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专访|姜格宁:精准医学更需要多学科协作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黎少灵 , 高凤平
关键词:

编者按:中国医师协会胸外科医师分会 2015 年会暨第 六 届全国胸外科学术大会于 2015 年 6 月 12 日在杭州市正式开幕。为期一天半的会议以专业论坛的形式就有关胸部外科各领域学术及手术技术的进展开展广泛交流,并就大家关心的与医务界相关的热点社会、人文、法律问题和学科建设等主题进行探讨。我们特别邀请到上海肺科医院的姜格宁教授跟我们分享精准医学的理念。

精准医学

今年年初,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情咨文演讲中提出了“精准医学( Precision Medicine)”计划。但 “精准医学”提出之初在美国却还是个较为狭义的概念。姜教授指出,“奥巴马的初衷是希望提供个体化的精准治疗,但我们逐渐发现,社会环境、人文等因素都会影响预后和生存质量,所以精准医学的内涵还在不断扩展。”

“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一样的,就是希望对不同的个体提供更加精确的最佳治疗方案来获得最大限度的预后和治疗效果。”姜教授提到。在普胸外科领域,广义的精准医学理念将涉及胸外科各个领域。具体体现在:术前病灶性质的精准判断,手术方案的精准设计,手术病灶的精准切除,精准的术前和围手术期处理以降低术后并发症,基于快通道康复理念的术后加速康复,患者术后生活质量的评估,以及分子生物学检测,为基础的肿瘤个体化治疗基于大数据库的精准预后判断。“根据精准医疗的概念,从患者知道得病(还没入院)开始到最后患者的彻底康复,整个系统我们都要做到精准化流程。”姜教授说。

医学在不断地发展。姜教授讲到,我们昨天处在基于症状判断的经验医学,今天我们走到了以循证医学为基础的阶段,明天才是精准医学。精准医学的概念在不断的完善。胸外科领域亦然。要实现精准医学,不能把科室之间割裂开来,因为精准医学不是靠某个科室的医生就能做到,而是需要多个学科参与,作为一个整体完成的。这个系统以患者为中心,参与进去的包括内科医生、外科医生、病理科医生、癌症医生,包括病历记录医生、分析员、实验室分析员等等,进而构成的一个庞大系统,以达到精准医学的最好效果为目标。

单孔胸腔镜

随着腔镜外科的发展,单孔胸腔镜因其手术创伤最小化的优势得到胸外科医师的青睐。上海肺科医院率先在国内开展单孔胸腔镜手术,并多次邀请到国际单孔胸腔镜大师 Diego Gonzalez-Rivas 等教授到上海举办单孔胸腔镜学习班。

谈及对单孔胸腔镜手术的体会,姜教授表示,减少创伤,除了切口的创伤,还要考虑对脏器的保护。怎么以更小的切口达到同样的治疗效果是一个重要课题。这是单孔胸腔镜体现更微创的优势。“单孔技术不像过去,比如会存在这个手术切不干净、手术难做等问题。这实际上是一个学习曲线的掌握,需要我们逐渐地适应。现在国内和国外很多医生都在开展单孔手术。大家现在慢慢达成了一种共识,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这种手术的,都慢慢地向单孔过渡。这是一个趋势。”姜教授说道。

年轻医生培养与医疗规范化

对于当前年轻一辈胸外科医师的评价,姜教授用了“聪明”一词。“我们要给年轻人创造平台,制定严格的培训计划,就像这次年会上张逊教授提到的医师规范化培养,”姜教授提到。 现在上海在全国率先提出的专科医生培养中,姜教授担任上海市专科医生培养胸外科组组长。

“我们要打破以往的习惯,借鉴美国的经验,结合中国的经验,让专科医生培养更加合理化,将他们推向更高的平台,努力使每一位毕业的专科医生都能达到相对高的水平。我们的青年医生也是一样,必须经过规范培养,成为在各方面都是比较合格的胸外科医生。在此基础上,随着他们逐渐成熟,我们给他们建立不同的平台,希望他们走得更快更远。中国的胸外科属于将来年轻一代。如果年轻一代做得好,那么就像一些外国教授讲的,基于中国的大数据,将来全世界任何国际会议都有中国好声音。因此,我们首先要培养好年轻医生,培养年轻医生的创新精神,其次处理好数据库,这样‘未来属于中国’指日可待。”姜教授说道。

国内医生培养规范化仍处于逐渐转变的过程。“经验医学是不能复制的,但如果把经验提升为合理规范,那获益的不仅是医生,更是患者。当然,医师考核力度也应加强。仅仅出几个题目,考个试,就有点形式主义。我们要实行更深层次的考核,比如说胸外科医生的培训,还包括各个科的轮转。在这一点上,上海已经打破了医院与医院之间的界限。一个专科医院,或是综合医院,总有其相对优势的科室。如果我要培养一个最好的医生,我就会把这些医生放到这些有专科优势的科室轮转,这样打造的专科医生更能面面俱到。这是我们比国外走得更前的一个方面。考核标准严格参照国际标准,同时我们也设计非常好的考核秩序,用严格的制度来管理以达到要求。”姜教授说罢,嘴角微微抬起,眸子里透着一股坚定的信念。

受访专家:姜格宁,教授、博导,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胸外科主任。上海市医学会胸外科学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委员。中华胸心血管外科杂志副总编辑,中华器官移植杂志编委。

采访编辑:黎少灵、高凤平,AME出版社。

相关链接

ESTS 2015|胸外科专科培训之欧洲视角

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2870

点击链接可浏览“胸外科专科培训之欧洲视角(Research and education in thoracic surgery: the European trainees’ perspective)”一文英文原文。http://www.jthoracdis.com/article/view/4205/html

Doi:

10.3978/kysj.2014.1.88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