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SCO 2015|PETACC8和N0147研究的汇总分析&TRIBE研究生存数据更新及分子标记物亚组分析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张剑威
关键词:

编者按: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年会(2015ASCO annual meeting)正在美国芝加哥如火如荼进行,AME携手与会医生同仁,竭诚为大家播报ASCO 2015精彩新闻。以下为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张剑威医生为我们翻译的ASCO摘要两则,让我们来一睹为快吧!

 

摘要一

接受FOLFOX±西妥昔单抗辅助化疗的微卫星稳定(MSS)的III期结肠癌患者中BRAF V600E突变及KRAS 2号外显子突变的预后价值--PETACC8和N0147研究的汇总分析

背景:首先,BRAF及KRAS突变在根治性切除术后的结肠癌患者中的预后价值仍存在争议,这主要是由于既往研究中,纳入了II期和III期,微卫星不稳定(MSI)和微卫星稳定(MSS)的结肠癌或直肠癌患者,此外,治疗方案也不尽相同。要对这一问题进行探索,需对可能影响结果的因素进行统一。我们通过前瞻性收集PETACC8 and N0147 研究中III期MSS的患者的肿瘤组织标本进行分析,研究中所有患者均接受FOLFOX±西妥昔单抗的辅助化疗。

仅纳入MSS的患者,检测肿瘤组织中BRAF V600E和KRAS 2号外显子突变状态。根据检测结果分为三组:BRAF突变组,KRAS突变组,双野生型组。采用分层Cox风险比例模型分析基因突变状态与肿瘤复发时间(TTR),复发后生存时间(SAR)及总生存时间(OS)的关系,根据治疗情况和协变量(年龄,性别,肿瘤分级,T/N分期,肿瘤位置和ECOG评分)对多变量模型进行调整。

共5577例患者纳入研究分析,3934例MSS的患者进行BRAF和KRAS基因的检测分析:有279例患者存在BRAF V600E突变,1450例患者存在KRAS 2号外显子突变,2205例患者未检测到BRAF和KRAS突变。对比结果表明,任何一个基因存在突变,其TTR和OS均不如双基因野生型患者。在多因素分析中也进一步证明BRAF突变和KRAS突变是独立的不良预后因素。在野生型患者中,中位的SAR是2.57年,而在KRAS突变患者中为2.09年(HR: 1.20, 95%CI: 1.01-1.44, p < 0.0001);在BRAF突变患者中为1.0年(HR: 3.01,95%CI: 2.32-3.93, p < 0.0001)。治疗方案(是否联合使用西妥昔单抗),KRAS突变与BRAF突变对于TTR和OS并无交互影响,p值均大于0.05。

通过本研究的汇总分析表明,BRAF V600E 和KRAS 2号外显子突变对于TTR,SAR和OS均为独立的不良预后因素。在将来的辅助治疗临床研究中,基因突变状态应作为重要的分层因素纳入考虑。

(这一研究也证明显KRAS和BRAF基因突变是不良预后因素,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该研究只分析了BRAF V600E基因及KRAS 2号外显子基因突变对预后的影响,还有其他位点的BRAF和KRAS基因突变未进行分析,若将其他位点基因也纳入分析,基因突变型与野生型患者之间的预后差异可能会进一步拉大。)

摘要一译自J Clin Oncol 33, 2015 (suppl; abstr 3507)

 

摘要二

FOLFOXIRI联合贝伐单抗对比FOLFIRI联合贝伐单抗作为一线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TRIBE研究生存数据更新及分子标记物亚组分析

背景:TRIBE研究是一项III期随机对照临床研究,比较一线FOLFOXIRI联合贝伐单抗与FOLFIRI联合贝伐单抗在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的疗效,该研究已达到其主要研究终点,结果表明,一线FOLFOXIRI+Bev较FOLFIRI+Bev延长了PFS(研究结果2014年发表在N Eng J Med)。在中位随访32.2个月时,初步的总生存分析结果显示,FOLFOXIRI+Bev有改善生存的趋势,但未达统计学差异(HR = 0.79, p = 0.054),在分子标记物的亚组分析中,RAS(包括KRAS and NRAS codons 12, 13, 61密码子)和BRAF突变在两组中的预后也未达统计学差异。在2015年ASCO上,再次以壁报的形式更新并公布了TRIBE的生存数据以及在分子水平上进行亚组分析。

方法:508例患者随机分配至两组,FOLFIRI+Bev(A组256例)或者FOLFOXIRI+Bev(B组,252例)。对于可获得组织标本的RAS和BRAF野生型的129例患者,进一步检测KRAS和NRAS的59,117和146号密码子的突变状态,结果有93例患者被重新确立为一个新的 “全野生型”亚组。

结果:在中位随访48.1个月后,ITT分析显示,B组与A组的中位OS分别为29.8月vs 25.8月(HR = 0.80, 95%CI, 0.65-0.98, p = 0.03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预计两组5年生存率:B组为24.9% vs A组12.4%。全组患者中可进行基因分型分析的患者有357例(70.3%)。全野生型组的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更长,与RAS突变组患者相比HR=0.70,P= 0.006;与BRAF突变组相比HR = 0.24,P< 0.001。但是,FOLFOXIRI+Bev的获益在各个基因分型亚组中是一致的。全野生型组患者接受FOLFOXIRI+Bev治疗的中位OS为41.7个月, FOLFIRI+Bev的中位OS为33.5个月(HR = 0.75, 95%CI, 0.45-1.24),差异虽未达统计学意义,但数值上延长了近8个月。

结论:FOLFOXIRI+Bev作为一线治疗明显改善了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生存,而且,OS的获益随着随访时间的延长更加显著。各个基因分型亚组的患者均能从FOLFOXIRI+Bev中的获益,而基因全野生型患者的预后在各个治疗组中均较突变型改善。基因全野生型患者从FOLFOXIRI+Bev治疗对的获益值得关注。

摘要二译自J Clin Oncol 33, 2015 (suppl; abstr 3510)

 

译者|张剑威,男,医学博士。中山大学临床医学八年制,目前在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肿瘤内科工作。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AME科研时间医学丛书:

点击链接进入微店购买上述精彩专著。http://weidian.com/?userid=260520116

doi:10.3978/kysj.2014.1.829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