今天在临床上广泛应用的诊疗手段,多数都是现代医学科研成果的结晶。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科研成果走向临床是一个十分漫长和复杂的过程,而且很多起初曾被人们寄予厚望的研究成果可能会在走向临床、造福人类的长途跋涉过程中“夭折”。就这篇文章的研究结论而言,说“喝茅台、防肝癌”,有点过头了!

 

第一,这是一项基于小鼠的实验,小鼠和人显然是不同的,很多能在小鼠上得到的结论未必适用于人类。换句话说,茅台也许可以预防小鼠肝癌,但不见得能预防人类肝癌。

第二,研究者中 DEN 诱导肝癌,这与正常人肝癌的发生机制有很大的区别。我国肝癌多与 HBV 和 HCV 感染有关,HBV/HCV 诱发肝癌的机制和 DEN 显然是不同的。茅台可以预防 DEN 诱导的肝癌,但是对 HBV/HCV 相关的肝癌是否有预防作用就不好说了。

第三,作者研究肝癌是否发生的指标是检测 GPC3。严格来讲,GPC3 和肝癌形成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作者检测到 GPC3 高表达,并不能说明肝癌发生,正如作者在文中所言,"it's immunohistochemical results also suggested the formation of HCC"。注意 suggested 这个词,用今天时髦的话来讲,可翻译成“貌似”。发表论文的时候,作者可以根据数据的论证强度,选用“貌似”这种模棱两可的词语。但是如果一项影响芸芸众生的临床决策是建立在“貌似”的基础上,后果将不堪想象。

第四,从作者提供的图 3 我们可以看出,如果不注射 DEN,GPC3 就不会高表达。如果同时使用 DEN 和酒精,GPC3 则高表达;如果同时使用茅台和 DEN,则 GPC3 的表达会适当降低点,但是比正常对照组略微增高。遗憾的是,作者并没有报道单独使用茅台、单独使用酒精组和单独使用 DEN 组小鼠 GPC3 的表达情况。让人无法得知在正常情况下,茅台是否会抑制 GPC3 的表达。这样的结果其实很难解释,我们只能笼统理解为:DEN 可以上调 GPC3 的表达(促进肝癌的发生),而茅台可以抑制 DEN 上调 GPC3 的能力(抑制 DEN 诱导肝癌发生的能力)。至于在没有 DEN 存在的条件下,茅台还能不能抑制 GPC3 的表达(抑制肝癌的发生),这就不确定了。绕了半天,笔者想表达的观点就是:也许茅台可以抑制 DEN 诱导肝癌的能力,但是在没有 DEN 存在的情况下,也就是很“自然”、很“原生态”的情况下,茅台是否还能抑制肝癌发生,这就不好说了。

第五,退一万步讲(这岂止是一万步,简直是几十亿步),就算茅台能防肝癌。好吧,我们来看看剂量:5 ml/kg/d,每周 5 天,喝 35 周。笔者体重 67 公斤,照此计算,每天需喝茅台 335 ml,一共 6 两 7 钱,相当于 2/3 瓶茅台。按照作者的描述,是“灌胃式”的喝法,估计得在 5 分钟内搞定这 6 两 7 钱酒。这无论是经济上还是身体上,都吃不消。就算有土豪经济上吃得消,身体上估计也吃不消吧。当然,这只是一个大致的换算剂量,不一定准确。但是根据文章的结论,我们只能认为这个剂量才具有预防肝癌(准确地说是抑制 GPC3 表达)的能力。低于这个剂量行不行?不好说!因为作者没有做剂量分析。

第六,在先前一万步的基础上,笔者再退一万步。就算茅台能防治肝癌、也有人无论是经济上还是身体上都能承受那个酒量。好吧,我们来看看喝酒的危害:循证医学证据表明,过度饮酒会增加中风的危险(JAMA. 2003,289(5):579-88; Int J Cardiol. 2014,174(3):669-7)。有人愿意的话当然可以选择喝茅台防肝癌,但是就怕出现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后果:肝癌没了,中风来了。当然,作者在前言中也提出 "Maotai could be different from ordinary ethanol"。言外之意,茅台与一般的酒不同!茅台是否会增加中风风险,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笔者也不敢妄下结论。但是已有证据确实显示大量摄入酒精(Alcohol intake)会增加中风风险,打算喝茅台防肝癌的同志们还是自行掂量下吧。

 

可能有读者会问:哥们,经你这么一说,那这篇文章还有啥价值?笔者只能回答:非也!文章肯定是有价值的,要不然 Plos ONE 也不会刊登。这篇文章最大的价值不在于“喝茅台、防肝癌”,而是提示茅台酒中可能存在一种或多种抗肝癌物质,如果后续的研究能将这些物质分离纯化出来,在制成防肝癌药品,说不定就真可以预防肝癌了。那个时候,大家就不用喝茅台,也能预防肝癌了。当然,这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说不定中途就会“夭折”。

 

最后,作者在 PubMed 中输入了 "maotai" 作为检索词,还真检索到了 22 篇文章,有的文章还发表在 Chin Med J (Engl),HepatobiliaryPancreat Dis Int,World J Gastroenterol 等医学学术杂志上(貌似都出自 Plos ONE 上的这个团队),还有部分论文发表在环境微生物类、食品卫生类杂志上。

看起来,研究茅台,发 SCI 论文的人还不在少数。

 

阅读相关文章:

AME特邀评论|喝茅台,防肝癌!你值得拥有!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文由「 AME 科研时间」首发,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AME College 即将开课,现正火热报名中,名额有限,先到先得。欢迎点击“链接”,参与在线报名。http://wd.koudai.com/item.html?itemID=1453120521&p=-1

Doi:

10.3978/kysj.2014.1.948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