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ESTS 2015|胸外科专科培训之欧洲视角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Ilkka K. Ilonen , Philip J. McElnay
关键词:

编者按:第23届欧洲胸外科年会(23rd European Conference on General Thoracic Surgery,以下简称ESTS 大会)将于5月31号至6月3号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继2014年6月《胸部疾病杂志》(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 简称JTD杂志)携专刊 "European Perspectives in Thoracic Surgery" 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的第22届欧洲胸外科大会上获得了专家读者们的广泛好评与认可后,JTD杂志再接再厉,于今年的ESTS大会推出2015 ESTS大会专刊 Vol 7, Suppl 2。该专刊由2015 ESTS Director,来自意大利的 Enrico Ruffini 教授和英国的 Alessandro Brunelli 教授共同担任客编,诚邀了本次大会的重要与会专家撰文,本期专刊的翻译也将会在大会期间逐一放送,今天,让我们来看看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张敏医生为我们翻译的这期特刊精彩文章 "Research and education in thoracic surgery: the European trainees'perspective"吧!

 

摘要:欧洲各国胸外科的培训模式不尽相同,亟待一个统一的标准。目前的胸外科培训主要有普胸外科、心胸外科和基础外科三大基本模式。各国之间采用的模式不一,尤其是在食管外科方面,缺乏一个统一的认证标准。欧洲在协调欧盟内部,甚至是全世界范围内的胸外科训练的统一模式方面要敢为先行者。一个协调一致的欧洲胸外科训练模式更有利于推动训练的多样化和欧洲各国之间的临床交流,而一个协调一致的国际胸外科训练模式也更有利于各国年轻的胸外科临床医生或基础研究人员参与国际交流。事实证明,多中心或国际间合作的科研项目,其成果往往更能令人鼓舞。多中心的教育、学习经历也应该有机地贯穿于一个胸外科医生的整个职业生涯,而不是仅仅拘泥于某一个“流派”。在年会的策划上,组织者可以设置更多环节来强化对胸外科年轻医生或受训者的培训,并帮助他们建立起国际同行间的“朋友圈”。

(一)胸外科训练的多面性

胸外科虽自成一派,但又与心外科、血管外科、普外科密不可分。欧洲一些大型的外科中心和医学院已经把胸外科列为单独的一门专业,部分欧洲国家也将其视为一门独立的学科。然而,尽管通过了最近的欧盟委员会独立执业认证,不少的欧洲国家胸外科医生的执业与雇佣仍受制于相应的国内立法,远没有达到欧洲“任我行”的程度;此外,欧洲缺少一个独立机构来全面负责各国胸外科分中心的准入、注册及训练体系的评估。目前仅欧洲胸外科医师协会(ESTS)有一套培训质量控制体系,但并不能满足所有国家的实际需要。

综上,缺乏统一的胸外科或胸心外科医师培训标准是困扰目前欧洲各国胸外科专科培训工作顺利开展的主要原因。为了解决统一标准难的问题,最近有文章[1]阐述了如何在秉持胸心外科相对统一标准的情况下,根据学员不同的亚专业需求开展针对性的培训指导。关于在进入胸外科/胸心外科专科培训前需要多长时间的外科基本技能训练这一问题,欧洲各国之间争论及差异均为较大。外科基本技能培训的目的在于为将来进入专科阶段培训奠定基础,同时给那些来自人口较少国家的胸外科医生提供更多的练习机会。基本技能培训除了手术以外,还可以包括其他方面,如芬兰的普内科医生技能培训计划和英国的基金医生计划等。

关于认可度的问题,目前在欧洲的一些国家,如芬兰、瑞典等,普胸外科并未作为一门独立学科,而是包含在胸心外科培训体系里。比较起历史悠久的胸心外科,年轻的普胸外科培训体系尚未得到官方认可,开展难度较大。

(二)专业行业认证:必要性和紧迫性

欧洲医学专家联盟(UEMS)成立于1958年,目前有37个成员国,涉及50多个医学领域的一百多万位医学专家。联盟内部自1984年出台了第一个医学领域的欧洲标准至今,已在超过30个医学领域出台了自己的欧洲行业认证标准。欧洲医学专家委员会(CESMA)是该联盟的执行机构,同时致力于医学各专业的行业认证标准的制定和实施。

欧洲目前对胸外科和胸心外科医师的行业认证有两套各自独立的体系,其管理单位分别是欧洲胸外科委员会(EBTS)和欧洲胸心外科委员会(EBCTS)。EBTS的考核内容包括:考前面试、文章讨论、临床病例分析考试和口头考试。EBCTS的考核包括口试、应用生理学和重症医学三部分,其中口试又包括心脏外科病例分析、心脏外科专题、胸外科原理三个方面。EBTS和EBCTS的认证费用分别是400欧元和500欧元,目前的认证是一年举行一次,EBTS认证在2015年的6、7月份,而EBCTS则在2015年的10月份。

经过一定时期的培训后,每一位参与者的临床技能和理论水平都会得到客观公正的评价。此类专业认证的目的在于推动专科训练的自主性和一致性。然而,不同专业的医学认证其形式和内容都有很大的差异。例如,欧洲血管外科委员会要求同时考查参与者在传统手术和介入手术中的手术技能;另外,一些国家可能对来自非欧盟成员国的参与者提出额外的考查要求,即便他们已经通过了欧洲医学专家委员会(CESMA)的考核。

对于申请参加专业行业认证的参与者,须首先取得本国的专业技术资格,同时还需准备一份有效的日常训练日志和导师推荐信。当然,一口流利的英语也是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

(三)住院医师培训

自1890年William Halsted创立以来,美国的外科住院医生培养制度几乎从未改变过。美国的住院医生岗位实行全国“一盘棋”,拉通培养,要在一些比较好的医疗单位取得1至2年的住院医生岗位往往要在大学毕业以后才能申请得到。这样设计的好处有以下三方面:首先,参与者有机会在毕业后到其他单位接触到其他的专业,拓宽了医生的视野。第二,这一培养过程有助于医学生的进一步沉淀、成长、成熟。第三,借助人员的流动促进了不同医疗单位之间先进技术的传播交流。

相比较于美国,欧盟面临的最大障碍就是缺少一个统筹的外科住院医生培养体系,各国之间各自为政,究其原因,不外乎以下几方面制约因素:资金、语言和住宿等问题。

欧洲在这方面也正在积极采取措施,比如欧洲胸外科协会(ESTS)就在其官方网站上列出了各国胸外科主要负责人的姓名、地址等联系方式,以及一些2至4周的单位间短期交换项目。这些项目虽然为期不长,却可以帮助年轻的医生实现毕业后的再训练,更重要的是,它代表了欧盟内部正在形成和完善的类似美国的外科住院医生培养体系,这种统筹安排、自由流动的跨国培养体系将惠及欧盟内部的每一位医生。同时,一些优秀的培养单位必将脱颖而出,赢得世界的目光。

(四)科研领域的挑战

高质量临床研究的重要性对外科医生来说早已是不言而喻,然而,外科临床研究比起内科更为复杂[2],不管是对经验丰富的外科大夫还是年轻医生们而言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1. 培训

接受正规的临床研究方面的培训对于外科医生是大有裨益的,然而如何在外科日常训练和临床研究间取得平衡却是一个不容小觑的问题。ESTS最近对参加培训的人员作了一个调查,发现大多数受试者对外科训练给予了较高的评价,对临床研究训练却仅仅给了一个及格分[3]。此项调查的相关数据有助于我们研究在今后的工作中,在不降低外科训练标准的同时,如何提高临床研究训练的水平。

2.资源

对于非专业从事临床研究的外科医生,接触临床研究资源及相关学术活动的机会较少,通过培训掌握一些临床研究的方法学方面的基础知识对提高研究能力是非常必要的。另外,经常性的讨论和点评文献也有助于提高这方面能力。ESTS在最近对受试者开展的问卷调查中发现大多数受试者尚未意识到和充分利用这一免费资源,问卷中认为文献讨论有无“意义”的平均得分仅为3分(1分:毫无特色, 5分:非常有意义)[3]。

3. 如何参与

对于非全职从事科研工作的临床医生,如何具体参与临床研究确实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这方面,我们可以借鉴其他学科近年来通过国际合作共同进行研究的成功经验。ESTS在牵头各协会国单位共建共享临床研究数据库方面一直走在前列。通过科研资源的共享,大大节约了人力、时间等的投入,有利于平时工作繁忙的外科医生更加高效的开展临床研究工作。ESTS的数据库具有开放性,参与度高,深受欢迎。与此类似的是,ESTS的临床训练也在寻求越来越多的国际合作。ESTS曾就此问题调查了21个协会国,其中23%的国家有专门针对胸外科基本训练的国际合作项目,有94%的受访者表达了参加国际性的胸外科合作训练项目的“强烈”愿望。

4. 经验分享

2014年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的ESTS年会上第一次设立了“训练者分论坛”,这一设计的目的在于唤起全世界对胸外科国际性培训项目的重视与探讨。这类平台为年轻的胸外科医生提供了展示自我、分享经验的舞台;论坛上思想的碰撞、观点的交锋有利于拓宽视野、发散思维;通过这一平台“广交天下友”也可以为年轻人今后的事业发展奠定良好的人际基础。

5. 国际共识

在过去的一年推出了另一项重要事业: ESTS国际训练者调查计划。这是ESTS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倾听所有参与者的声音。我们衷心的希望所有的参与者都满意我们的培训计划并且从中受益。调查也有助于我们发现工作中还需要改进的地方[3],更好地为广大参与者服务。在胸外科培训领域达成国际共识的一大好处在于为胸外科的培训项目提供一个全世界统一的标准和认证系统。

6. 教育

ESTS继续为广大参与者提供国际性的培训课程,其课程内容丰富、覆盖面广,有利于提高参与者的知识、技能和学术水平。如医学写作课程就是为了提高参加者的医学论文撰写能力而专门设立的,巡回专家课程则邀请了世界知名中心的胸外科专家作巡回讲座,传播胸外科领域最新、最前沿的知识。

(五)前景展望

从专科培训者的角度看待胸外科未来的发展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机遇。

第一,科技的进步大大缩小了时空的概念,使国际间的交流变得更为便捷。如借助互联网技术可以很容易的传播世界各地的精彩手术视频和临床罕见病例。利用信息技术开展跨时空医学交流还大有潜力可为。第二,未来通过国际性的跨区域合作开展临床研究、撰写科研论文也是一大发展趋势。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然过去,国际合作的多中心研究是必然方向。第三,随着欧洲大陆人员流动的日趋频繁与便捷,欧洲培训一体化的进程必将加速。ESTS的调查显示62%的受访者表示愿意到别的国家从事临床与科研工作。

综上所述,胸外科的未来仍大有发展前景,开展国际合作实现资源整合与共享的趋势不可阻挡。

参考文献

1. Loubani M, Sadaba JR, Myers PO, et al. A Europeantraining system in cardiothoracic surgery: is it time? Eur J CardiothoracSurg2013;43:352-7.

2. Craig P, Dieppe P, Macintyre S, et al. Developing andevaluating complex interventions: the new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guidance.BMJ 2008;337:a1655.

3. McElnay PJ, Massard G. Thoracic training acrossEurope: the trainees’ perspective. Eur J Cardiothorac Surg 2015;47:395-6.

4. Bhangu A, Kolias AG, Pinkney T, et al. Surgicalresearch collaboratives in the UK. Lancet 2013;382:1091-2.

 

作者|Ilkka K. Ilonen, Clinic of General Thoracic and Oesophageal Surgery, Heart and Lung Centre, Helsinki University Central Hospital, Helsinki, Finland;

Philip J. McElnay, Department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Newcastle upon Tyne Hospitals NHS Foundation Trust, Newcastle upon Tyne, UK

译者|张敏,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胸心外科主治医师,2008年赴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交流学习。第一作者发表SCI论文7篇。

 

重磅礼包送出:2015 ESTS会议期间,AME编辑团队将奔赴现场,联合国内参会医生,推出ESTS 2015专题系列报道,为全面报道这场盛会,AME诚邀各位医生同行加入报道团队,与我们并肩作战,向各同道全面呈现胸外科届饕餮盛宴,每位参与报道的医生,都可以获得AME送出的包括重磅医学专著《肺癌》中英文版各一本(每本定价285元)在内的学术大礼包,欢迎各位加入报道战团!欲了解招募详情、会议最新资讯,与编辑、参会医生密切交流,欢迎识别下图二维码加入“ESTS 2015报道团”微信交流群。

 

医学专著《肺癌》中英文版震撼面世!

 

荣誉主编:赫捷;Rafael Rosell;钟南山

主编:何建行;Thomas A. D’Amico;支修益

副主编:王群;Tristan D. Yan;周彩存;Heather A. Wakelee;Calvin S.H.;梁文华

 

·12个国家、229名优秀专家参与撰写

·分享数十家国际医学中心宝贵临床经验

·名家云集,聚焦肺癌研究进展

·覆盖多学科,开创诊疗新思路

点击链接可进入微店购买《肺癌》中文版!http://weidian.com/item.html?itemID=1156384655&p=0

Doi:10.3978/kysj.2014.1.79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