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SCVTS 2015|郭应强:TAVR——面对挑战和机遇,中国心脏外科医生的思考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关键词:

第23届亚洲心胸血管外科年会(ASCVTS)于5月11日在香港会展中心隆重开幕,会议为期四天。今天是正式大会第一天(前一天是继续教育课程),AME特别邀请到会议讲者之一,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的郭应强教授就“TAVR”一题分享其见解。

TAVR技术自2004年应用于高危主动脉瓣病变患者以来,经过10余年的研究和实践,逐渐开创了高危主动脉瓣病变的新纪元,为患者提供了心脏手术真正意义上的微创治疗途径,也为心血管病医生提供了较以往常规手术更为安全、便捷的治疗途径。

TAVR主要植入途径是经股动脉和经心尖途径,其中约80%为经股动脉途径。中国自2010年在上海中山医院开展首例经股动脉TAVR手术以来,已有10家左右心脏中心具备TAVR手术的经验。国际上多项随机对照研究结果表明,TAVR的近中期临床结果并不低于常规手术,为其在未来的发展和应用提供了临床研究依据。但是,我们必须看到,TAVR手术目前专家共识适应症,仅局限于不能常规手术或高危手术患者,并不建议作为一种常规手术的替代方式。大量的研究结果也表明,TAVR技术也并非如想像中完美,尤其在术后三度房室传导阻滞和瓣周漏方面,有文献报道高达30%以上。

由内科医生先行实践的TAVR技术的出现给外科医生带来巨大挑战,外科医生必须改变既往的培训模式来适应这一全新技术的到来。TAVR技术是基于影像学引导下的完全脱离体外循环的微创介入技术。我们认为外科医生要掌握其关键技术,必须对以下三点有充分认识:

1、组建多学科协作的心脏团队(Heart Team)

TAVR在国外大多由内科医生主导,而在国内作为新事物,对于心脏外科医生来讲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我们从外科医生单干到与内科医生密切合作成功组建心脏团队的经验表明,无论在技术融合、工作效率、患者受益方面,Heart team均远优于外科单学科运作。中国外科医生要在未来TAVR领域中占有一席之地,就必须在思维方式、工作模式中改变以往的生产方式,主动出击,积极开展与心内科、影像学医生的合作,互利共赢。

2、掌握基于影像学的瓣膜定位技术

我们的经验表明,TAVR技术的核心是瓣膜定位。在早期国外的相关研究中发现,手术的大量时间花费在瓣环位置的确认和人工瓣膜的定位释放过程中,且瓣膜失功、失位、房室传导阻滞的关键原因是定位不满意。近年来新一代TAVR瓣膜(具备辅助定位键,如美国Engager、德国Jena valve、中国J-Valve)的发展大大提高了瓣膜植入过程定位的精准度,代表了未来TAVR技术的发展方向。目前已先后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复旦大学中山医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开展的经心尖途径的J-Valve临床应用以来,3家心脏中心的经验表明,具备定位功能的新一代TAVR瓣膜,让外科医生可以在短时间内掌握其植入技术。辅助定位键使TAVR瓣膜可以更好地固定在非严重性钙化的主动脉瓣环上,从而可以应用于主动脉瓣关闭不全患者,在一定程度上拓展了以往以主动脉瓣膜狭窄为基本条件的TAVR适应症。

3、掌握基于虚拟图像引导的手术操作方式

心脏外科医生必须适应从传统的直视手术操作向虚拟影像介入下操作方式的改变。年轻心外科医生培训模式的改变显得尤为紧迫和重要,要让心脏外科医生在掌握常规手术方式的同时,也能掌握介入虚拟影像引导下的操作技术。

中国的TAVR已经进入临床前研究阶段,估计近期会有产品获得SFDA批准进入正式临床使用,面对这样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心脏外科医生应该充分认识到中外在TAVR领域发展的不同环境,为中国心脏外科TAVR的发展担当起不可推卸的责任,在积极推动国内外科TAVR发展的同时,在国际学术期刊和会议上展现中国心脏外科医生在TAVR领域的贡献。

作者:郭应强,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心脏外科教授,博士生导师,心脏大血管外科副主任,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专业领域覆盖大血管,瓣膜和心律失常外科治疗。专注于心脏外科创新技术推广,在微创心脏外科,TAVR,大血管介入手术方面的临床和研究。

长按下图,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加入ASCVTS会议播报微信群,了解更多前线汇报。

点击链接可浏览AME旗下ACS杂志“经导管主动脉瓣置入术”专刊。http://www.annalscts.com/issue/view/15

Doi:10.3978/kysj.2014.1.712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