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特邀来稿| 另辟蹊径的Study Level Research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梁文华
关键词:

【编者按】近日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杂志发表了一篇来自中国复旦大学胡夕春教授研究团队的论文[1],研究者们对2011-2013年发表的相关文章统计分析后发现,当前报道的肿瘤学Ⅲ期临床试验的亚组分析及其解读存在不规范现象,AME特别邀请来自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梁文华医生撰文对这种类型的study level research进行了介绍,以飨读者。

这个研究[1]本身非常有意义,在此不过多探讨,笔者更感兴趣的是这类针对文献性质或设计细节的宏观研究。在合并主要结果数据的meta分析日益泛滥、乏味而且备受诟病的今天,除了一般研究者难以企及的个体患者数据(individual patient data, IPD)meta分析以外,study level research 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笔者在这里抛砖引玉,用几个例子介绍一下这种研究。

1企业赞助会否影响临床试验的结果?

从试验设计上,除了随机、双盲之类的原则,是否有其他细节值得注意呢?一篇发表在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上的文章[2],总结对比了针对同一类干预手段,有企业赞助和无企业赞助的研究,发现前者更多地报道有利于试验产品的结果(RR 1.32, 95% CI 1.21 to 1.44),而且文章结果与所下结论的一致程度低于后者(RR 0.84, 95% CI 0.70 to 1.01),而且更倾向于“隐瞒”不良事件。这个结果有力地提示了我们阅读临床试验的时候不要忽略资助来源,而且不能只看摘要或结论,否则难免遇上“误导”。

2 OS的替代终点?

 

抗肿瘤治疗的终极目标是延长病人的生存。然而,使用总生存期(Overall survival, OS)作为临床试验的主要终点面临越来越多的障碍,试验周期长、后续治疗的干扰等原因迫使人们寻找替代的终点。这篇发表在Lancet Oncol的文章[3]就分析了晚期黑色素瘤的所有临床试验中,无进展生存期(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PFS)与OS的关系,发现加权以后两者的相关性很好, Pearson相关系数为0.89 (0.68 to 0.97),而且对于没有后续交叉的试验,相关性更密切,相关系数0.96 (0.81 to 0.99)。这个结果支持使用PFS作为OS的替代指标,作为临床试验可以选择的一个终点。在肿瘤领域类似这样的文章还有很多,有兴趣不妨查询一下。正是这些证据,使到临床试验的终点选择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晚期肿瘤临床试验选择了PFS,而检验机构也承认这个结果。

3 肺癌患者化疗相关死亡率的变化趋势

 

介绍另外一篇发表在Ann Oncol上的文章[4],研究者们纳入了过去20年间所有非小细胞肺癌化疗药物的III期临床试验,分析治疗导致的死亡率随年份的变化趋势,发现治疗相关死亡虽然相对较低,但20年来改善不明显,仍然不容忽视。

总的来讲,这类型的研究跳出了一般meta分析单纯合并“A比B”的思路,结论比较有趣,而且统计学方法不复杂。很重要一点是,目前高分杂志基本都要求IPD的meta分析,几乎断了“小虾米”们利用meta分析冲击顶级杂志的道路,而这类文章可能是一个突破点,因为不存在获取IPD的必要性,结果也非常可信。当然,study level research也有局限,从上述的例子可以看到,这种研究会比一般的meta分析费时费力,往往需要收集海量的文献,如果不是很绝妙的点子足以打动高分杂志的编辑,可能“性价比”不高。

研究是一门艺术,要不走寻常路,以巧妙取胜才是高手。最后分享NEJM上发表的“国民巧克力消费量与获得诺贝尔奖数量关系”的戏谑文共勉[5]。

Study level research,你准备好了吗?

 

 

【参考文献】

[1] Zhang S, Liang F, Li W, Hu X. SubgroupAnalyses in Reporting of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s in Solid Tumors. J ClinOncol 2015. pii: JCO.2014.59.8862. [Epub ahead of print]

[2] Lundh A, Sismondo S, Lexchin J, et al. Industrysponsorship and research outcome.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2;12:MR000033.

[3] Flaherty KT, Hennig M, Lee SJ, et al. Surrogateendpoints for overall survival in metastatic melanoma: a meta-analysis of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Lancet Oncol 2014;15(3):297-304. doi:10.1016/S1470-2045(14)70007-5.

[4] Fujiwara Y, Hotta K, Di Maio M, et al. Timetrend in treatment-related deaths of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cancer enrolled into phase III trials of systemic treatment. Ann Oncol 2011;22(2):376-82.

[5] Messerli FH. Chocolate consumption,cognitive function, and Nobel laureates. N Engl J Med 2012;367(16):1562-4.

 

作者:梁文华,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胸外科/胸部肿瘤科医师,中山大学医学博士,2013年至今从事肺癌的临床和转化医学研究,在J Clin Oncol, Chest等杂志上发表SCI论文30余篇,其中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20篇。曾多次在ESMO, WCLC, ASCO等国际大会上作口头汇报或壁报展示。现任J Thorac Dis, Ann Transl Med杂志编委,并担任多本杂志审稿人。

Doi:10.3978/kysj.2014.1.707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