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编辑部的故事| 请叫我Lady Katherine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季灵艳 1
1 AME出版社副社长
关键词:

同是女性名字,Joan和Joanna,你会选择哪个?有的人会选Joan,因为它简单;有的人会选Joanna,因为它好听。读完本文,你就知道应该选哪个了,更知道该如何给自己起个“合适”的英文名。

近日在哥本哈根,遇上了件有关“称呼”的趣事儿。我的同事中文名叫黎少灵,英文名Grace,由于她日常出色的工作给专家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来自西班牙的胸外科大夫Diego在会场一见到她,睁大眼睛,张开双臂,喊着“Super Grace”,便冲向前来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欧式问候;来自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何建行院长亦因为ESTS会议,有了新的尊称。他的大会报告袖式切除术(Sleeve Resection)惊艳全场后,很多外国医生想跟院长道贺,可惜老外不会发“He”这个音,问:“Who is he”. 答:He is Dr HE [hiː]. 还是没明白,大家干脆直接喊他“Dr Sleeve”了。

称呼,在儿时的作用,是一种玩伴儿间的代号,但在职场生活中,称呼却似乎能呈现你的学识、你的经历和你的底蕴。如果从儿时玩伴儿给的称呼数起,我估计每个人的“代号”可能都不下10个。我的代号,曾经流行一时的,属初高中时期的老季,大学时期的季姐,在丁香园杭州时期的季老师;而现在,可谓百“花”齐放,有的喊我季社长,有的叫我季主编,有的称我季主任,还有年纪比我大很多的朋友简化为只喊一个字,“姐”(作为独生子女,从小想有个Sibling的我,颇享受这个称呼)。然而,我最喜欢的,还是Katherine,或者优雅一点,Lady Katherine。

Katherine这个名字,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来历。2012年,AME出版社要创立一本新刊Annals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简称ACS杂志,这是一本以国际心胸外科大师手术视频为特色的期刊。主编是来自澳大利亚的Tristan Yan。创刊之初,我和他的合作是搭建杂志网站。届时,我沿用了我大学时期的英文名“Kitty”。我和我的一些同事学的都是医学英语专业,经常有口语课,为了简单,好记,我就用很多人爱宠的名字Kitty。这位主编是一位要求极为严格的人。每一个单词拼写错误,每一个标点错误,每一个细微的色差,他都能第一时间通过他的“火眼金睛”扼杀于摇篮。这位主编更是一位追求完美的人。一封Pubmed申请报告,他来回改了10余次;一个ACS手术视频,他亲自剪辑20多次;一个10s的片头,他试验了100多种效果。这样的人,自然无法忍受我的名字。他含蓄地跟我的领导Stephen反应,说我的名字太口语化了,每次给我写邮件,就感觉跟一只“小猫”在打招呼。我顿时恍然大悟,这里已经不是大学口语课的课堂,我每天打交道的,是全世界心胸外科界最顶级的Cardithoracic Surgeons!最后,主编给我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Katherine”。

ACS网站首页

说到起英文名,丁香园站长李天天在一次讲座中问了大家一个问题,同是女性名字,Joan [dʒəʊn]和Joanna [dʒəʊ'ænə],你会选择哪个?有的观众答Joan,因为它简单;有的观众答Joanna,因为好听。到底哪个更合适呢?大家自己看两个名字在谷歌中搜索的结果。

搜索Joan的结果

搜索Joanna的结果

估计读完此文,你肯定去谷歌搜自己的英文名去了。我也不例外,听完老大的讲座,立即google搜索 Katherine和Kitty,结果你知道的,前者全是Lady,后者被Kitty猫刷屏了。难以想象曾经的作者、审稿人和编委们跟我通信时,他们该有多么的尴尬。

我也爱K姐,季老师,小灵子等等这些朋友和前辈给我的称呼。但为什么突然爱上Lady Katherine呢?因为一部很火的剧《冰与火之歌》,更因为Lady is a woman who is refined, polite, and well-spoken。距离这个标准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我希望努力成为一名本文题图中那样的Cultured Lady, 一名不是因为“社长”、“主任”等头衔才受人尊敬的Lady,即使这个目标到我头发花白还不一定能实现。

笔者| 季灵艳,Lady Katherine,AME杂志社副社长。

题图:史上的Ladies Katherine,图片来自网络。

小编说:本来Lady Katherine让我周末才与大家分享这篇文章,但刚好今天是她的生日,因此小编自作主张,提前发布了。附上几张party照片,与大家分享AME的快乐时光。

Doi:10.3978/kysj.2014.1.9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