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序言

《全动脉化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前言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8期

David P. Taggart 1 , Brian F. Buxton 2
1 Department of Cardiac Surgery, John Radcliffe Hospital, Oxford University Hospitals NHS Trust, Oxford, United Kingdom
2 Epworth Hospital, Richmond, Victoria 3121, Australia
关键词:

过去的十年,大多数发达国家中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CABG)的应用呈明显下降趋势,而支架置入术的应用明显上升。确实,追溯到2005年前后,由于药物洗脱支架的问世,CABG好像正濒临退出历史的舞台。然而,我们外科界很多人士并未被支架表面上优于CABG的结果所说服。我们并不认为,它在改善生活质量、延长寿命、缓解心绞痛和免于再次干预方面与CABG有同样的优势。尽管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去做,但是过去几年中发表的研究结果已经倾向于支持CABG。

SYNTAX试验5年结果和糖尿病患者FREEDOM试验结果以及ASCERT注册研究结果的发表都证实了,对于大部分多支病变的患者而言,CABG确实有很强的生存优势。这些发现已逐渐被写进欧洲(ESC和EACS)和美国(ACC,AHA,STS,AATS)的新编指南中。然而,这些结果还凸显了一个潜在的问题——我们目前实施的CABG术式中使用多个动脉移植物的比较少。

25年前,克利夫兰诊所发表了一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论文,文中描述了单侧乳内动脉(IMA)移植的生存优势。但在过去十年中,大量已发表的倾向匹配注册研究显示,同时使用另外一条IMA会有更好的获益。事实上,2001年我的研究小组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的一篇系统综述指出,使用双侧IMA比单侧IMA获得更好的生存优势。然而,这一严峻现实仍存在于发达国家中,只有5%到10%的患者接受了双侧乳内动脉移植。希望在研项目,包括我们团队的动脉再血管化研究,将为这一重要问题提供基于高质量证据的指南。

本期《心胸外科年鉴》(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 ACS),在编委会的指导下,我的合作客座编辑Brian Buxton同我一道组建了这个具有权威性的、国际性的、公认的专家团队,来讨论有关在CABG中使用动脉移植物的多方面问题。议题涉猎广泛,包括CABG本身的证据基础,各种动脉移植物使用的适应症,移植物的选择、取材和使用。

Brian与我衷心地希望这期ACS能为您提供丰富的信息和指导。作为客座编辑,我们非常荣幸,并深为钦佩我们专家教授的经验和学识,这使得我们能够共同把我们所感受到的汇编成一期意义非凡的《心胸外科年鉴》。最后,我们要感谢编委会,尤其是Paul Bannon和Tristan Yan,委任我们担任本期ACS的客座编辑。我们希望,就像我们享受编撰本期杂志一样,您也能在阅读中找到乐趣。

 

David P. Taggart1, MD, PhD, FRCS

Brian F. Buxton2, MS, FRCS, FRACS

1Department of Cardiac Surgery, John Radcliffe Hospital, Oxford University Hospitals NHS Trust, Oxford, United Kingdom; (Email: David.Taggart@ouh.nhs.uk.)

22Epworth Hospital, Richmond, Victoria 3121, Australia (Email: brianbuxton40@gmail.com.)

 

声明: 所有作者宣称无利害冲突。

(译者:温燕;北京协和医学院 卫生部北京老年医学研究所呼吸内科;北京100730)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