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专访|李媛:肺癌新分类,诊断新变化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钟清华 , 江泳施
关键词:

编者按:第一届肺癌长江论坛于 6 月 13 日在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顺利召开,与会专家就肺癌综合治疗和放射治疗做了精彩的报告和热烈的讨论,其中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病理科的副主任医师李媛医生报告的主题是 2015 年版本 WHO 肺癌新分类解读。会后,李教授接受 AME 科研时间编辑的采访,分析解读 2015 版 WHO 肺癌新分类。

 

AME: WHO 对肺癌的分类,上一个版本是什么时候,在今年新的版本中,有哪些更新?

上一个版本是 2004 年,2015 年版与之相隔 11 年,所以此时更新很有必要。今年的版本更新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重新命名某些疾病,因为旧分类对于部分疾病的命名不是很准确;二是增加了很多内容,2015 年版从病因学、流行病学、病理形态和分子遗传学等方面都做了更新、增补和调整。

 

AME: 肺癌新分类将对肺部肿瘤的病理诊断带来什么影响?对其他学科的实践又有何影响?

首先,对大细胞癌的诊断会出现变化。在 2004 版的分类中,大细胞癌的发病率为 9%,但是如果按照新分类,大细胞癌的发病率会降到不足 2%,甚至更低。因为在旧的 WHO 对肺癌的分类中,并没有强调免疫组化和特殊染色在病理诊断中的应用,所以例如大细胞癌、鳞癌或者腺癌的分类就容易不准确,最终影响对病人的治疗。而在新的分类中,免疫组化和特殊染色的应用得到强调,因此对鳞癌和腺癌的分类更准确,也使大细胞癌的诊断率大大下降。举个例子,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是大细胞癌的一种亚型,以前被归类为大细胞癌,但实际上它是一种神经内分泌癌,新版把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归入神经内分泌癌,所以在大细胞癌里面就没有了这种类型。另外,基底样癌,现在被分到了基底样鳞癌;透明细胞癌和大细胞癌伴横纹肌样癌的分类在新版中被取消了,现在这些肿瘤已经不需要单独诊断了,如果看到这些细胞形态,只需要在报告中注明其成分及百分比;淋巴上皮瘤样癌,以前也被归入大细胞癌中,但是因为它跟一般的大细胞癌不一样,其肿瘤细胞有 EBV 的感染,所以它属于一个独立的疾病,现在也被单独归类了。

另外,新分类也强调基因遗传学的改变,所以在进行病理诊断时也需要对这方面加以注意。例如,对于新增的一种因为 NUT 基因改变而命名的 NUT 癌,它的 HE 形态与免疫变型与鳞癌类似,但它具有 NUT 基因的改变而不同于鳞癌,是一种独立的疾病。

新分类的出现对于化疗也会存在影响。以大细胞癌的化疗为例,以前的化疗并没有针对性,而现在一部分原来被诊断为大细胞癌的肿瘤可能被重新分类为腺癌或者鳞癌,这样疾病就可以按照腺癌或者鳞癌的治疗方案进行治疗,通过对大细胞癌的重新分类,病人将可以得到更为精准的化疗治疗。

新分类对外科手术方式的选择也具有一定的价值。例如,对于腺癌的分类,新提出来的原位腺癌和微浸润性腺癌,目前已经有循证医学证实其五年生存几乎接近百分之百。所以对于这部分病人,可能只需要局部切除,而不需要做肺叶切除。

 

AME: 我国在肺部肿瘤的病理诊断方面有哪些不足?

我国目前大部分的病理诊断方法是按照国外的一些做法和经验,国外制定了标准,我们去遵守。但是我觉得国内的人群与国外的人群还是存在一定的区别,国外的标准不一定完全适用于中国。例如 WHO 在肺癌的新分类中,对原位腺癌的定义是一般小于 3 cm 的肿块,但是在中国,起码在我们单位,我们从来没见过 2 cm 以上的原位腺癌,大部分都是 2 cm 以下,所以对于 3 cm 这个定义是否适用于中国人群,我认为还是需要国内的各单位进行合作商榷,去寻找循证医学的证据。

 

受访专家|李媛,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病理科副主任医师。擅长肿瘤病理诊断,尤其是胸部肿瘤的病理诊断。主要从事肺部肿瘤发生的分子机制研究,参与多项国家自然基金项目。

编辑|钟清华,江泳施,AME 编辑部.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AME科研时间医学丛书:http://weidian.com/?userid=260520116

Doi :

10.3978/kysj.2014.1.918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