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专访|王志明教授:护航亚专科力促 MDT,探索中国肝移植标准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李媚
关键词:

编者按:2015 年湖南省医学会普通外科专业委员会年会暨全国肝胆胰及胃肠外科新技术新进展学习班,于 6 月 13 日在美丽的湖南省长沙市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圆满结束,中国普通外科杂志和 AME 编辑全程参加会议并做采访报道。AME 编辑更是有幸在这次会议上对大会主席、AME 战略合作杂志《中国普通外科杂志》主编王志明教授进行了专访,与其畅谈湘雅医院普外科、器官移植中心建设状况、湘雅医院医学人才培训经验及本次会议的亮点。

 

谈学科建设:护航亚专科,力促MDT

AME: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为百年名院,也是本届湖南省医学会普通外科专业委员会年会的主办方,您是该院普外科主任,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本院普外科的建设现状?

王教授:湘雅医院普外科自 2012 年起开展亚专科建设,现已建立起胃疾病(上消化道疾病)、肛门大肠、胆道和胰腺、肝脏、甲状腺、血管外科、小儿外科 7 个亚专科及 6 个病房。这些亚专科都隶属普外科框架之内,我们设立了一名普外科主任、6 名亚专科主任(同时担任普外科副主任),并积极放权,给予其财务、设备采购自主权,促进各亚专科蓬勃发展,并通过普外科管理委员会把控各亚专科发展方向。

 

AME:您在今天的讲座中介绍了湘雅医院的 HCC 伴 PVTT 多学科治疗体系(MDT),能否进一步谈谈这个 MDT 如何开展协作?

王教授:目前我们普外科开展了肝癌 MDT、胃肠道肿瘤 MDT、胰腺肿瘤 MDT,就我负责的肝癌 MDT 协作组而言,肝脏外科、放射介入科、肿瘤内科、超声影像科、感染科、病理科一同组成了肝细胞癌多学科综合治疗中心/小组,开设每周一次的联合门诊,小组每 2 至 3 个月便召开学习会,分享各专科经验——请外科介绍手术指征、介入科讲介入疗效、感染科谈抗病毒治疗等。小组学习使得团队可以更规范、更有据可循地选择肝癌患者治疗手段,同时各科室医生更易达成统一共识,最终使肝癌患者得到有效的综合治疗、临床获益。

 

谈临床实践:国外指南 PK 国内标准

AME:近期一篇题为《肝脏外科医生就像救鱼的小孩》的文章被影响因子为 11.19 的 Hepatology 杂志接受,该文指出在一项国际多中心研究里,不符合当前指南标准的非理想手术人群术后 5 年生存率优于同期采用其他治疗方案的肝癌患者,并进一步指出欧美协会推荐的肝癌治疗指南与世界治疗现状的脱节,您是如何看待临床个体化和规范化这个问题的?

王教授:这个问题在临床普遍存在。举例子说,巴塞罗那分期(Barcelona Clinic Liver Cancer)是一种国际影响力很大的肝癌临床分期系统,但如果在中国临床照搬这个指南,就会带来很多问题:首先,国外肝癌患者主要为丙肝或者酒精性肝硬化,但国内肝癌人群主要属肝炎后肝硬化,部分患者还有酗酒史,也就是说其致病因素多样而复杂,可能相对而言,肝脏储备代偿功能也会差些;再者,BCLC 将单个肿瘤直径 ≤2 cm 的肝癌患者划分为极早期(0),单个肿瘤直径 ≤3 cm、胆红素正常、无门脉高压肝癌患者划分为早期(A),只有这两期的患者才推荐行肝切除术,但在中国,0 期和 A 期的患者很少,而手术以外的疗法,效果不一定比手术好,怎么办?所以说,国内临床实践和国外指南是有一定差距的,同样情况下,也可能会作出不同选择。这就需根据患者自身具体情况,如肿块的特性、肝硬化程度、肝脏体积是否缩小、肝脏的储备功能等来进行个体化判断,临床患者情况千差万别,完全执行 BCLC,可能会让一些适合肝切除术的患者失去手术机会。所以说照搬国际指南是不可行的,还要结合人种、发病特点等实际情况灵活运用。

 

AME:肝移植应该也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国内外肝移植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王教授:在肝移植指征上,会有一些差异。譬如说,一些符合米兰标准(单个肿瘤直径不超过 5 cm 或较多发的肿瘤少于 3 个并且最大直径不超过 3 cm,没有大血管侵犯现象,也没有淋巴结或肝外转移的现象)的患者,国外可能推荐进行肝移植,毕竟这是根治性手术。但在国内很少有患者肿瘤直径不超过 3 cm,即使有,这些患者进行射频消融可能效果也不错,这时候,他们自身不一定愿意接受肝移植,再考虑到经济问题,国内肝移植平均费用 60 万,还不包括术后长期用药支出,很多家庭难以承受,所以对于肿瘤直径较小、肝功能良好的患者,在国内可能不会首选肝移植,即使面对肿瘤直径小,但肝功不佳、肝硬化严重、无法耐受肝切除术患者,我们推荐其进行肝移植,但最后也不一定能实现,影响肝移植的因素太多,供体紧张是头号难题。

从另一角度看,在中国实践中,米兰标准可能过于严格,目前国内推出了如上海复旦标准(①单个肿瘤直径 ≤9 cm、或多发肿瘤 ≤3 个且最大肿瘤直径 ≤5 cm、全部肿瘤直径总和 ≤9 cm;②无大血管侵犯、淋巴结转移及肝外转移)等国内肝移植标准,重新审视肿瘤大小在肝移植指征中的地位。事实上,国内标准也开始影响国外指南,国际也开始出现了对米兰标准的一些质疑声。

 

谈人才培养:良好传统和重视程度是关键

AME:百年湘雅,流芳万世。湘雅医学院在医学人才培养方面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您正担任湘雅医院外科教研室主任,能否谈谈湘雅医院在医学教育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王教授:湘雅医院的医学人才培养,的确值得我们引以为荣,湘雅的学生在全国医学生临床技能竞赛上屡屡夺冠。首先不得不说,湘雅医院有优良的医学教育传统,从见习到实习,都有一套完整规范的流程;同时,带教医生经验丰富,也很重视锻炼学生;此外,我们与美国耶鲁大学保持密切联系,会派人到其医学院参观学习,也会定期邀请其负责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教授过来讲课,我们正在学习他们量化考核的制度精神,在国外,没经过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是不能上岗的,我们也倡导,在湘雅,即使是博士学位,也要经过临床实践,要知道,即使是名医,都要在临床上经历过摸爬滚打,经历过成功失败,日积月累,才能成就的。

 

谈学术会议:好内容、新平台,更上一层楼

AME:这次湖南省医学会普通外科专业委员会年会暨全国肝胆胰及胃肠外科新技术新进展学习班非常成功,可谓座无虚席,作为大会主席,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感想?

王教授:这次会议我们邀请到省内外专家、地市级医院医生共 18 位讲者,为大家呈献了非常精彩的学术报告,报告内容涵盖了普外科多个领域——肝胆胰脾、胃肠、甲状腺、血管等,既有重点,也有广度。《中国普通外科杂志》战略合作伙伴 AME 出版社还对陈孝平、苗毅、石汉平等知名专家进行了访谈,借助媒体平台促进学术传播,可谓是新平台、新气象。也感谢各方的努力协作,会议才能圆满成功。

 


图:王志明教授在AME展位留影

 

受访专家|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湘雅医院外科教研室主任、普外科主任、肝脏外科主任、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中华医学会外科分会重症感染学组副组长、中华医学会肿瘤分会肝癌学组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分会肝脏外科医师委员会常委、国际肝胆胰协会及亚太地区肝胆胰协会委员、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肿瘤分会肝癌学组委员、湖南省普通外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湖南省肿瘤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健康管理学会肝胆胰健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中西医普通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保健委员会保健专家会诊专家、湖南省甲状腺和乳腺外科学组组长、湖南省门静脉高压症外科学组副组长、《中国普通外科杂志》主编、AME 旗下 Gland Surgery(简称GS)杂志主编。

 

笔者|李媚,AME 出版社科学编辑。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AME科研时间医学丛书:

点击进入微店购买上述精彩专著。http://weidian.com/?userid=260520116

Doi:

10.3978/kysj.2014.1.933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