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ESTS 2015|Alan Sihoe教授:AME-ESTS病例挑战赛的感想与收获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AlanSihoe
关键词:

编者按:汇聚全球顶级胸外科医师的盛会——第23届欧洲胸外科年会(23rd European Conference on General Thoracic Surgery,以下简称ESTS 大会)将于5月31号至6月3号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而早在今年年初,由AME组织的ESTS病例挑战赛已跟大家一起走过了福州、上海、重庆、北京四站比赛。在比赛中脱颖而出的艾则麦提·如斯旦木医生和成兴华医生将作为亚洲队的Junior Member, 上海胸科医院的方文涛教授和天津肿瘤医院的于振涛教授将作为亚洲队的Senior member, 参加即将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的 ESTS 病例挑战赛(post graduate course, PGC),与美洲队、欧洲队争夺胸外科界的“世界杯”。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本届ESTS病例大赛的组织者Alan Sihoe教授与我们分享今年ESTS病例赛的看点,且来一睹为快。

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胸外科的临床及学术水平也有了飞跃式的发展。同时,中国的胸外科医生亦希望他们的成果及经验能得到国际同行的认可,而与国际最著名的专业学会建立良好关系是中国医生融入国际社会的关键一步。

作为久负盛名的专业学会之一,ESTS是目前国际上最大的普胸外科医师协会,其主办的欧洲胸外科年会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普胸专业会议。ESTS为欧洲的胸外科制定临床指南,对欧洲胸外科中心进行资质认定并参与全欧洲范围内专业考试及培训标准的制定。每年ESTS举办各种形式的讲课、学习班并出版胸外科专业参考书,以发挥其教育及知识传播作用。更重要的是在其组织下运行的ESTS外科数据库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胸外科数据库之一。

继续教育课程(PGC)是ESTS每年最重要的活动之一。每年的PGC课程为期1天,通常在ESTS胸外科年会前的星期日举行。PGC的目标是为所有ESTS的成员及参加年会的医生提供继续教育及临床知识的更新。通常,PGC课程均由世界知名的胸外科医生及ESTS的高级会员提供,以保证课程的高质量。

虽然世界上很多其他心胸外科学会每年也有类似的继续教育课程,但ESTS的PGC课程的独特之处在于其形式。过去,ESTS的PGC课程也与其他协会的课程一样:邀请一些相关领域的专家做专题讲座。但是这种形式难免失于沉闷,且教育效果不佳。但是,近几年来,ESTS将PGC的形式改变为辩论赛的形式。来自欧洲、美洲及亚洲的顶尖医生组成三支代表队针对胸外科领域一些富有争议性的论题进行辩论。每只参赛队被指定为一种观点进行辩论并接受观众的评判,最后,争取到最多观众选票的代表队获得该场辩论赛的胜利。过去几期的辩题包括:外科治疗血胸的最佳策略、术后漏气的处理等等。获得最多场次辩论胜利的代表队可以得到当年的代表无上荣誉的ESTS大师杯。过去几届的辩论赛都很成功,气氛活跃风趣,寓教于乐。通过对一些能令人思考的问题进行辩论被证明是进行继续教育的非常有效的方法。尽管如此,仍存在两个问题。第一,在辩论赛中获胜的“观点”并不意味着其在临床实践中是最“正确”的,这就意味着在辩论结束后并不能为在场观众提供相应问题的“最佳”答案。第二,虽然观众都觉得辩论赛有趣,但可能会感到对讨论的参与度不够。

因此,2014年PGC的形式再次做了调整。现在,PGC的形式由以前辩论的形式改成了问题-答案的竞赛模式。每支代表队轮流对另外两支代表队就某个具有挑战性的临床问题进行提问。在每支代表队中,青年会员与高级会员(来自该大洲的知名医生)可以讨论该问题的答案,同时现场观众也可以参与讨论。一旦所有代表队均给出自己的答案后,提问方将给出一个正确答案,并且提供具有证据支持的解释。这种形式在2014年哥本哈根的PGC中获得了成功,并且让ESTS的PGC课程继续保持在心胸外科领域独树一帜并受到广泛认可的地位。

2015在里斯本的PGC课程将延续这一形式。然而,在新组织者-Dirk van Raemdonck教授和Alan Sihoe教授的引导下,今年的PGC将做出进一步调整以增加观众的参与度及兴趣。这其中最重要的创新是利用App令在场的每位观众可以通过自己的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对每个问题做出自己的回答。可以预见,今年的大师杯竞赛将更加刺激并有益。

AME:ESTS与中国交流的桥梁

ESTS曾一度是仅限于欧洲范围的专业学会。然而今天,每年超过半数的ESTS年会参加者来自欧洲以外的地区,特别是北美和亚洲。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几年中,来自亚洲医生的报告、讲课及壁报有了明显增长。在2014年的年会上,很多大会的奖项均被来自日本的外科医生获得,甚至包括ESTS的最高大奖:布朗普顿奖。然而,同日本、韩国、印度及其他亚洲国家相比,来自中国的胸外科医生仍相对较少。或许是对该项大会缺乏了解,亦或许是对英语交流尚存担心,不管怎样,中国医生在这项胸外科领域最重要的大会上的缺席实令人遗憾。

为此,ESTS做出了很多努力以拉近与中国的距离。如前所说,Alan Sihoe教授是今年PGC的共同组织者之一,并且为亚洲队选拔了出色的中国代表。同时,在本届2015里斯本年会上,Sihoe教授也将与华西医院的刘伦旭教授共同组织一次ESTS及中国胸外科协会的联合会议单元。在过去整个一年,ESTS的高级会员也积极参与了在中国举办的一系列会议及活动,包括2014深圳外科论坛暨首届中国国际单孔胸腔镜论坛。随着ESTS在中国的影响力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中国胸外科医生成为了ESTS的正式或青年会员。

在这里,应特别感谢AME出版社为建立中西方纽带所做出的重要贡献。AME作为主办方,参与了多项上述活动,并且通过他们的媒体及出版物对这些活动做了全方位报道。此外,今年AME还将直接与ESTS合作赞助PGC课程。汪道远社长慷慨承诺将赞助PGC单元中的两项大奖。首先,在PGC辩论赛中将首次设立观众奖。现场观众奖随机分配通过他们的App支持三个代表队之一。观众可以为参赛选手提供建议及帮助,如果他们的队伍取得胜利,那么支持该代表队的观众也将得到一份小礼物。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希望观众们能真正的融入到比赛中来。其次,在PGC上表现的最好的青年会员将获得免费来中国顶级胸外科医院参观的机会。这些奖项前所未有,相信将大大提升ESTS的PGC课程的国际吸引力。

AME特别竞赛单元

作为AME公司支持中国医生参与PGC并强化与ESTS合作的工作的一部分,汪道远社长发起了2015年AME特别竞赛单元。该比赛的目的是挑选优秀中国青年胸外科医生作为PGC亚洲队的成员参加今年在里斯本的比赛。每个大洲的代表队将有6名青年会员组成(此外另有6位高级会员)。两位在AME特别竞赛单元胜出的中国青年医生讲被推荐给亚洲队队长 Jheon Sanghoon医生成为亚洲代表队的成员。

本次特别竞赛分别在四个城市进行了四回合比赛,包括福州站、上海站、重庆站和北京站。每站5-10名选手,共27名选手参加了这次特别竞赛(图1)。每位选手必须首先成为ESTS的青年会员才能被考虑进入亚洲队。AME公司同时邀请了竞赛城市及附近地区的杰出外科医生作为参赛选手的导师参加比赛(图2)。

每个城市的比赛均采用相同形式。为了模拟PGC的场景,整个竞赛单元均用英文进行。首先,每位选手依据ESTS的PGC形式要求分别在台上针对某个临床实景提出一个包含多个选项的问题。其他选手将有一分钟时间与其导师讨论该问题的正确答案。在这段时间,观众也可以自由参与问题讨论。一分钟结束时,每位选手公布自己的答案并解释为什么选择该答案。当所有选手都回答完问题后,提问的选手将公布正确答案,并且根据文献证据解释为何选择该答案。而这之前观众也有机会选择他们自己所认为的正确答案。

当所有参赛选手都问完他们准备好的问题后,比赛进入第二轮。Alan Sihoe医生和汪道远社长向每位选手提出一个简单问题。这个问题可以是胸外科专业问题,也可能与胸外科无关。所有选手均以英语作答。问题的目的并不在于寻找一个正确答案而在于考验选手的反应以及在压力环境下在台上与观众友好互动的能力。这几点对在国际会议上进行发言至关重要。如果来自中国的青年医生想要加入亚洲队,那么他必须具备良好的临场表现力,自信以及与观众互动的能力。

在两回合比赛结束后,观众和导师将分别对他们认为可以代表中国参加亚洲队的选手进行投票。每站比赛中获得票数最多的选手将获得该站比赛的冠军(图3)。

汪社长和Sihoe医生也将分别对每位参赛选手进行评分。在所有四站比赛结束后,这一分数也将作为评选最佳选手的参考。每站比赛的优秀选手最终被邀请参加在广州举行的总结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所有的优秀选手均被AME公司授予特别奖项,同时宣布两位最佳选手。本年度,Azmat Rustam医生和成兴华医生最终被选为代表中国的亚洲队的人选推荐给Jheon教授。

四站比赛的所有选手在比赛结束后都的到了关于其各自表现的反馈。在比赛当天,导师们可以直接评论每位参赛选手的表现。之后,Alan Sihoe教授也会将其的私人点评以邮件方式发给每位选手,分享他对每位选手表现的感受并告知可改进之处。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每位参赛选手都可以通过比赛获得最大的成长。

从选手身上得到的启示

我们相信每位参加AME特别竞赛单元的选手都享受了比赛的过程,他们在一个友好和热烈的环境中锻炼了演讲能力。此外,除了自身获益外,每位参赛选手的表现也为所有在场观众,包括笔者本人,带来了有价值的启示。

首先,我们欣喜的看到这些来自中国的年轻医生的英语水平都相当出色。英语目前并在可见的未来都仍然是医学和科学交流的国际语言。如果中国的外科医生想要融入国际胸外科协会,那么他们的英语交流能力必不可少。让人高兴的是参加比赛的所有27名医生均能用英语进行交流并且机智的表达自我,虽然每个选手的英语水平仍有一些差别。一方面某些选手的仍较为拘谨并有一些口音,另一方面,某些选手的英语流利到仿佛是他们的母语。然而,所有选手均具备了在国际会议上用英语报告的能力。他们的英语水平可能超过了很多欧洲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医生。

第二点启示是某些选手的表达能力同样相当出色。从幻灯片设计到台上的表现,有几位选手天生就有很强的自信和表现能力。自信及与良好的台风对于国际会议上的表现非常重要。这几点会帮助讲者与观众建立连接并更容易接受他们的报告内容。

第三点启示是这些选手的外科知识和从文献中学习的能力同样非常杰出。或许这点并不令人吃惊。中国学生出色的学习能力早已得到世人的认可。每位选手精心准备的问题的水平进一步验证了这一点。当阐述问题的答案时,选手们可以给出合理的符合逻辑的解释,这种运用知识的能力以及临场机智的应变能力在学术会议发言中非常重要。

当然,除了闪光点外,在某些方面这些选手们还存在进步的空间。

有些(并非所有)选手并没有完全意识到与观众互动的重要性。他们在发言的时候仍然在看稿子。当他们回答问题是,只看着提问的人,甚至只看着台上的屏幕。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有一个共同问题:缺少与观众的眼神交流。在国际会议上发言时,不管是口头报告或在PGC辩论赛上发言,应该牢记观众才是最重要的交流对象。如果演讲人不能主动与观众互动,怎能寄望于观众对所讲的内容有所反应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使报告的内容再精彩,也不能算一个成功的发言。在这次的AME特别竞赛单元中,某些选手恰恰暴露了这一问题,但是通过参加比赛,通过各位导师及Alan Sihoe教授的点评,我们相信这些选手在未来一定会有所改进。

另一方面,某些选手也缺乏与导师的互动。参加国际会议很重要的一点是借此机会与其他的讲者及参会人交流并互相学习。在ESTS的PGC上队员之间以及队员与观众的互动就是这方面一个很好的例子,精彩的讨论对所有参与人及观众都有很好的教育意义。如果没有这些交流,那么参加会议还不如在家读文献。因此,选手是否能与导师及观众进行良好的互动是很重要的一点。希望通过这次会议,选手们在今后参加学术会议时能更放松一些,与周围人更多的交流。

在这次比赛中,我们也发现一些选手为参赛做了更充分的准备。而另一些选手赛前准备不足,甚至着装也欠妥当。充分的准备是成功演讲的关键。这包括:在场的观众是谁,应该准备什么样的幻灯,报告的时间多长,以及当时的着装要求。准备不足将大大影响报告的质量。通过这次比赛,我们希望某些选手可以从中认识到准备的重要性,从其他选手那里学习如何进行预先准备,以利于其今后事业发展。

总之,经过这次比赛,我们惊喜的看见中国的青年医生在台上可以做出如此精彩的表现,令人感到前途光明。虽然某些方面尚有不足,但是通过类似这次AME特别竞赛单元的训练,我们相信这些选手们将会越来越好。

观众的收获

在整个AME特别竞赛单元中,我们一直希望除了选手外,观众也可以学到一些关于参加国际会议的经验。

对观众最直观的一点感受应该是ESTS的PGC寓教于乐的教育形式。通过竞赛,可以让活动变的更刺激,同时,让观众主动去思考问题的答案。因为观众也被邀请、被鼓励参与讨论,他们也变成了整个比赛的一部分。而权威外科医生的参与,也是竞赛质量的重要保证。希望这次会议可以让中国的外科医师感到参加ESTS会议对自身提高大有裨益。

第二个收获应该是临床及学术方面的。PGC原可以采用传统的讲课模式,请专家进行讲课。但是这种讲课通常是单方向、缺乏互动的,这种形式可能难免沉闷,观众的兴致也不高。但是,如果将讲课改为一种问题解决模式,通过一个临床实景引起观众思考,并用证据回答这一问题,那么知识的传播过程将会有趣的多。对于想要发表文章的中国外科医生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课。来自中国的文章经常被国际杂志拒绝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文章仅仅对大量病例结果的报告。这就像会议上的专家报告,对一个问题进行单方面的阐述。事实上,文章被接受的一个小诀窍是利用这些大量的临床数据来回答一个临床相关问题。如果作者可以提出一个实际的临床问题,并利用数据去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文章对于读者的吸引力便大大增加了。这次PGC比赛模式的改变(摒弃了既往单向的讲课模式)对如何应用知识和数据是一种启发,这将最终帮助中国医生的研究文章写作。

另外,借此机会看到我们的年轻医生的杰出表现也是这次比赛的一个重要收获。专家讲课固然十分重要,然而,年轻医生是许多重要临床研究的主要参与者,这些雄心勃勃的青年医生敢于创造、创新。这些年轻医生可以用更新颖的方式去报告新的研究结果。在这次AME特别竞赛中,很多选手向我们证明了他们的能力,并具备国际视野和交流能力,让人感到中国的胸外科未来光明。而作为前辈医生,我们应花更多时间去培养这些有天赋的年轻人,引导他们推动临床及研究的进步。一个最好的方法是给他们创造更多机会去展示自己。无论是参与PGC,在ESTS会议上报告或者参加AME举办的活动,都是在锻炼他们参加国际会议的经验并不断树立信心。

未来

这次AME特别竞赛非常成功,但这仅仅是开始。这次比赛为年轻的外科医生提供了物价的学习体验,几乎模拟了PGC和ESTS会议的真实体验。希望它也让观众们看到了一种学术会议的全新模式,从教育性的讲课到更加互动、问题解决并寓教于乐模式的转变。同时,这次会议无疑拉近了很多中国外科医生与ESTS这样国际胸外科学会的距离,这将有利于提高他们自身的水平,与国际接轨。因此,类似AME特别竞赛这样的活动应该继续进行下去。

今后,类似的活动应该获得更多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它需要来自整个胸外科学界的支持。我们不仅自己应参与这些活动,而且要鼓励年轻医生更多的参与。只有当讲者、主持人以及观众充分的互动起来,类似的国际会议才会迸发出神奇的魔力。不要害羞,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可能是最好的支持方式。

笔者在此感谢AME出版公司、会议的赞助方柯惠/美敦力公司、来自四座主办城市的胸外科专家同道、所有27位选手以及参会的所有观众。这次的活动让人留下了难以忘记的回忆。笔者希望在未来的活动中看到你-本文的读者-并创造更多美好的会议。

 

笔者|Alan Sihoe, 香港大学外科副教授,香港大学深圳医院胸外科主任,专注微创胸部手术,尤擅长单孔以及针形胸部手术。他是欧洲胸外科医师协会 (ESTS) 唯一的亚洲委员,并积极参与亚洲欧洲以及北美的外科培训项目,分享他的手术经验。Prof.Sihoe 同时也是一位高产的作者,有着丰富的英文期刊发表经验。

译者|成兴华,北京大学医学部八年制临床博士(MD),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理学博士(PhD)。现为上海市胸科医院肿瘤中心外科住院医师。参加由AME主办的2015 ESTS病例大赛亚洲队精英选拔赛入选为今年亚洲队成员。主攻胸外科及肺癌综合治疗。博士期间发表多篇SCI论文,并在2008年英国生理协会年会、2013年世界生理协会年会、2013年欧洲微循环年会中获会议优秀报告一等奖。

 

欲了解最新资讯,与编辑、参会医生密切交流,可加入我们的ESTS微信群,加入方法:

AME科研时间微信公众号(amegroups)后台留言您的微信号,AME编辑将邀请您加入ESTS交流微信群。

关注微信公众号【AME科研时间】,回复“AME-ESTS病例赛”即可查看四站比赛详情。

点击链接可阅读ESTS大会专刊:http://www.jthoracdis.com/issue/view/136

Doi:10.3978/kysj.2014.1.785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