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专访|陈椿:SBRT联合手术或成未来治疗方案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王嘉慧
关键词:

【编者按】第四届中国胸外科肺癌协作组(CLCCG)高峰论坛暨第十届中国胸外科主任肺癌高峰论坛于2015年5月24日在广州阳光酒店胜利召开。会上,专家们就非小细胞肺癌的精准诊断、治疗及展望展开精彩讨论。AME科研时间也邀请到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副院长、胸外科主任陈椿教授接受我们的专访。

肺癌的精准治疗策略

当前,肺癌的治疗手段主要包括手术、化疗、放疗、靶向治疗、中医中药、生物免疫治疗等。其中化疗、中医中药、靶向治疗属于全身性的治疗;而外科手术、放疗则属于局部治疗。“无论是全身性的治疗还是局部性的治疗,都讲究‘准确’!”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副院长、胸外科主任陈椿教授如是强调。从全身性治疗来说,不同的肺癌,要选择不同的化疗方案。从基因层面来说,不同的驱动基因的改变,应对的也是不同的靶向治疗。外科手术也一样!外科手术跟放射治疗都属于局部治疗,同样讲究不同的时机做相对应的手术。陈教授特别指出:“能不能做手术?做多大的手术?这都需要很精确的、个体化的定位。”不断更新的NCCN指南,以及中国肺癌治疗规范,都是为了推进更规范化的治疗。一个病人,从他被怀疑是肺癌,到最终确诊为肺癌,根据病变的具体分期,是适合局部治疗,还是适合全身治疗,都要量身定做治疗方案。以往的手段比较粗糙,医生通过CT扫描、B超等途径即做出判断,实施手术。现如今,科技手段已非常发达,不仅可以通过物理检查、仪器检查,还可以做基因检查,然后从循证医学的角度、从病人的生存期的角度,去分析具体的病变、分期以及治疗方法,从而使病人获益更多。医生能够做的就是通过现有的各种手段,达到最准确的诊断,进而给病人提供最好的治疗。

外科治疗的地位

作为一种局部治疗的手段,到目前为止,外科手术对早期肺癌的治疗,效果仍然十分显著。对于过于晚期的、全身性疾病的治疗,外科治疗更偏向于姑息性治疗。从循证医学的角度来讲,目前大部分数据显示:如果病变比较早期的话,大都是接受以外科为主的综合性治疗的病人,生存期较长。

SABR VS手术

日前,美国MD安德森肿瘤中心张玉蛟教授关于早期肺癌治疗的重大临床科研成果:对于可进行手术治疗的I期非小细胞型早期肺癌病人,SABR比目前标准治疗方法-侵入性手术疗法,更能延长存活率。这是一个让人很受鼓舞的成果。如果通过这种非侵入式的、非创伤治疗,给病人提供很好的疗效,那么,很多病人也会愿意接受。“作为一个医生,我也愿意看到,病人在一种非侵入式的、非创伤的手段治疗下获益。但是,同时我也觉得,这个结论下得为时尚早!这个结论还需要更多的验证。”陈教授坦言。外科手术与放射治疗,均为局部治疗的手段。不论是做放射治疗,还是手术治疗,前提必须确诊病人为肺癌。临床上,我们通过磁导行,通过穿刺等途径来确诊,证实病变为肺癌。如果是早期肺癌的话,那么就有两个选择:手术或者SABR治疗。多一个手段治疗,病人就多了一个存活的机会。无论任何治疗手段,其都存有弊端。从外科的角度,第一,病人要受到侵入,会有创伤,会有痛苦;其次,手术对病人身体也有要求;此外,不是所有的病变都能切得干净;最后,手术不能反复做。而对于立体定向放射疗法来说,就现有技术而言,随着病人的呼吸,放射定位有困难;随着技术的发展,有些新的技术可以克服这个困难,但是放射治疗不一定能对周围淋巴结引流区域的进行彻底治疗;一些淋巴结的微转移也不一定能得到治疗;淋巴结转移的站数法评估。因此,张教授团队的研究成果还需要循证医学去进一步证实。如果未来病人既可以接受手术,又可以接受SBRT,那么这两种方案或许可以联合使用!可以作为互相的补充,同时也是精准治疗理念的一个内容。

图 陈椿教授与AME编辑合影留念

 

受访专家|陈椿,教授、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副院长、胸外科主任。长期从事普胸外科工作,对肺癌、食管癌、贲门癌、纵隔肿瘤等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方面经验丰富。尤其在微创胸腔镜手术方面成绩突出。

文|Molly Wang, science editor, AME Publishing Company

医学专著《肺癌》中英文版震撼面世!

 

荣誉主编:赫捷;Rafael Rosell;钟南山

主编:何建行;Thomas A. D’Amico;支修益

副主编:王群;Tristan D. Yan;周彩存;Heather A. Wakelee;Calvin S.H.;梁文华

 

·12个国家、229名优秀专家参与撰写

·分享数十家国际医学中心宝贵临床经验

·名家云集,聚焦肺癌研究进展

·覆盖多学科,开创诊疗新思路

点击链接可进入微信购买《肺癌》中文版!http://wd.koudai.com/item.html?itemID=1156384655&p=0

Doi:10.3978/kysj.2014.1.791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