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中国胸心专栏002|钱永军:美国克利夫兰诊所学习见闻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钱永军
关键词:

编者按:为进一步满足期刊发展的需要、活跃学术气氛、促进学科发展、给国内普通外科领域学者搭建一个更好的学术交流平台,《中国胸心血管外科临床杂志》于2015年与AME出版社展开战略合作,开辟“AME科研时间专栏”。而小科也将推出AME中国胸心专栏,精选佳作,以飨读者。

 

我于2014 年10 月至2015 年2 月在美国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习惯称CCF)学习。现总结我在CCF 的学习体会。

1 医师的动力与压力

CCF 的住院医师5:00 到医院,Fellow 5:30 到医院,本院医师(staff)7:00 到医院。Fellow 到医院后开始查房。在本院医师到达医院前,住院医师和Fellow 均已查完房,将当日事情处理完毕,7: 00 开始业务学习,7: 30学习结束入手术室开始手术,每天2 ~ 3 台手术,手术结束后会继续在监护室看患者或进图书馆查阅资料、写文章等。CCF 医师崇高的敬业精神使我们意识到,与CCF 同级别医师相比,我们的动力还不够,尚需努力。在全美排第一的心脏外科,每年一考核一聘用的制度给每位医师带来很大压力。科室照片墙上每年的合影上人员的变化默默地告诉大家,若今年不努力,年底就会被解聘。

2 临床思维、手术方式和科研结合

在CCF,我在国内形成的诸多临床思维和习惯不断得到纠正和改良。如我们在国内临床中曾经发生过1 例18 岁女患者在手术开始前由有经验护士发现腹部稍隆起,经超声证实患者怀孕。这在临床中如何避免或杜绝值得探究。CCF 心脏外科所有<60 岁女性患者均行尿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HCG)检查去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通常会依赖患者提供月经史来判断,但未考虑月经史提供的准确性。目前,我科常规手术方式和CCF 大部分一致。CCF 也有一些新手术方式,如小切口的瓣膜置换或成形、心表永久起搏导线安置、胸腔镜心脏表面电标测及射频、机器人心脏手术、左心辅助和杂交心脏手术等都已经常规开展。在CCF,瓣膜

病和冠心病手术中近1/4 是再次手术病例,手术难度非常大。CCF 随时鼓励创新,也处处体现创新,每年都评选CCF 十大创新。在CCF 科技材料应用广泛,如cell saver、离心泵、超滤及心脏起搏器每台心脏手术都用,体外膜式氧合(ECMO)、主动脉内球囊反搏(IABP)常规使用。还有一些可明显缩短手术时间的器械如打结器在瓣膜置换或成形中使用。术后回监护室后立刻使用一次性四肢按摩,足跟保护手术中就开始,术后快速康复理念无处不在。

3 医患关系

在CCF患者医师十分信任和尊重医师,医患关系很友好,但医患矛盾依然存在,只是医师和患者均会积极处理矛盾。医院的口号“Patients First”,导师每天带我查房都要给患者介绍我,后面加上一句是否愿意让我一起参加查房,大部分患者乐意接受我参加查房,只有个别住院时间较长的患者拒绝。有位医师准备休假,告诉患者要更换主刀医师,患者不接受其推荐的主刀医师,并拿出一个文件夹,里面插了很多医师名片。患者在每一张名片上标注了医师的服务情况,如态度、水平等。另一位患者在病房遇到了自己的主管医师,诉下肢水肿。主管医师单膝跪地检查患者下肢水肿情况,这一跪无论何时何地均可改善医患关系。

刚入CCF,我就被告知如何尊重患者,如穿正装上班,共情而非同情患者;在电梯及卫生间等地方让患者先进入,不使用患者卫生间,遇到患者在某个标志前面徘徊,医务工作者有固定的问候程序。医院有专门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祈祷室,虔诚的患者及其家属可随时进行祈祷或参加各自的宗教活动。这些举措医院对患者的尊重和人文关怀。

4 个人与团队

在CCF,经常看到个人参与的团队合作,如心内科及心外科合作的经皮主动脉瓣置换术,心内科在手术台上操作时,心脏外科医师配合内科医师处理瓣膜。一次心内科医师在释放瓣膜诱发心室颤动后心跳无法恢复,手术室立刻紧张起来但并不嘈杂。在场的心外科医师立刻施行经股股转流,巡回护士轻轻打了个电话,其它手术间的主刀心脏外科医师暂停自己的手术立刻赶到,有的连接血液回收机,有的调整吸引器,还有一位主刀医师蹬在地上擦血。综上,在CCF 的学习,不仅让我在专业知识方面更新并拓宽了视野,在“Patients First”的理念影响下反思自己,除了个人业务外还要考虑如何参与和建立团队,为患者服务不仅包括医术,帮助患者找到某个科室这也是一种服务。

引用本文:高川, 盛冬生, 黄乃祥. 食管吻合口扩张术后再狭窄的危险因素分析. 中国胸心血管外科临床杂志, 2015, 22(4):327-331. [Gao C, Sheng DS, Huang NX. Risk factors analysis of esophageal anastomosis restenosis after esophageal dilation. Chin J Clin Thorac Cardiovasc Surg, 2015, 22(4): 327-331.]

作者:钱永军,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心脏大血管外科

AME科研时间系列医学图书正在火热销售中,欲穷千里目,快乐搞学术,学术盛宴已经拉开,欢迎与我们踏上这场快乐阅读的旅程!

http://weidian.com/?userid=260520116

Doi:10.3978/kysj.2014.1.732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